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大陆打电话的体会


【明慧网2002年2月9日】师父在2001年DC法会上讲到了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重要性,近来明慧编辑部也一再强调了此重要性。我深深地感到正法进程之快,救度可贵的中国人民迫在眉睫。采取各种方式把真相传递到国内,是每个正法弟子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我每天除了坚持去中领馆前炼功、去中国城洪法讲真相外,还利用业余时间向国内寄真相传单,打电话。近来我向国内一百多个单位、个人、一些公安局、劳教所、派出所等处打电话讲真相,感到效果比较好。下面谈谈我打电话的一些体会。

我的工作是夜班,不能每天坚持打电话,只能利用休息时间打电话,我通常在下半夜和凌晨打,这是中国国内的下午和晚上,人们一般不太忙,是比较好的时间。为了使对方不骂人造业,又愿意听真相,我都是以他们朋友的身份打,因为那些能和我通话的都是有缘人。电话接通,我先向他们问好,祝他们节日快乐,顺便有件重要的事告诉他们,将对他们有好处,因为这些事在国内听不到。如果对方要问我是哪位朋友,我就让他们先认真听我讲,讲完就会知道我是谁了。等我讲完,对方就会很客气地说:“我们知道了。”

电话讲真相一般会遇到三类人:A.愿意听的;B.有害怕心理的;C.被谎言蒙蔽的人和邪恶之人。对于愿听的,我就全面地讲给他们听。内容包括:大法在海内外的洪传情况;各国各级政府给予的700多项褒奖;全世界三十多位科学家提名师父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以及江泽民集团制造的谎言:天安门自焚、哈尔滨和京城杀人血案、1400例来源;对师父的诬陷;4.25和平上访情况;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及死亡之人数等。讲完,我叮咛他们一定把这些事实真相告诉他们所有的亲人及朋友,对他们的亲人朋友是有好处的,对方也答应了。对于有害怕心理的,我就尽量缩短时间先讲关键性的,人人都知道的事。如天安门自焚疑点、哈尔滨和京城杀人血案,1400例来源,迫害致死学员的情况等。并说明这是为他们好,希望在大是大非面前有个清醒的头脑,不要听信谎言。他们说明白了,下次不要再打来了,怕电话被监听。也有些被谎言蒙蔽的人,一听到法轮功就骂,挂断电话。对这种人我并不生气,而是可怜,想想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我就更觉得应该用慈悲去挽救他。我两次、三次地打通电话讲明知道真相对他生命的重要性。例如有一个男子,我以朋友身份向他问好,他很客气。当提到法轮功他就骂:“我不听。”随即挂断电话。我再拨通,问他为什么不听就挂掉电话。他说:“我也不炼,法轮功与我也没关系。我只关心怎么能挣到钱,别的什么也不关心。”又挂断电话。我再次拨通电话,对他说:“你不应该对我这样,常言道: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我花时间、精力告诉你事实真相,是真正为你好,这件事不是与你没关系,而是与你关系很大,你生活在那个环境中,看到、听到的一切都与你有关系。现在当权者为了打压法轮功,制造了很多谎言欺骗百姓,其他消息全都封锁,人们只能听到政府一面宣传,什么真相都不知道。你听了这些谎言仇恨法轮功,将对你的生命是不利的。我告诉你事实真相,你在这大是大非面前有个正确的判断能力,对法轮功的一个善念,将会给你的生命带来好处。人活着不是只为了一时的享受、快乐,首先你应该关心一下有没有安全的生存环境。你再富有,家产万贯,突然被一个歹徒杀害了或一起爆炸事件丧失了生命,这种富有又有什么用?今天法轮功受迫害你觉得与自己没关系,谁能保证自己不遇到事情。遇到不幸事情的人,都希望有正义感者站出来替自己讲句公道话,可是别人遇到了就觉得与自己没关系。就讲江泽民集团把杀人犯嫁祸法轮功这件事,是不是在纵容中国人民去作恶呢?只要罪犯栽赃法轮功就可免罪或不判死刑。那么人与人之间的个人恩怨也去仇杀报复,然后栽赃法轮功不追罪,这个社会怎么能安宁,好人就没有安全感了。当权者连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都要迫害屠杀,还能允许什么存在呢?”他说:“你讲的有道理啊。”乘机我把真相全讲给了他。他问:“打死这么多人,你也是听到的,我怎么能相信你呢?”我告诉他我认识的一位朋友是清华毕业的叫袁江,才29岁,非常好的人。11月9日被当地公安活活打死。我同事的朋友是在武汉叫彭敏,为坚持“真善忍”被公安迫害死,他母亲因知道真相也在当月被害死灭口。被迫害死的人都有姓名、单位、住址,全是真实的。你听到这么多好人被迫害死难道没有一点同情心吗?他说同情没办法啊。显然态度转变了,还说谢谢我。极个别很恶的人一听到法轮功就攻击,不愿听电话,我多次拨通电话设法让他听到哪怕是一句话,如:中国镇压法轮功是错的;天安门自焚是嫁祸法轮功的;京城杀人犯不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是修“真善忍”的好人,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宇宙永恒的真理;请你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将使你的生命永远受益……

有的单位领导,在我讲真相中,还说:“改日我们再聊”。有个在南方的研究生听了真相希望我立即把大法的书籍寄给他,也有的人说等法轮功形势变好了,别忘了再打电话来。

某市一研究所同志,听到我要讲法轮功真相,她让我等一等,然后把其他工作人员电话接通让大家听,还让我大声点。我问她在给我录音吗?她说不是,是让多一些人听。我讲完他们该下班了,她叮咛我下周再打来,好让更多的人听。两周后我又打去电话,更全面地讲了真相,还放了10分钟真相录音,还念了师父的“法正人间预”。在座的人说,在国内从未听到过。他们向我提问题,我一一解答。有位男同志问:为什么要往国内打电话?我说为救度可贵的中国人,怕他们被谎言蒙蔽做出有损于自己生命的事。告诉他们事实真相,好使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正确的判断,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说:“明白了,谢谢!”一位女同志还向我要了明慧网的网址。我问他们是否愿听关贵敏创作的歌曲,他们惊讶地问:关贵敏也炼法轮功?我说“是”。他们问我什么时间能听到,我答应找到磁带就放给他们听。

在给国内某劳教所、派出所、610办公室打电话,劝善讲真相中,告诉他们是受蒙蔽的。在上级错误的密令:“打死法轮功学员算自杀,不负法律责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指使下,各地公安、劳教所才敢如此大胆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全国已迫害致死1600多名。这些迫害好人的个人已被记载在恶人榜上,形势一旦改变,这些人就是法律起诉的对象。劝他们赶快停止迫害法轮功,为自己留条后路,否则不但自己承担一切罪责,甚至还要殃及家人。全国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劳教人员已遭报应的很多。他们听了很害怕,问我是不是让他们赶快悬崖勒马,我说再不悬崖勒马就来不及了,这种局面不会持续太久,谁干了什么都有记载。他们约我找个地方悄悄谈,有的还让我经常打电话去把知道的事情告诉他们。

我以朋友的身份通过电话,把大法真相传到了国内不同的家庭和单位。对救度世人,减轻国内学员的迫害也起到了一点作用。我曾给一些主管迫害的公安人员劝善,讲真相,有的还交上了朋友。他们说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表示不迫害。事实证明,他们做到了。去年一个敏感的日子,某公安局抓了很多各地证实法的学员,不久通知各地公安领人,但是有40多名学员说是情节严重不放,然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为了营救这些学员,我和两位功友以华侨和法轮功学员的身份给某公安局多次劝善,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让他们赶快放人。他们答应把我们的意见向领导汇报,很快某公安局就通知当地公安领人了。一次得知一位功友绝食抗议某劳教所非法关押,生命垂危。为防止强行灌食,我们警告了该劳教所,又通知该功友家乡的政府部门救人。此功友后来没有出现生命危险。

当然打电话的过程对自己也是个修炼提高的过程,因为在这过程中会有很多执著心和不足的地方暴露出来,会遇到不同的人给自己很多心性上的考验。自己能否按修炼人的心态对待这一切,能否真正地做到慈悲众生,这是至关重要的。在开始打电话时确实有很多“怕心”:怕自己讲不好,对方不愿听,更怕对方骂人,因为法轮功问题在目前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很多人都回避这个问题,怕给自己惹麻烦。尤其那些被谎言蒙蔽的人和邪恶之徒,会有不礼貌的语言,自己能否接受,等等等等。其实这种心理障碍也是一种变异的观念,是旧势力的安排。它严重地阻碍着我向国内打电话讲真相,我意识到必须立即冲破它,才能做好正法进程中的每一件事。我不禁想到正法中,师尊为珍惜每一个生命,默默地为众生承受了那么多,苦苦等待,救度着一切可救度之人,可自己还怕别人语言伤害,这与师尊要求做到无私无我的境界差得何等远啊。每想到这些,头脑中就会闪出这样的念头:“放弃自私,救人要紧,救人要紧”。我就会鼓足勇气拨通对方电话,只要讲上一,两句,就不感到怕了。有时在电话机旁三、四个小时,六、七个小时一晃就过去了。每次打完电话,还觉得有点遗憾,应该多一些时间打,给更多的人打。就这样,“怕心”被渐渐地去掉了。

欢喜心也是一颗不好的心,往往会对我讲真相中起干扰作用,尤其打电话效果好时很容易生起欢喜心。如一天夜里本打算一点钟开始打电话,结果睡醒一看快到国内下班时间了,我非常懊悔不该睡,耽误了讲真相的好时机。不过我还是拨通了一个单位的电话,没想到有人接电话还愿意听我讲,一连七、八个单位都如此,我不由得欢喜心生起,心里说道:今天的效果还真好,没遇到不好的人,看来应该睡到现在再打。却不再自责自己耽误了打电话的好时机。欢喜心一起,下面的电话就极不顺利,不是对方凶狠,就是一连好几个单位无人接,我立刻意识到不应起欢喜心,为什么师尊要让我们修得执著无一漏呢。我虽然做着讲真相、救度世人的神圣之事,但是掺有任何一颗人心都会起到干扰作用,只有在纯净心态下做正法的事才是神圣而伟大的。后来的打电话中,不管效果多好,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尊的慈悲,我为这些生命能被大法救度感到欣慰,这与人的欢喜心是截然不同的。

在电话讲真相中,也有很多做的欠缺的地方,比如要找某个人就只对此人讲真相,忽略了其他接电话的人,没有重视我们现在面对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是讲真相的对象。一次打通某市610办公室找某人,接电话的人说某人有自己的办公室还告诉了号码,我就挂断电话,只打某人的办公室。我爱人在里屋听到了就问我:“为什么非要给你要找的人讲,其他人为什么就不能给讲?”他的话一下点醒了我,是啊,讲真相还分人啊?我立刻又拨通610办公室给他们劝善讲真相,结果在班的几个人都轮流来听,没有一个人反驳,每个人听完都客气地说“知道了”。整个过程长达40多分钟。最后他们又帮我叫来了我要找的那个人。如果我只给我要找的人讲,忽略了其他人,那么今天这几个人就失去了知道真相的机会,这将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啊。所以我们在讲真相中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生命,不应该有局限性。

在正法进程中,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神圣而伟大的,也是为了我们修炼提高而安排的,做好的是留给未来参照的。我们应该明白:“历史的今天,大法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同时,也在救度着我们所代表的宇宙体系的众生。如果我们不能紧跟正法进程,放松自己,不能按照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做到,不珍惜这段宝贵的时间,就会使很多可救度的生命失去被救度的机会。我们每个紧跟正法进程的大法弟子都有责任做好每一件正法中的事,尤其在目前更应该抓紧时间把突破大陆封锁、救度可贵的中国人民的事做的更好,不辜负伟大师尊的苦苦等待。让我们记住伟大师尊的话:“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