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洪法各地行


【明慧网2002年2月7日】(一)维多利亚市

在维多利亚市住的一位女学员向有关部门申请了在此一公立学校教室的使用权,并向她的亲友们派发了大法传单,邀请他们一块来学功。

教功前,我发正念──除去对洪法阻碍的一切因素。一个半小时后,5套功法全部教完。大部份人围上来跟我谈起他们学功时身体的感觉。我告诉他们这都是正常的,是好事,并提醒他们学法的重要。之后,我留下了《转法轮》,《大圆满法》和一盒西文教功录象带,还留下一份大法及真象资料,让这位女学员转交给维多利亚市长。

临走时,新学员们问我,“你什么时候再来?”“很快”我回答说。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加快洪法过程,很多人在漫长的岁月中等待着得法。

(二)威尼细亚市──学法的重要

早上,我找到成立已有7个月的威尼细亚市的炼功点。炼功点在一座公园内。当我到炼功点时,本地学员已开始炼功了。“怎么不放炼功音乐呢?”炼完功后,我向本地负责教功的学员提出这问题。“录音带时间太长,有些学员接受不了,所以就没放。”他回答道。我想我给他的带子并不长(动功一小时,静功半小时),就谈了我的认识:这是修炼,不是体操,为什么说长?那不是执著心和业力的干扰吗?我们炼功形式可不能随着个人的观念或执著而改变啊。炼功中如坚持不下,可看书,学法后,耐力等各方面都会慢慢会提高的。

之后,一位女学员向我问好,并讲她炼功后在身体的顽疾消失了,随后与我道别,说约了朋友半个小时后打太极拳。我愣住了,向内找后,觉得自己辅导员工作做的太差。我问她有没有书,建议她最好认真看一看。我悟到辅导员不仅仅是教功,而且还要引导学员学法和在法上提高,这是很重要的。

(三)巴林那市-不让邪恶有市场

加拉加斯炼功的学员海斯(Haiskel)向他在巴林那市的朋友若夫(Rufino)介绍了法轮大法,在我到巴林那市的第二天,他组织了亲友们学功。在祥和的气氛下他们学会了五套功法。之后,我播放了“自焚”疑点及法轮功真象的录相带,看完后,他们对政府制造了卑鄙的“自焚”伪案与对大法的非法镇压感到震惊与不解,当我向他们讲清真象后,一位学员说:“我们都学好、做好,不让它们有市场!”

第二天,若夫(Rufino)和我到本地市长办公室,我们向市长秘书介绍了法轮大法,并请她转交一份大法真象资料给市长。

(四)亚马逊州的阿亚古启奥市-有序的安排:

来阿亚古启奥市车站接我的托力(Torres)也是海斯(Haiskel)的朋友。晚餐中,我说准备去市府送大法资料,这时,同桌的一位托力(Torres)的朋友建议我也应该送去州府,我觉得这话好像在提示我什么的。随后她告诉我,她就在州府上班。

第二天,在她的陪同下,我们进入了州府大楼,并将大法资料送到了州长特别助理手上,请他转交给州长,也向这位助理介绍了大法。

与助理道别后,她领着我们往楼下走去,我认为她要送我们出去,不料却七拐、八拐地把我们领进了一间有着完善音像设备的房子里,房间有一人正对着麦克风介绍着一首歌曲……我猛一下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这是广播电台!

曲毕,节目主持人把我当作电台的特别来宾向听众做了介绍,并讲了我的来意。随后主持人将麦克风递给了我,让我说一说什么是法轮功,炼功的益处和跟瑜伽的区别,好让听众更多了解大法。对这些问题,我一一做了回答,并对电台表示感谢。

离开州府大楼,正想着刚才这一幕时,托力(Torres)建议应向本地国立图书馆赠书。“我等于把你拔起来再往前送。”(《转法轮》)我深深感到在有序的安排中,伟大慈悲的师父赠予弟子们一次又一次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同时树立威德的机会。这时,我的眼眶湿了。

当晚,我在一所学校内教功,并播放了真象录像。当看到中国公安粗暴地对待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时,新学员们禁不住直摇头。次日上午,我和托力(Torres)去了市长办公室,留下了大法资料。之后又到了图书馆,赠送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

(五)等待

晚上七点,回加拉加斯的汽车上了奥尼偌哥河的渡轮,也许是规定吧,在渡轮上的车辆都熄了所有的灯,我乘坐的那一辆也不例外。不一会,发现驾驶室内亮起了小手电,司机正在迫不及待地阅读着上渡轮之前我给他的传单……

一位卖果汁的中年人和我在渡轮上聊了起来,我给了他一张传单,并向他介绍了法轮功,他表示感兴趣。之后他告诉我他住的城镇,还问我什么时候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