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归来的悉尼西人法轮功学员记者会讲真相(图)

【明慧网2002年3月11日】2002年3月9日上午10时半钟,从北京和平请愿归来,刚下飞机的悉尼大法学员大卫.鲁贝克(David Rubacek)在中领馆前举行新闻发布会。百余名悉尼大法学员参加了记者会。到会的有ABC电视台、SBS(民族台)电视台、7号、9号、10号电视台;ABC、2SM、2UE广播电台;晨锋报(Sun Herald)和星期天电讯报(Sunday Telegragh)等新闻媒体。


记者会上,大卫.鲁贝克(David Rubacek)讲述了在中国的经历并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

大卫说:“我们去天安门呼吁中国政府,告诉人民法轮大法好。中国几千万人炼功,法轮功是和平的好功法。但绝大部份人不知道法轮功好,这是令人吃惊的,中国(江泽民)政府煽动仇恨情绪,挑动人民反对自己的人民。政府迫使公司解雇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迫失去工作,从公房里被驱逐出来,流离失所。中国几千万的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这样不公的待遇,世界上很多的人却不知道中国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呼口号,当时吸引了一群人围观。几秒钟后,警察过来扯了横幅,并将我们塞进警车。在警察局,我们被搜身,所有物品被搜。我们要求和澳使馆通话,警方拒绝了。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使得我们不可能告诉人们我们的真相。”

“我们和多达80个警察接触,很吃惊的是,他们对法轮功真相一无所知,我们告诉他们大法好,世界上五十多个国家都有法轮功学员炼功,澳洲政府也支持法轮功。在把我们押送旅馆之前,他们粗暴地用武力将我们分开,我们被逼被分开单独审问,我们尽量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但他们只相信政府的欺骗宣传,他们只想问出我们在中国有没有联络人,认不认识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想迫害更多的大法学员。”

“当二个警察见我的私人物品中的《转法轮》书之后,态度马上变了,其中一个象疯了一样,辱骂并高声喊叫,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把书推到我面前,喝问这是什么?我说‘你们知道还问我。’他把我领带猛力一扯,领带也被扯断了,又拉我的西服,另一个警察便往我头上猛击4、5次,又踢我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上,打我的背部,把我的头往地上撞。后来,他们把我又拖起来,我看见一个警察全身发抖。离开警察局之前,他们把我的大法书、CD、T恤衫、法轮章,还有一个照相机都搜去了。”

有记者问到:“有没有感到恐惧?”大卫说:“当我见他们态度突然改变后,我不觉得恐惧,但我感到不安,觉得难以理解。我想,中国政府的欺骗宣传,使他们都被洗脑了。”

记者问:“刚从中国回来,你对江泽民下令‘杀无赦’怎样看?”

大卫说:“他们对我相对而言稍好一点,因为他们不想有任何国际性事件的麻烦。但对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则是什么手段都用尽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一位女记者问:“中国警察杀死法轮功学员,不负法律责任,你怎么看?”

大卫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开始我就认为这是非常糟糕的事。中国警察很粗鲁。我在中国只有几星期,而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则每天都要面对警察的暴虐,这是难以想象的。”

记者问:“法轮大法是什么?”
大卫说:“是一种很平和的,包含有打坐在内的按照‘真、善、忍’修炼,使自己成为一个好人的功法,要求修炼的人对困难的事情作出正确的选择,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更有善心、更真实、更能容忍……。”

记者问:“你回到悉尼有什么感觉?”
大卫:“感到很美好。父母对我都很支持。在去北京的前一天,妹妹出于担心我的安危,想阻止我去北京。但妈妈说:‘不要阻止他,他有自己的选择,要尊重他的选择。’父母和妹妹都知道我是对的,中国(江泽民)政府做的是错的。还有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去机场接我,我们是个温暖的大家庭……。”

记者问:“你为什么对法轮功感觉这么强?”
大卫:“因为法轮功是个很好的功法,我心里只有一念,法轮大法好……。一个中国女警员对我讲:‘法轮功在中国很流行,政府失去了对法轮功的控制。’这说明中国的有些人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但他们还是符合(江泽民)政府欺骗宣传去做。中国(江泽民)政府在歪曲事实、践踏真相,他们应该对此承担责任。”

记者会当天晚上,澳洲许多主要电视台均对此作了客观、正面的报导。报导中均全部播出了天安门广场中国警察抓捕、殴打法轮功学员的镜头。ABC、2UE、2SM广播电台亦对此作了澳洲新闻节目广播。澳洲有线电视台SKY TV自3月8日开始,便在黄金节目时间,每1小时就对澳西人法轮功学员天安门和平请愿,遭中国警察抓捕、殴打之事以热点新闻反复播出。《悉尼晨锋报》、《电讯报》、《澳洲人报》等各大报纸均已对此事作了正面报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