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59801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3月10日】
声明

我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九九年7.20开始的时候,老师问我:“炼不炼了?”我说了妥协的话。最近经师父点化,我才悟到说妥协的话和写“保证”都是一样的对大法不严肃,对师父不敬。我也一直学法不精进。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对老师的回答作废!以后精进实修,利用一切机会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弥补过错,跟上正法进程!

王震 2001年12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虽不是法轮功的修炼者,但我是法轮功的维护者,我以前对法轮功有过不理解,说过不利于法轮功的话我声明作废。

王生德 2002年2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写过声明,但我觉得写得还不够充分,还有些心在掩盖着,我现在从内心最深处写,暴露自己的一切不正,去掉它,纠正过来,使自己更加纯正,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

1999年7月22日,我去北京正法,被邪恶送了回来,由于没在法上认识,被邪恶威胁在询问笔录上签了字,在“保证书”上签了字,上面有“脱离”字样,但我说我炼法轮功。过后我曾经向经办人口头声明作废。向他要,他说作废了。第二次,区委书记和公安分局长让我签,我坚决没签。并于同年9月再次进京正法。回来后,由于没在法上认识,有常人心,主动被邪恶带走,在“洗脑班”抵制邪恶,送拘留所绝食抗议没把握好,后又吃饭了,因坚持修炼,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1999年10月30日,被送到劳教所,当时环境不好,压力很大,由于求安逸之心,想回家学法炼功,没在法上认识,正念不足,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后来非常后悔,过完2000年春节,我向劳教所队长口头声明作废。向他要“保证书”,劳教所说没了。我又口头声明作废。由于坚持正法,到期邪恶也不放我,并给我非法加期8个月。……2月末将我强行送往精神病院,……我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在神志不清时突然邪恶逼问我决裂不决裂,我没有反应过来,被迫说了“决裂”。过后非常后悔。……

2001年4月末邪恶的江罗集团进行又一轮迫害,下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劳教所接到密令,开始用最残忍、最卑鄙、最下流的手段进行迫害,强行洗脑,没有一点人性。天天都听到惨叫声、电棍声、打骂声和棍击声。大法弟子们用血和泪抵制邪恶,用血肉之躯证实大法。邪恶把我们当死刑犯对待,每天只许睡3个小时,每天上刑近20小时。将近十天的上刑和一个月的各种折磨,使我神志不清。再加上对法认识不足,正念不强,在2001年5月22日,我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保证、决裂书”。在询问笔录上签了字。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非常后悔。2001年6月11日被放回时,邪恶的管理科长问我话,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在以前的多次非法关押中,我都在那些邪恶的手续上签了字,这也是认同了邪恶的安排。

这些不好的言行,都不是我内心真实的体现。从劳教所回来后,我写了严正声明上网,并向劳教所也写了几份严正声明。之后,我就投身到正法洪流之中,全身心地助师正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维护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师父说,“全国各地学员的声明每天大量出现,最后一个想要通过强制和欺骗、企图改变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彻底地破灭了,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以法为师”,我决定挖出自己的根本执著,暴露自己的一切不好的、不正的言行,去掉它,显露出自己的真实先天的纯真,用最纯正的心去证实大法。

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大法、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纯纯净净地助师正法,做一个合格的坚不可摧的大法弟子。当我写声明时候,发自内心的泪水流了下来,放下自我,对大法坚定的正念,坚定的心才真实地体现出来。大法弟子的血泪在凝筑成一个坚如磐石的基石,留给后世千秋万代。

大法弟子 武龙波 2002年2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在看第一遍《转法轮》时就被师尊的博大法理给震撼了。于是我问自己,你想修吗?这可是一本能修成的经书,想修就从现在开始。我自己回答:“修”。就这样我开始了修炼的路。就在我对法还有体察体察的不好的心理的时候,慈悲的师父点化了我,在我得法一两周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炼法轮桩法时,身体发放出了闪动着的光芒足有三分钟。我体验到了佛法的伟大,深刻地认识到师父就在身边。

从那时起我放下了常人中不好的行为与瘾好,精进实修。佛法的伟大也不断地在我身上展现。我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快乐,终于踏上了回归的法船了。了解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按照师尊教的法理做一个社会上真正的好人,从此夫妻和睦,敬养老人、善待邻里,生活得非常充实。可是从99年7.20突然天昏地暗,邪恶的江氏集团对伟大的佛法、慈悲的师父进行恶毒的攻击与迫害,动用了军、警、特、电台、电视台、报纸……庞大的国家机器对伟大的佛法;实行全面迫害,完全丧失了人性,大有天塌之势。当时我内心的痛苦无法形容,我们难道做一个好人都不行吗?我们师尊教人向善有错吗?邪恶所编造的全都不是事实,难道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真的黑白不分了吗?由于思想压力大,那段时间里我坐卧不安,在极痛苦的情况下我度过了一段日子。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应该去向世人讲清真相,告诉他们我们是被冤枉的,法轮功的被迫害是千古奇冤。

在2001年8月2日,我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向国家、向世人喊出了我们心里的冤屈,告诉他们打压法轮功是错的,法轮大法是正法。

但是江氏集团却在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行使公民应有的权利的情况下强行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强行定罪,在我不认可的情况下,他们由于理亏,却说,“我们也知道你们没干坏事,但是江泽民说煤是白的,你就得说是白的,不然就是你的罪。”我当时被堂堂的国家政府官员所说的话给震惊了,江泽民还讲不讲法律,这简直就是强盗逻辑。我在那里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在它们的打骂、电棍等迫害下,在拘留证上签了字,照了相,在审问记录上按了手印。没有报姓名、地址。当时我认为这不算什么,也没写保证,更没写决裂。但过几天我才认识到不应该签字、按手印。我是好人,我没有犯法,我行使公民应有的权利上访我为什么承认有罪呢?这做到真了吗?这种做法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我没有犯罪我不吃牢饭,那是犯人吃的,悟到后我开始绝食,邪恶的警察利用犯人打我,后来看不行就强行灌食,从鼻吼下胃管,那是非常痛苦的,他们为了加大痛苦把胃管来回抽动。当我指问他们为什么给我灌浓盐水时,他们却说:“生理盐水不就是有盐吗?”他们以摧残别人为乐,邪恶至极。就在我绝食抗议十多天以后,他们看我的情况怕出人命受牵连,才把我放了。并不让我说出他们的暴行。邪恶是怕曝光的,他们是见不得人的。回来后我不断地学法,不断地升华,才认识到我在那里所说所做的,在一定程度上顺应了邪恶势力的安排,没有做到全盘否定。他们是不正的,我们要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顺应邪恶呢?

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看守所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那不是我想做的,是邪恶强加给我的。请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从今以后要严格用法来衡量自己,“以法为师”,做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紧跟正法进程,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为一切正的生命负责。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庆新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本人是2000年12月18日因去北京天安门护法当场被拘留,于12月26日转回当地拘留所。在拘留期间拘留所的所长在广播里代表公安局,代表市政府讲话:“现在拘留的法轮功人员,如果能写决裂书,当场释放”。为了离开那个环境,为了出去能学法看书,当时我写了“决裂书”,当日交给了公安局,等到2001年1月20日,我不但没被当场释放,而且和其他没写“决裂书”的功友一样被判劳教一年,劳教判决书下来我不签字,问他们为什么不放我,他们也不说正题,通过此事我看出市政府和公安局都是在骗人。结果我被劳教一年。后因病,所外执行,并交保证金3000元,每月写“思想汇报”,为了不配合邪恶势力,写“汇报”、写“弘法的内容”,告诉警察善恶有报,要善待法轮功学员。

现在我的非法劳教期满,在此向公安局,向市政府声明我写的“决裂书及思想汇报”统统作废。“决裂书”从开始就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为了应付。在我的心目中及行动上它早就是废纸一张。师父说神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可我是走了弯路,在今后时间里,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正念除恶,多看书、多学法,走好以后的每一步。声明“决裂书”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琳 2002年1月


严正声明

2000年9月,我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的保卫看见了,单位把我送到了派出所,在邪恶的高压下,没有放下亲情的执著,违心的写了所谓的“认识”,7.20期间单位让每个人写“认识”,当时我是辅导员,在重压和怕心严重的情况下,也写了“认识”,还交了大法的书。以上这些都是大法弟子不能做、也不该做的事,一个大法弟子是宇宙的正神,是伟大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苦度,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所说对大法不利的事全部作废(包括家人代写)。加倍弥补,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邢珍秀 2002年2月6日


严正声明

自己由于学法不深,也是认同了邪恶的安排,在“保证书”上签字,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给大法抹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每当想起时,自己都痛悔不已。以前也写过严正声明,自己觉得心性到了就行了,其实还是掩盖自己,就是人的东西放不下,才被邪恶所利用,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存在,掩盖只是欺骗自己,维护的是人的东西而不是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全部作废。我一定坚定大法,“以法为师”,在正法、洪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加倍弥补,洗去自己在修炼路上的污点,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陈冬梅 2002年2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里,管教干部用邪恶的手段、欺骗、伪善的方法,强行对我“洗脑”,从而使我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了一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论、材料、信件,今天我特此严正声明,在我不清醒的情况下写的所有那些言论、材料、信件一律作废。那不是我发自内心的,是邪恶强加给我的,我现在是不承认的,如果谁还想把那些东西拿去害人,后果自负。我现在要继续坚定地修炼下去,而且要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所带来的损失,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大法弟子 徐丽秀 2002年3月2日


声明

九九年7.20以后,由于学法不深,我让孩子告诉老师说“我们不炼了”,过了一段时间街道打电话问我说:“给你报不炼了。”我说:“也行。”大法修炼是非常严肃的,近日在一次梦中师父点化了我和孩子的修炼漏洞,我们才猛然醒悟。其实说“不炼”和写“保证”不都一样的吗?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说的不尊敬师父和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紧深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充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一切损失。

于桂荣 2001年12月10日


严正声明

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讲:“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我在恶警的威逼下,在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于2000年元旦前在他们印好的所谓“保证”的纸上签了字,自己很后悔,觉得自己愧对慈悲伟大的师父,愧对大法,无地自容,现在声明,我的签名作废。今后自己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宋习恋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叫方红兵,在99年7.20那种邪恶势力的迫害下,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两年来深深地痛悔,我为自己所做的这件事,感到无地自容。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深感师父佛恩浩荡,又重新踏上了修炼之路。今特通过《明慧网》向全世界声明:以前所谓的“保证”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法正人间这个洪大的铺天盖地的正法洪流没有到人间的这段过程中,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在全面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加紧弥补一切,不负恩师厚望。

方红兵 2001年12月20日


声明

我是1997年6月得大法的。由于自己对法的认识不深,没有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1999年7月22日后,在当地派出所的邪恶分子威逼下,我签了不该签的字。当时心里十分难受,自己没有做好,作了自己不该做的事。我发自内心的说句真心话,我对不起我们伟大的师父。在此我声明,我的签字无效,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时刻捍卫宇宙大法,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伟大的宇宙佛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金兰 2001年11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去年因去北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抓,被拘留半月后回家。派出所来人说,要写“保证”。我没有理他们。我爱人看他们不走,就写了“两句话”。叫我签名,当时我没考虑就签了名。后我认识到∶这不就是向邪恶势力妥协吗?做为法轮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做的事情。今特此声明:我的签名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向着师父指引的光明大道走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法轮大法修炼者 金溶轮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在劳教所恶警的高压、威逼下,自己正念不足,又一次写下了所谓“保证”,写完后我自己痛悔不已,认识到这是自己正念不足造成的。我不能再做对不起师尊及大法的事情,我不再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一切“保证书”都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心不变,不管环境及恶警如何对待我,我都要按正法弟子要求自己,清除邪恶,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溶于正法洪流之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高凤芹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得大法的,大法给了我健康的体魄,使我不断地净化心灵。然而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未能在1999年7月22日的邪恶迫害中顶住压力,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回想起来十分痛心!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的一切“保证”、签字统统作废。我要努力学法,揭露和铲除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损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谭桂花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丈夫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由于邪恶的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年。我去劳教所看望我丈夫时,邪恶威胁我,让我说对大法不好的话,由于当时为了见到亲人,又由于怕心,我顺从了邪恶,违心的说了对大法不好的话,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让邪恶钻了空子,现在我严正声明所有我说过对大法不好的话,和对师父不敬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冒立霞 2002年3月2日


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在中国大陆被非法劳动教养,在非法劳教期间,受到了种种欺骗和残酷的肉体迫害。在高压迫害下写了“保证书”,说的不是心里话,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在被迫害所写的“声明”和保证书等洗脑材料现宣布一律作废。特此声明。并且,我仍然按宇宙真理“真善忍”做人,坚修法轮大法,紧随恩师正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 王占君 张建华 王海英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12月30日进京上访被非法押回后,在拘留所写了一个什么“保证”,还按了手印,还有我丈夫写的什么“保证”,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坚定大法,金刚不动,“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建英 2002年2月15日


郑重声明

我因受当地公安威胁恫吓,怕进监狱,不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违心写了“保证书”,写后痛不欲生。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配合了邪恶,现在我郑重声明所写的一切“保证书”全部作废。并加倍弥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不辜负主佛慈悲苦度。

大法学员 张凤芹 2002年3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心里有执著,在被洗脑时,写下了“保证,悔过”等。在新经文的指导下,认清自己的错误,给大法带来难以挽回的影响。特写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坚定修炼,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艳玲 彭玉杰 2002年3月8日


严正声明

被江罗邪恶集团强行洗脑时所写、所说、所做的诽谤师父和大法,违背自己真实意愿的一切,从今日起全部作废。从新走入大法中来,继续坚定大法,跟上正法的进程,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弥补因自己的错误行为而给大法造成损失。

大法弟子: 王同振 李同池 冯瑞合 郝焕英 陈培云 杜九柱 郝文弟 张兰柱 耿新花 付淑敏 马庆花 王玉会 李福珍 崔兰一 王迎新 王孟勇 王小同 李月然 王炎 蒋丽萍 赵秋艳 高玉坤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修得层次低,没在法上认识法,被常人的情所干扰,在邪恶面前顶不住,曾违心“保证”。现严正声明被迫作出一切有辱于师父和大法的所谓“保证”统统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介芳 2002年2月2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邪悟,写了许多“保证”。后来我悟到这些“保证”都是符合邪恶,都是与其妥协,掩盖自己的怕心,丝毫不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现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这些与邪恶妥协的话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损失,走一条堂堂正正的修炼之路。

胡君华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大法的正信不够,在1999年7月22日后,未能顶住邪恶的威逼,作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十分痛心。现严正声明,我的保证、签字一律无效,我要努力学法、铲除邪恶、讲清真相,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温玉玲 2001年12月


声明

我97年10月23日得法炼功,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等“三书、五敢”。我现在声明全部作废。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今后坚决要坚修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夏立清 2002年2月26日


声明

由于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在高压、逼迫下写了“保证”,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特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圆满随师还”。

马志林 2002年1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魔难来时,认同了邪恶的安排,写了“书面保证”,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现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持到底。

大法弟子 张秀春 2002年2月1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放下儿女情,让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不该写的所谓“保证”。我郑重声明,我所写所说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于翠花 2002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自从99年7.20开始,我在政府的迫害下写了“保证书和悔过书”,过后我非常后悔,我从今以后坚修大法心不动,以前写的特此声明作废。

王宝妮 2002年元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2年2月3日做真象时被恶警抓住,由于学法不深在取笔录时配合了邪恶签了字,现特此声明,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稳健地走好每一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石淑霞 2002年2月2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被强迫参加当权者的“洗脑班”期间,受到挨打、不让睡觉等种种迫害。现声明在高压下写的“保证”等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话全部作废!我将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加倍弥补。

何同娟 2002年2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派出所的“保证书”和镇政府写的“保证书”作废。同时声明我自得法以来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以后,我要严守心性,紧跟正法进程,每天都发正念,铲除邪恶。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尹殿奎 兰淑芝 王连荣 李平 张志红 岳亭 王艳娥 王青梅 2002年2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因自己学法不深,尤其是7.20以后做了一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事和话,现在我严正声明作废。现在我加倍弥补和偿还以前的不足,紧跟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 王秀华 2002年2月


严正声明

我因坚持修炼,于3月7日被带到当地派出所,由于被常人心所带动配合了邪恶,在不上北京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特严正声明,所写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姚爱丽 2002年3月8日


严正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少,头脑不清醒,在学校邪恶的诱导下,签了字,事后一直很后悔。特此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张健榕 2002年2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因在1999年7月邪恶铺天盖地之势迫害时,在口头、书面说、写过错误的“认识”和“检讨、保证”。特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韩端炳 2002年元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不坚定,在公安的恐吓下,写了“保证”,深感对不起师父,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写作废。我要弥补损失,继续修炼。

大法弟子 杜金平 2002年2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我看望被非法劳教期间的大法弟子时,在邪恶势力的威胁、高压下,说了不符合大法原则的话,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根贵 2002年3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被迫写过“保证书”、签了名、按了手印、口头保证。从声明之日起一律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长娅 2002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邪恶的压力下,被迫写了违心的“保证书”,现声明作废。以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坚定的大法粒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崔丽娜 石玉梅 梁玉金 王淑芬 王金女 王常拴 蔺艳霞 候福云 赵锁成 李秀玲 王春香 2002年2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被迫写过“保证书”、签了名、按了手印、做过“口头保证”,从声明之日起一律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伏喜 2002年2月2日


声明

不助长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势力,所有写的“保证”及对大法不利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刘丽 李占明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压迫下,写了“保证书”、签了名,从声明之日起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绪伟 2002年2月1日


声明

坚决抵制邪恶势力,坚修大法永不放弃,曾经写过的“保证”在此声明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苏桂芝 康玉英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压迫下写了“保证书”,按了手印,从今天起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素珍 2002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做、所写对不起大法的事声明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李广贤 王桂青 2002年2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底有缘闻知大法的,但直到一九九八年初,我在家里其他大法修炼者的一再督促下,才半推半就地开始了大法修炼。因为不是自己积极主动、自觉自愿的,而且当时也没有抱着什么明确的目的,所以修炼初期,就像小学生完成学业似地去学法,像常人做体操锻练身体似地去炼功,心不在焉,犹如应付差事、完成任务一般。

由于没把大法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把修炼当做人生中最严肃的事情去做,结果造成自己在个人修炼阶段,没能做到扎扎实实地修,在邪恶的威逼下,在没有受到像同修们那么大的魔难、在没有遭受肉体折磨、在心里明明白白、神志清清楚楚的情况下,就懦弱违心地屈服了,参加了邪恶举办的“洗脑班”,还交了少量的大法书及资料,两次写了遵从邪恶的规定,一次进行了口头表白,违背了自己史前贞洁的誓约,做出了离法叛师的行为,在自己生命的历史长河中铸下了奇耻大辱。

继此之后,由于对法的认识不足,对助师正法和正法修炼的博大内涵模糊不清,在怕心、求安逸心、侥幸心、虚荣心以及其它人的变异心的控制下,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自己一直处于一种明知是错、但却不肯改过的自我保护的邪悟之中。

这一切给我自己的生命造下了深深痛悔。

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像一颗惊雷,震撼得我目瞪口呆!我的生命深处受到了极大的刺动和剧烈的震荡,我知道自己再在家这么呆着,进行自己臆想的所谓的“坚定实修”,无疑于自取灭亡,其实这是最大的自私、自利,与师父所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伟大境界是背道而驰的,这是对师父慈悲苦度的最大污辱,这是对正法修炼的莫大玷污,这是对师父、对大法、对宇宙众生、对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对自己的最大的不负责任。

自此,我被师父那绵密不绝、威力无边的慈悲推入到了这洪大的正法修炼之中来了。尽管我以前走错了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并在以后很长的时间内,没有正视自己的罪恶,珍惜机缘,精进实修,补偿损失,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邪悟状态之中,但这都不能成为阻碍我从新开始正法修炼、阻碍我助师正法、阻碍我加倍弥补损失的新的强大执著。

只要我人世肉体一息尚存,只要正法修炼仍在继续,只要邪恶尚未除尽,只要众生依在迷途,我就要珍惜师父为我们所存留的、无比昂贵的人间正法修炼时光,恒心助师正法、正念清除邪恶、持久讲清真相、慈善救度众生的实际行动,更加倾心尽意地去加倍弥补自己所造成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 赵丰利 2002年3月5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