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地做大法弟子发挥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明慧网2002年2月4日】通过这几年来的修炼,我对如何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发挥大法一粒子的作用深有体会,现交流如下:

一、通过驳斥电视诬陷讲真相

每一次电视诬陷,都给我提供了给周围人讲清真相的机会。最近,邪恶势力似乎不甘心它们的失败,利用人间的败类,接二连三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诬陷。从电视媒体的报道中明显地可以看出破绽不少。在此我利用工作和休息时间,广泛接触一些不明真相的常人,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真相,经过一系列入木三分的分析和身边的事实作例证,使大多数人都能至少部分接受我的观点,起到了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我的体会是对电视报道要全面了解,自己最好观看一遍或几遍,接着要细加分析,找出里边与大法相违背的地方,和明慧网上的其它材料揉合在一起,变成自己对此的认识。和别人交谈时,要仔细认真地听取别人的谈话,找准突破口,以理论和事实澄清一些不明真相人尘封的心灵。

二、自己的行为,是对大法最好的证实

大法弟子在与周围人接触的过程中,要遵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因为你的形象代表着大法的形象,你做得好了,周围人对大法也觉得好,这是对大法最好的证实。

上车主动让座,当别人说“谢谢”之后,我说:“这是法轮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当别人有困难需要帮助时,我赶快跑过去,帮他一把,末了,说明“这是法轮大法教我这么做的。”不管有没有人看见,我们单位水龙头没关上,我主动关上。天已经很亮了,发现灯还在开着,我顺手将灯关上。路头、街边碰见熟人打招呼,见到老人问声好,始终使自己的心态保持祥和、慈悲的状态。过后,许多人对我的评价不错,说:“XXX做的和电视上说的就不一样。看来,他能坚持下来学炼法轮功,那这个法轮功肯定是好的。”还有许多人给我通风报信,上级领导来调查我的情况时,他们一个劲地在背后替我说好话,一些难、关到我这就小得多了。是珍珠不会让人看成“沙子”,善良的人们自会分辨清楚的。

由于修炼还没有结束,所以自己不好的心就越发显得突出了,因此,我充分利用发正念前五分钟,有效清除自己头脑中的不好因素和思想杂念,使自己的行为焕发出大法弟子的光焰。

三、理智的语言,是讲清真相的关键

如何能使自己所接触的人更好地了解大法,转变其“不好的观念”,理智的语言是讲清真相的关键。

要根据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来讲清真相。大多数人不甚了解佛、道的知识,因而讲真相时,不能跟他们讲得太高,我就将“法轮大法是提高一个人的心性”的道理讲给他听。还有一些人挺愿意供佛、烧香、信教的,我就讲得适当高一些,让他们明白只有法轮大法才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的好功法。有的人崇拜科学,我就从科学道理方面证实大法,同时讲清真相。有的人挺信服毛泽东,我就从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社会主义理论谈起。渐渐把话题转到大法上,从而揭示法轮大法的博大和精深。有的人对现实看不惯,我就讲法轮大法弟子和平请愿的真相,自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迫害后,倒是警察等执法人员使用了暴力对待一些炼功人,而且这些炼功人中的妇女和中、老年人居多,而没有一个法轮大法弟子采取不善良的举动向政府抗议、示威等。接着我进一步揭露邪恶,阐述法轮大法的一些观点。还有的人挺信命的,我就从古代的“行善积德”,讲到现在的“现世现报”,阐述在现实社会中做个真善忍的好人得福报的例子。在这场史无前例对大法的迫害中,受影响最深的莫过于稍谙世事的青少年,他们生活阅历浅,社会经验不足,对电视上、书本中所宣传的东西比较盲从,要改变他们的观念得一点点来,我主要跟他们讲了做人要做一个真诚、善良、学会忍让的好人,进而讲一些修炼中的真实故事,让他们对电视报道不要盲从,要学会分析,最终揭示法轮大法的正确性。老年人顾虑多,跟他们讲起来先要破除他们的思想顾虑,然后再深入浅出地展示法轮大法的法理。

第二,讲真相时一般要先发正念,清除对方头脑中的邪恶因素。有的在讲完后,再给他一套真相资料看一看更好。在我讲真相的过程中,我觉得和佛法有缘份的人挺多,他们从本质上就不太邪恶,对这部分好跟他接触,讲真相容易一些,但也不乏一些“固执的人”、“少于追求的人”、“另有用意的人”,特别是一些在现实社会中对名、利、情看得比较重的人,说半天他一点儿也听不进去的。和这样的人讲真相时,最好是先谈一点儿别的,最后找准其误区的突破口,一点点地引入到大法中来。还有的人交谈了很多,他就是对法轮功的一些做法不太理解,我就讲“真善忍”,他就特愿意听,我就在这方面和他多谈一点,他能接受多少就接受多少。有的人只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明问题,有的人得用好长时间的交流,才能将他的观念改变一点点,人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慈悲、祥和的心态,处处为了别人着想的语气,难题也会变成容易解决的问题。我往往和别人交谈时,会感觉到后背从腰间往上慢慢往上慢慢地热起来了。

讲真相时注意自己的心态是否祥和,是否有怕心,是否有嫉妒之心,言语是否和气,如果发现不是这样,等心态、语言调整好了再讲真相。一次讲不好,总结得失,下次把他讲好。修炼是一个提高的过程,自己的心态好了,自己带的能量场就强,就越能抑制一些周围人不好的思想,因为毕竟是佛法修炼嘛。讲真相时,要理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头脑一定要清醒,不可被邪魔钻了咱们思想有漏的空子,更不可被邪恶所带走。

四、认真学法,认清“讲真相”的重要性

有一部分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上认识不清,总感到这件事与自己联系不大,或由于产生了这样或那样的心,从而不愿意做这一件事。还有的人认为讲真相不会留下传单什么的,比出去撒传单保险,抱着侥幸过关的心理来讲清真相,这些都是对法认识不足造成的。老师《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一文中讲道:“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象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相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象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老师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里讲道:“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老师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举例说,把你今后人生道路中各种业力都要集中起来,把它消下去一部分,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过不去,比山还高。怎么办呢?可能你得道的时候,将来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这样一来,有很多人替你承担一份,当然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五、共同提高,共同升华

从上一节老师的法中可以悟到,讲真相是我们修炼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以前,我看到我晚上撒出去的传单,第二天早上有一些就被人撕掉了,我感到很可惜。要知道这些真相传单都是同修们用微薄的收入换来的,以后我在做真相工作时,将传单直接递在他手中,虽然每天撒出去的少,但效果较好。有时还能和这些人交流交流,消去他心中对大法的误解。我始终想我们正法弟子是伟大的,做着正法的事也是伟大的,但和师父给予我们的相比,那点付出又算得了什么。时常一股酸楚之感涌上心头。有的同修喜欢制作一些小条幅,如“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金刚永存”、“法轮大法济世度人”等。其目的也是做着证实大法讲真相的工作,那得看它起到的效果怎么样,正法和讲清真相有多种方式和方法,渠道也是多方面的。我在做每一件小事情时,都要为别人考虑,看对方能不能接受,有多大的效果,能不能真正起到转变他不好的思想观念的作用,对大法有无破坏作用,多站在法上考虑,我想事情不会做不好的。有一位同修,将他读技校时的同学都叫过来看大法真相光碟,这些人看了光碟之后,许多人都恍然大悟,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接着,他又让这些同学观看了大法真相资料,他们心中的许多疑惑消除了很多。我有一次到一个大的商业街去,看有一个算命的老头,他见我来了问我算命不,我说我不算。接着我给他一份真相资料,他双手接过去,抬头望着我说:“谢谢!谢谢!”其实我的到来,因为我带的能量场较大(其实每个大法弟子的能量场都大),唤醒了他的善良本性。我给他的一刹那,他善良的本性惊醒了,就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了这个传单。如果我们在纯净的心态下做事,尤其是讲真相这件事,就能抑制对方一些不好的思想杂念,给对方讲真相就容易些,如果我们头脑中装进了怕这,怕那,甚至有各种顾虑,那怎么能做好讲清真相这件事情呢?你很可能一出去,就感觉到有人在盯梢你一样。

另外,我再谈一些其它的。近来,有的弟子或她们的亲友突然间遇到一些麻烦事,这和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样,都是从根本上动摇你对大法的正信,我们要发出“慈悲”的心,通过物质上帮助,精神上鼓励,心性上互找差距,以期达到共同提高。有的弟子相互交往得多了,发现对方有不足,碍于情面,不给对方指出,这是不对的。有的弟子指出别人的不足时,心态不稳,言辞有点不祥和,要注意方法,选择最有效的、最适合于对方接受的方式方法去谈,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修炼是一个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人在没圆满之前,都有一些人的观念,当然,去的越多,去的越快,你就会升华得越高、越好。

以上是我在做真相工作时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