浠水县大法弟子胡友良被虐杀前后的几个镜头(续)

【明慧网2002年3月10日】

镜头一:
2002年元月中旬,浠水县公安局一科接到去湖南带回胡友良的通知,夏寿松(公安610副科长)当即就说:“这个胡友良,去年到处说我们把他打得血喷两米远。这回等他回来,要把他脑浆打出两米远,要活活打死!”

元月18日,胡友良被带回浠水送到看守所,看守所见胡友良身体很虚弱,又得知他已绝食近一个月,就拒绝收押。公安610科长杨俭就用电话向局里汇报,局长洪增协、黄海军命令道:“不收也得收,死了不要你们负责。”看守所说:“凭说不算,你们写个东西给我。”洪、黄回答:“东西没有,人照收。”看守所怕出问题,仍坚决不收。这时,杨俭说:“暂时放这儿(指看守所)两天,以后再说。”这样,胡友良被关入浠水第一看守所。

镜头二:
胡友良被迫害致死后,尸体10个小时未降体温,连放尸体的铁托子也捂热了,家属就向公安局要求抬回去看看,遭到拒绝,家属就要求给个合理的答复,于是一帮恶警假装请来一个法医。法医一到,先开紧急会议,开完了会,由武警把门,所有的人都赶走,亲属也不例外。法医检查后,发现体温确实很高,四肢柔软。检查出来后很多人问其结果,法医说:“我无法解释。”

镜头三:
胡友良被害,对于他的妻子、两个女儿及其他亲属是个沉重的打击,他们悲痛万分。家人哭道:“你们(指恶警)好狠的心,他不就是炼了法轮功吗?又没杀人放火,也不至于要他死啊?他绝食20多天,你们还不放过他,把人整死了,连尸首也不放。电视里不是总在说如何对待法轮功的人象亲人一样温暖吗?你们说一套,做一套……”

镜头四:
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个常人参加了大法弟子们为胡友良开的追悼会,他亲耳听到了那些悲壮的正法故事,亲眼看到了大法弟子们高尚的言行,亲身感受到了这慈悲的氛围,激动不已,连称了不起,并掏出四百元钱要求转交给胡友良的家属,又当即叫大法弟子教他炼法轮功,真正地体现了大法的威德。这一场面,也给了大法弟子们很大的鼓舞。

镜头五:
很多常人认为胡友良的死,对当地的大法弟子们是个打击,会从此一蹶不振,恰恰相反,胡友良死的第二天,大家就开追悼会,而且从那天起,大大小小的追悼会都开成了庄严的法会。大家通过这一事件,对照大法,找自己在正法进程中做的不足之处,比学比修,并且又将许多从未走出来的学员带动,形成了一个可喜的形势。

镜头六:
很多世人觉醒了,我们听到有人说:“不就是炼功吗?也不至于把人打死呀,太要不得了!”有人说:“他们(指公安)这样做是违法的,即使胡友良有罪,法律规定在审讯期间不能让嫌疑人死亡;再一个按法律规定,嫌疑人绝食三天,证明有冤情,要么拿出证据,要么放人。他们这样搞,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有人说:“法轮功的人真厉害呀,连命都可以不要啊!”还有常人说:“我在电视里一看到那几个东西出来,我就从心里想让他们遭报应。”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7/19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