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2年3月12日】我在大街上发资料贴标语时,由于发正念不够,有显示心理,心态不太稳定,被恶警发现,强行带走。当时我就想到不能配合邪恶,一直在发正念、讲真相

从派出所到看守所共15天,我一直坚持绝食,以生命维护大法,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在邪恶的迫害下,我真正地体会到师父所说:“当一个修炼人在一个没有邪恶场的环境中谈能放下生死,就象在我们今天这样正的场中你谈放下生死,说起来非常轻松,因为没有任何压力。如果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布满了邪恶因素的环境里面,你再去证实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每次面对邪恶的迫害都是一次能否放下生死之念的考验,能否正念过关都存在修上来或掉下去的问题。

由于我拒绝恶警的命令指使,被他们打得脸和鼻子都变了形。1月19日被第一次强行灌食,几个犯人把我按住,把胶皮管从鼻子里强行插进去,我没有感觉特别疼痛难受,我知道实质的东西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感激的泪水不觉流下来。

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隔一天给我们强行灌食一次。有一个坚强的大法弟子绝食40天,由于拒绝灌食被折磨得光吐血。我出来的前一天,从小号转来一个大法弟子不报姓名、不配合邪恶,就被里面的恶警坏人想着法的迫害折磨。他们伪善地说:报了姓名就叫你走。里边有个姓贾的大夫,说:不吃就给他们灌,一天灌三次。恶警甚至不让我们闭眼,闭眼就说我们炼功,毒打我们。看守所里的恶警还指使犯人打我们,晚上看着我们。在看守所我一直采取绝食抗拒迫害,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后来休克,没有血压,心脏似乎也不跳了,他们害怕承担责任,怕我死在那里,就把我放了出来。

面对这些被恶毒的谎言所蒙蔽的人(包括迫害我们的警察在内),我更加感到讲清真相的紧迫。在看守所我们利用一切环境、时间讲清真相,讲“真善忍”,使里边的犯人知道了法轮大法,知道了大法弟子是怎么回事,有的犯人还向我们请教,要书学法。我很高兴,这都是师父对世人的慈悲。

今后我要更加精进,走好正法进程中的每一步,真正走出人来。用师父的“见真性”作为鼓舞我们的力量:“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

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