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去执著 化险为夷


【明慧网2002年3月11日】我的修炼平平凡凡,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但我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尽力去做,最近一个时期的亲身经历让我对师父和大法越发坚信。

近一个时期,我们这个地区的邪恶之徒疯狂抓捕大法弟子进行强行洗脑,他们来抓我三次,我都化险为夷。

我在一个工厂干活,他们第一次来抓我正是中午吃饭时间,那时我还没回家,我身边的一位同事因身体不舒服实在撑不住了提前走了,她去卫生室买药回来的路上刚好看到邪恶之徒开着车在我家门口停住,几个人在门口转悠,她急忙跑到厂里告诉我不要回家,他们来抓我。在她和另一邻居的掩护下,我直接去了一位同修家里住了一宿。(我这位同事下午回到厂后身体全好了,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第二天我去了亲戚家。有一天我正在看明慧资料,看着看着我突然明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意思,以前我对这句话不太理解,现在心里豁然开朗,我有师父、有大法、怕什么,第二天我就回到了家里。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我们正在干活,厂里突然停电,老板的儿子去大队办公室看看为什么停电,他看到政府的车停在大队院内,回来的路上看到有人在我家门口转悠,他知道又是来抓我的,立即告诉了我。还没等我离开,他们开车到了厂门外,同事们赶紧让我坐到一个看不到的角落,我坐在那里不断地发正念。其中一人进门就翻帐本,说要找两个人,会计没能拦住。他找到了另一个同修的名字,这几天正好她没来,只有她的名字没有她的帐,当时她又不在家,但他却没找到我的名字。厂里的人告诉他们我不在这儿干,他们不信又要进屋找人。这时屋里的人呼啦一下往外涌,抬货的、验货的,秩序很乱,挤得他们没法进,只能站在门口往里看,确实找不到,老板的儿子又告诉他们:南边还有一个厂子,你们去那儿找找吧。他们开车走后我离开了,这时也来电了,厂里的秩序又好起来了,我感激师父,感激所有帮助我的人。

在外边住了几天我又回到了家里,这次我的怕心上来了,怕被他们抓去,不敢公开上街,有一天在家里给婆婆念明慧资料(婆婆也是修炼人,但不识字),然后又谈起对师父讲的一些法的理解,说着说着,我大脑里忽然闪出了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的被绑在床上的那个人是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的。“我们做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转法轮》)我回想起来自己这几个月的状态:自从我丈夫几个月前的一天晚上被他们抓去劳教后,又听说一些已经走向邪悟的人多次出卖了我,所以一直很担心自己也被抓去,整天提心吊胆,特别是到了晚上,一听到汽车的声音(因我家住在公路附近),我都出去看一看是什么车,是朝哪个方向开的。我现在的环境不正是自己造成的吗?我如果没有这个怕心,哪来这些叫我怕的因素呢?我怕被他们抓去,不也承认了邪恶的存在吗?我心中的每一念都应该是正的。明白了这些理,我心里踏实了,又公开露面了。

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传来了,我骑车去一位同修家拿经文,我们谈了一会儿,我起身要走,这位同修再三挽留让我再坐会儿,我们再谈谈,就这样我几次要走又被她几次留下,快到中午时我才骑车往家走。回家两天后,邻居才告诉我,就在前天上午警察又来找我了,见我门锁着他们走了,我听到后,这次心里没有怕,只有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更增加了我坚修大法的信心。邪恶势力安排得再巧妙,也恰恰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只有我自己有漏的时候,邪恶的安排才能得逞。现在我清醒地意识到:即使我有漏,邪恶势力也没有资格来考验我,因为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修的是宇宙中最正的法,师父说:“谁动谁是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以上是我个人在现有层次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下面是另一位同修的故事:

这是一位男同修,邪恶之徒第一次来抓我时,也同时去抓他,可是邪恶之徒到他家一看门锁上了,人不在家,没抓到。下午别人见到他时问他中午去哪儿了,劝他赶快躲躲吧,他只是笑笑,没说什么。以后邪恶之徒再也没找过他。后来这位同修告诉我说:他那天哪儿也没去,正在家里看书,门根本就没上锁,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保护。

这位同修学法、炼功、发正念天天不间断,有大法的工作他都积极参加,我想可能是他带的场非常非常的正,邪恶根本就进不到他那个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