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警察讲完真相后悠然而去

【明慧网2002年2月8日】在2001年夏季的一天,我从功友家学法炼功回家时,路过大街,看进出无人,就在大路旁的电线杆上贴上一张“真、善、忍”,而后又在另一根电线杆上正贴着,来了一辆公安车,有人探出头看我,这时我没骑车子跑,而是泰然自若,推着自行车往回走。那公安车回转跟上了我,下来了几个人叫我上车,并扬言要搬我的自行车,我说:“我不会上你们的车,你们也搬不动我的车子。你们先说一说,我贴这张‘真、善、忍’,哪一个字有毛病?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不好吗?善良地活着不行吗?在矛盾面前,忍一忍有什么不好?”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我坚定地说:“我不会告诉你们的,你们只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告诉你们:我不怕抓,我60多岁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我延续来的,我早已发誓为大法死不足惜,可是我是大法弟子,你们抓我是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天理不容,我不忍看到你们遭到恶报。”此时他们再也没说什么,开车走了,只留下扶着我自行车的两个人,我便对他俩洪法讲真相

一会儿,那公安车不知从哪个派出所找来了两个公安人员,放下又开车走了。一个公安人员指着电线杆说:“你把那个撕下来。”我说:“你们听说过吗?头可断,血可流,真理不可丢。‘真、善、忍’是天法,我宁死也不会撕下来的。人看到这三个字会做好人的,我是做了大好事了,神都在保护我呢。谁也不敢动我。”其中一个说:“那我们还得撕。”我大声地说:“可了不得了,你们撕了是破坏天理,无数的神在看着呢,要遭恶报的,善恶必报是天理呀!”他们不吱声了,我便说:“我给你们讲一讲吧。”一个公安说:“还是到那边(可能指派出所)说吧,那里人多。”我明白他的意思,就说:“佛家讲缘分,见到就是咱们的缘分,见不到的就没有缘,我就和你们讲。”一个说:“大姨,那你就给我们讲一讲吧。”他便从我自行车筐中拿出一个塑料袋,放在马路沿上让我坐下,他们也分别坐在我的两旁。其中一个问:“大姨,你最近看电视了没有?”我说:“我看了,那完全是造谣中伤,目的是毁灭众生,我们忍无可忍才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你们抓的那些人中,炼法轮功的人是什么样的,你们最清楚……”他们只笑不语。

我便开始揭露邪恶讲真相,让他们醒悟,此时不存在着我的怕,也不存在着他们的凶,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大概派出所等久了,又来了一个年龄大约在五十左右的,看我还继续说着,就怒气冲冲地说:“我们不听你说这个。”我义正辞严地说:“你不听,你就是恶警,你站住!”他立即就面带笑容地说:“我还要跟着你呢。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哪里人?”我也笑着说:“不能告诉你。”他又用同情的语气说:“这么热的天,您这么大的岁数,到底出来干什么呢?”我回答:“这不就是为救度你们吗?不出来怎么能碰到你们呢?你们又怎么知道真相呢?我已和这几个青年说的很多了,不想再说了,我有一个包被那一个公安拿到车上了,那里边有我师父的一本经文,还有一些真相资料,你们回去看看吧。不要做江泽民的陪葬品啊!我要走了。”我骑上自行车悠然而去,他们五个人站在后面一声没吭。

这正如师父所说:“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正念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