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时刻在我身边,天安门正法堂堂正正

【明慧网2002年2月4日】2000年11月1日晚打坐学法时都很闹心,后来我平静下来向内找一找,瞬间象演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了七年前(得法以前)的事情。那时老伴得的是怪病,三十多年千方百计地治疗无效,已经到了卧床不起的状态,成天哭闹,还时常地刁难人,特别不好护理。每年要花掉上万元的药费,我由于家庭的重担,精神上的摧残,也患有几种疾病,身体也要支撑不住了,实在太厌倦自己的人生,问苍天为何对我这么不公,几次想离开人世,以死来解脱自己,只因有上大学的孩子,无人照管,没有勇气了。就这样,度日如年地在生死线上挣扎着。95年春天,我和老伴同时喜得这万年不遇的佛法,激动万分,如饥似渴地学法炼功。佛光普照,驱散了我家的乌云。恩师给了我和老伴两条命,否则这个家早就不存在了。七年中,我们没去过一次医院,没花过一分钱药费,没吃过一碗药。不但病好了,更重要的是,我在迷茫中找到了返本归真的路。在思想上,本质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法给予的是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的,想到这里,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又想起7.20后恩师被诬陷,诽谤。好叫弟子心痛。两年多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毫无人道的迫害,为了让世人知道真相,为了让世人从谎言的蒙骗中清醒过来免遭被淘汰的危险,大法弟子不畏邪恶,前仆后继讲清真相和上访。作为大法的一粒子,宇宙的保卫者,我不去证实大法,谁去?恩师在《我的一点感想》中说:“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当一个人命都能舍去,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决心已下,豁出我老命也要到戒备森严的北京天安门去证实法轮大法好。打出横幅,喊出我的心声。

要想进京,首先要准备好横幅,于是找一找家里有没有红布,当我在几个包中任意拿出一个包打开第一眼就看到了我所需要的红布,尺寸正合适,真是巧合。我顿时悟到,原来十年前恩师已经为弟子留下了这个横幅,这件事更坚定了我的信心。立即写好横幅并做一些准备工作。然后到火车站买了车票,回家后,我对老伴说:“今晚九点的火车,我要进京证实大法。”老伴高兴地说:“好啊,你悟到了,我暂时不能去,不然的话,我和你一起进京。”我说:“谢谢你的支持,给了我力量,这次进京,我要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了我们一家’,这不仅是我,也代表你,代表咱们一家喊,放心吧,我一定堂堂正正地走出去,堂堂正正在天安门正法,堂堂正正回家。”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就能动这个宇宙。”我是主佛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谁也不敢动我,心中有师父在,有法在,我肯定平安返回家。我俩共同背《洪吟》中的《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11月3日十点,我到了天安门广场,这里到处都是恶警,便衣和特务,我在里面走了一圈,边走边发正念,我是主佛的弟子,来这里证实大法,是最慈悲的事,所有的恶警,警车等统统给我走开,不许靠近我,谁也不许动我。走到广场北边,在人群中正观察情况,突然一位30多岁的女同修手拿横幅在我面前急速走过,随后两三个便衣追了上去,这位同修被捕了。我想叫我看见了,师父在考验我是否害怕了。恩师放心,弟子不怕,前仆后继。这时我拉出横幅的一半,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游人的目光都投向被捕的同修,我想这时打出横幅给谁看,喊给谁听?于是我又换了个地方我终于打出了横幅,举过头顶,用尽全身力气,发自内心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救了我一家!”第三句刚喊出,就听见远处“啪、啪”向我跑来的脚步声。我没有跑,也没动,喊完后迅速将横幅放进兜里,手还拿出来,跑来的人已经到了我身后,此时我心平静得出奇,坦然极了,没有一丝的怕。又把另一只手插进兜里,瞬间好像进入无人之境,高大无比的我挺着胸,面带笑容,慢悠悠地迈开稳健的脚步向前走去,堂堂正正地向前走。当我走到地道口时,我突然想起:“咦,邪恶怎么没抓我呢?啊,一定是跟踪呢,不管他,没人敢动我,我是主佛的弟子。”一边向前走一边念师父的正法口诀。

走出地道口一段,感觉身后无人,回头一看,哪有什么邪恶跟踪,早就吓跑了。我面对天安门激动万分,我流泪了,刚才邪恶之徒听到喊声和看见了横幅,已经跑到了我身后,只要一伸手我就被抓了,是恩师的洪大慈悲挡住了它那罪恶的手,弟子才得以脱身,是师父保护了弟子,谢谢恩师。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只要我们把心真正放在法上一切都按大法去做,一切都会顺利地做好。其实弟子什么都没做,一切一切都是恩师在做,而恩师只要的是弟子这颗赤诚的心。

谢谢恩师,谢谢走过来的同修,是恩师慈悲保护,是走过来的同修给了我无限的信心和力量,才有这次进京助师正法之行。

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