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新洲区恶警绑架多名大法弟子进洗脑班

【明慧网2002年2月7日】2001年12月28日晚10点半左右,新洲警察展开了全面的有预谋的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当晚共抓城关7人,仓埠2人,并将他们关进了封闭洗脑班,过着跟牢房一样的生活。

12月28日晚10时许,城关派出所李所长、姜汉福及一姓杨干警带领20余人强行闯进了新洲区人民医院医生徐建平家中,要强行带走其爱人朱春霞(他们一家三口已入睡),她拼死不从,可恶警在没有任何证据及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抄出了炼功带和几份别人送的真相资料,又从朱春霞怀中抢开了被吓得哭坏了的年仅三岁的孩子,当着孩子的面五个彪形大汉强行从被子中揪出仅穿一层衣服的朱春霞,抬起来关进了他们的车子。徐建平因为跟他们论理,指责他们无理抓人也被带走,只剩下三岁的小孩躺在床上哭得声音嘶哑……

警察竟干出如此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一家三口何罪之有?三岁的小孩何罪之有?却要承受警察强加的浩劫,亲眼目睹其父母双双被绑架,在她幼小的心灵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声声的哭喊声也唤不醒暴徒们沉睡的良知。
……
朱春霞2000年11月29日因上京打横幅讲真象被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8月7日解教回家后一直做着一个贤妻良母该做的一切,怎么也没料到会有如此一劫。后来听说当晚警察把孩子送到了她乡下60多岁的祖父祖母抚养。另外被迫害的学员还有:

1. 张艳荣,56岁,武汉新洲区大法弟子,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抓。在2001年春节张艳荣回北京看望自己两位年近80的老父老母,还有两个儿子、兄弟姐妹,新洲区公安局竟派出多辆警车大批干警出动对她进行追捕,大过年的追到北京娘家,由于追不到她,在今年4月份,张的单位出面说:通过区委研究,给张和她的老父亲发了两封“承诺”信,只要张艳荣在5月份回新洲,对她以前炼法轮功的事既往不咎,要不就后果自负。因为张艳荣自己的家在新洲,她便于5月份回来了。公安派出所仍多次骚扰张艳荣家,在7月19日晚10点左右突然闯进她家把她的一本书抢走了。12月28日晚又是10点多钟,张艳荣已经睡下了,公安派出所将近20多人又突然闯进她家,说派出所所长要问几个问题叫她去,张艳荣不去,说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这里问,没有必要去派出所。他们看她不去,在没有任何手续依据的情况下,强行绑架她到派出所,当时派出所还有几位功友也是被他们强迫而来,到夜里11点多钟把他们一共7人送进了“刘集洗脑班”。在一个空屋里冻了他们一夜。实质就是牢房,没有行动自由,没有说话自由,公安口口声声说他们是好人,可是仍然象对待罪犯似的对待他们,一吼二喝的,吃的是他们吃剩的菜,一天还要收15元的生活费。警察在这里已经劫持了18名大法弟子。

2. 王水香,武汉新洲妇产科医生,修炼前曾身患各种疾病,如:直肠息肉、肾盂肾炎、胃下垂十个公分,子宫内膜易位症等,经过省、市、地、县、土方、土药治疗,还练了好几种气功也不管用。98年经过修炼法轮大法,这些疑难杂症都奇迹般痊愈了,三年来身体健康。

在今年五月份,王和另外两位功友在电力院内停车处炼功,很僻静的地方,既不影响交通,又不影响市容和居民休息。在这样的环境下炼功,第二天就被警察非法带进派出所审问。警察说你们在家炼功可以,不要集体在外面炼功,六点钟放她们回家去了。自那以后,她便只有在家炼功。

七个月后,12月29日上午9点左右,区领导派了2名工作人员找王水香说话, 用一副伪善的面孔哄骗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区里已经挂了名,到派出所去说清楚。王水香当时和善地向他们说自己什么违法的事都没做,不去派出所,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清楚。没想到还没等她说完,一下上来十几个便衣警察连拖带扯的。王水香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也没能摆脱,上衣被他们剥下,身体全部暴露在外面,它们把她往警车上用力一摔,导致她的左腿大面积青紫,腰被撞伤,就这样被绑架至“刘集洗脑班”。失去了人身自由,至今这里十七名大法弟子还被关着强行洗脑。

3.仓埠镇林平,被非法劳教后释放回家,一直在家做生意、照料孩子及家人。可是10月28日夜10点钟的时候,仓埠镇派出所的警察突然出现在她家门口,先欺骗她说他们的车进了东门粮店的院子,叫林平把门打开让他们把车子开出去。林平说没有钥匙。其实派出所的车子在院子外面,他们又欺骗她说,要和她到派出所的院子去见面。林平知道他们在耍把戏,说:“你们在窗外就能看见我,我不能去派出所,丈夫在单位值班,女儿明天要去竞赛,儿子还在睡觉,有事明天再说。”当时她隔壁还有一位女士可以作证,也帮着求他们。可他们却置之不理,硬是踢开门,破门而入。她女儿一看,突然闯进这么多人,吓坏了,紧紧抱着妈妈大哭。警察不管她们怎么哭,硬是强行把她拖出去,在拖拽当中,把她的上衣也脱光了,最后,一群警察干脆把她抬了出去,塞进了警车。

到了派出所,有一群警察上来围观,见她上衣已被脱光还乘机羞辱她。林平便喊道:你们是人民的警察,难道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的吗?恶警王伯来气急败坏地跳上来打她,还说:我叫你喊,我叫你喊。就这样她被强行拖到了刘集洗脑班。

林平的丈夫回来后得知此事非常气愤便找仓埠派出所和镇政府评理,并向其他有关部门提出此事,可是他们都置之不理反而污蔑说是她自己脱的衣服。至今那些恶警仍逍遥法外。而大法弟子们却被他们关在洗脑班里过着跟犯人一样的生活,还被逼迫写什么转化书,不写就不许回家。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4/18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