是法轮功救了我,我才能活到今天


【明慧网2002年2月3日】17年前的摔伤使我患上“溶血性贫血--阵发性血红蛋白(即PNH)”的缠身病,在市各大医院、个体珍所治疗后,又让著名血液病专家信函治疗,都没见显著成效。1990年在专家门诊治疗后,病开始逐渐恶化。在医院用各种方案治疗并长期输血。每月输两次血,如稍耽误一两天就有生命危险。听老教授(给学生讲课)说:"这PNH病在一千万个人中才有一例,表现为经常有酱油(即紫红)色尿,头晕目眩、耳鸣、腰膝酸软痛、精神委靡不振、浑身无力。长期输血用药后,肾功能衰竭后而死。"就跟他说得症状一样,我成了医院的常客,患者们称我为"院长"(长期住院)。心想就这样靠输血活着?

我才32岁,求生的欲望驱使我到处寻些偏方用,也没见效果,又寄托在气功上,花钱让气功师给我发气治病,并且也学过十几种气功,钱也没少花,对身体也没起多大作用,依旧输血、用药。

开始时单位借给血费(借了五、六万,现在还在扣),后来单位就不再借了。我每月170元,扣50元血费(欠债),只剩120元钱,我妈没劳保,输一次(袋)血800元(血400元,押金400元)400CC。我的生活都没保障。于是从亲朋好友那借钱输血,我想这也不能长久,只能维持一时,因此心绪烦乱,脾气暴涨,动不动就发脾气。悲观失望使我有了一死解千愁的想法。

1996年5月住院期间,得到一本《转法轮》,看了三遍,就是知道他是教人做好人的书,挺有道理,但也没太往心里去。在单位医疗费紧张,借医疗费非常困难,自费又难借的状况下,1996年8月我挂床回家。家附近有炼法轮功的,我就到他们那学炼。但我贫血太多没劲,动作不标准,大汗频频的。这样学炼两个月,还输血、用药。又过了一个月,心想看这月不输血咋样,觉得还行,再挺一个月,没敢停药,这样又连三月(吃药)没输血,从此开始逐渐减药,经过六个月后,共11个月没输血,药也停了。这时身体跟输血状态差不多,原先输血后头感觉胀胀地不清醒(输血时加两支"地塞米松"有关)。现在不输血了,头脑清醒不少。以前住院时(1991年11月差一天没输血,差点儿死了)两月不输血早死了。这说明我炼法轮功有了显著疗效。因此1997年9月毅然到医院办了出院手续,踏踏实实地在家炼法轮功、学法。现在身体比在医院时还好些,头脑更清醒了,脾气也大有改变。四套功法也能做下来了,第五套功法(打坐)也能坚持40多分钟。

这三年来,医药费最少节省15万元人民币,血费更是难以计数。是法轮功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我才能活到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