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面邪恶 花季少女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3月12日】98年5月我才有幸得法,常常有种相识恨晚的感觉。在大法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时,我悟到我们应该站出来维护大法而不是躲起来明哲保身。在99年12月因上访,我们全家被关进了拘留所里。一开始抓进去时心里有些怕,但是后来慢慢就不怕了。七、八个警察审我一人,我始终不给予配合。他们骂师父骂大法时,我理直气壮的与他们辩解争论起来,声音震动了整个公安局的楼层。最后做笔录时,他们问我:你以后还炼不炼了?我将自己平日写的四句话说给了他们:“生命不息,修炼不止,此生不修,更待何时?”在拘留所,管教们都说我爸爸妈妈让我也跟着炼功结果才16岁就关这里来了。我对他们说:爸爸妈妈教我炼功没有错,我修大法也没有错,是你们不敢要我说真相才把我关在这里的,错的是你们。3天后在我没有写任何保证之类的情况下,我被释放了。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因为从前被他们管着我没上成高中,刚刚初中毕业,放我时,他们主动给我联系了学校,并亲自开车送我上学,而且还拿出了1000元助学金给我。我心里明白,这是伟大的师父安排的这一切。高中期间,我向身边的每一个人讲真相洪法,转变了不少人对法轮功的误解。有一次,学校打算要开一个报告会“批判”大法。一位同学提前告诉了我,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他告诉我,学校正准备让我做一场报告,大家都对我说:“你违心地写一个吧,然后在心里告诉你师父,你是被逼的。再说了,你才17岁,你师父也会念着你年纪小,就不会怪罪于你了。”我反复的想了很久,我明白,一旦我不做这个“报告”,也许会被开除,引来很多麻烦,但是我也清楚大法弟子应该洪扬大法,而不是违心地破坏大法,最后我暗下决心:“如果开会那天是‘揭批’大法,我就应该站出来维护大法讲清真相,不能让任何邪恶逞凶作恶。”结果到了开会的那一天,由于学校临时有变,报告会也就取消了。

在学校,从校长到老师都谈论我的事情,甚至给我造谣说,我冬天里光着脚在雪地里站着。我知道后,就决定去找校长说明情况,结果总也找不到他,后来我和每个任课老师都讲这件事告诉他们这是造谣生事,老师们也渐渐的明白过来了。

在学校我从不放松自己,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都时刻的注视着我的行为和表现。我也给大家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因为散发真相材料,2001年7月11我和妈妈被捕,爸爸离家出走。那时已经高考结束了,同学们都放假回家了。但一听说我入狱的消息,同学们先后三次到公安局要人,政府不予理睬,他们又几次往公安局打电话,要求放人。在狱中我不做任何配合邪恶的事,用他们的话来说,我是最难‘转化’的一个,软硬不吃。7月中旬,看守所组织我们5名被关的大法弟子看焦点访谈,并扬言要每人交一份‘揭批材料’就可以出去。其他三位同修都仔细的看着电视,只有我和妈妈连瞅都不瞅。回去后和我在一起的两个学员问我怎么不看啊,要是让写‘揭批材料’怎么办?我对她们说:“明知道是假的,为什么要去看呢?看电视媒体造出来的假象的同时是不是我们也在主动接受呢?至于写‘揭批材料’,我要是想写就不会被关到这里来了。”她们听后感慨很深,也悟到了自己不该听从邪恶的指挥,随它们摆布。后来她们在被提审时声明曾经写过的一切“保证、悔过”之类的全部作废。

在看守所里经常有政府、检察院的人来看我,他们都想看看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如此坚定信仰;公安局也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连个18岁的女孩还都摆弄不了呢?后来半个月之后,我和妈妈被无罪释放。

9月18日,我如期的来到所在院校上学,父母也逃离虎口,远离家乡,但我们的正念始终没有动摇,并且利用一切时机向世人讲清真相。我经常向身边的人讲大法的真相,更以自己的行动做给同学们看,大家都承认我是一个好人。11月份学校要搞一个“批判”大法的征文活动,告诉必须每人交一份。经过仔细衡量之后我对同学说:“我已经将真相告诉了你们,你们也明白电视在造假,那么你们还能写的出来吗?”并且心中做好打算,如果学校强迫我的话,我就以一名大法弟子的亲身经历写一份正面材料交上去。也许这将面临被开除,或被遣送回去,但是一个真修者为了正法是可以舍掉一切的。有多少同修为了正法失去生命,而我这么点付出算的了什么呢?结果在我的带动下,全班没有一个同学写的。学校也没有追查此事。

12月20日学院的领导和老师们暗中找同学调查我,问我有没有什么言论,有没有看什么书籍,有没有不轨的行为。同学一致声称“没有”,还对学校说:“总调查她做什么?人家还想好好安心学习呢。”事后,我问同学怎么会敢出来保护我呢?不怕牵连吗?他们却说:究竟谁善谁恶我们还看不出来吗?难道眼看着他们来迫害你吗?我听后笑了,因为我看到了他们已不再被邪恶的“一言堂”所迷惑,掩盖本性的那层面纱已经被揭了下来。我更因为他们找到了自己、找到了未来而高兴。

如今,我更加明白了学法、讲真相、发正念的重要性,每天除了努力学习以自己的行为向同学证实法之外,也利用课余时间、睡眠时间学法、发正念,虽然每天忙的不可开交,时间很紧,但我牢牢的记住师父的话“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在正法这条路上和别人相比,我做的还远远不够,应该更加努力的做好一切,更加成熟自己,成为大法中当之无愧的正法弟子!

**************************************

下面是我写给公安干警的劝善信:

请唤回你们的良知吧,停止迫害

我一度熟悉的公安干警们:

此时此刻,你们或许陪着妻儿谈天说地,欢聚一堂。或许一家人端坐在电视机前悠闲地喝着茶水看着节目。但你们可曾想过那个一度被你们迫害得出走的家庭,亲人难以团聚,失去了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艰难的生活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然而你们呢?丝毫不肯放过,仍然四处追查,亲属所有的电话都被监控,甚至你们还要上网通缉。我真的想问:我们何罪之有?你们的良知何在啊。人活在谎言和欺骗中,被假象所迷,从而使原本善良的本性渐渐的丧失,甚至走向邪恶。大法弟子为求真理,为了救度世人,为了唤醒人先天的本性,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而你们呢?为了私利,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宁愿出卖良心,冒天下之大不韪,与无私无我、大义凛然的大法弟子相比是何等的渺小啊。

我无意去指责谁,我也没有因为全家被你们迫害而怨恨嫉恨你们,因为我深深的知道,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大法弟子无怨无恨,相反,我同情你们可怜你们,无知和愚昧将会把你们推向历史淘汰的边缘。人啊,醒醒吧,我们之所以忍受着今天的痛苦是为了救度众生,哪怕用生命换回众生美好的未来我们也在所不辞啊。

一直以来,我真的想和那些迫害于我全家的公安干警们倾诉一个修炼者的心声和辛酸。

99年12月,我们全家为了让政府了解真相,在一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上签字,因此触怒了你们,连夜抄家,非法逮捕。诱骗、欺诈、凶残,并没有使我一个16岁的中学生吓倒时,你们异常生气,喊道:“你不想回家了吗?”我当时含着眼泪发自肺腑地说:“想。”其实只有同修才能明白我话中的含义,大法弟子,有哪个不想早日回到那个久违的家啊,正因为我要回到离别已久的属于我的地方,所以才对大法的正信坚不可摧、不可动摇。世间的名利对于我们来讲算得了什么?牛毛不如。最后无奈,你们只好将我释放并恐吓我下次别再落到你们的手上。

2000年一年之间,我家成了你们的重点,说去就去,却声称是所谓的“关心”,我在想,这就是人民的警察吗?去年7月11日,我高考刚结束,你们又气势汹汹的包围了我的家,没有出示任何证明,非法抄家,并将我强行带走。妈妈也被你们在单位抓起来了。爸爸离家出走,音信全无,一个昨日还是欢声笑语的家庭就这样被你们害的家破人失散。在监狱里,我不能和妈妈见面,你们原本打算从孩子下手,查出我爸爸的下落以及真相材料的来源。几次提审中我都不予配合,没有说出一个字,你们暴露出凶狠的一面,将我铐在了冰冷的暖气上,扔下我就走了。在监狱的日子里,我一连几天发高烧,呕吐,吃不下饭,而你们非但没有起任何怜悯之心,反而趁我烧的正严重时,从我这打缺口。万没想到,我再次令你们失望,你们咬牙切齿地说:“怎么不再烧得严重些,再关你20年!” 我以一个大法弟子的身份正言道:“关吧,20年后我才38岁,出来之后,我还要修大法!”于是,我背起了师父的《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你们气急败坏的最后将我的高考分撤消了70多分,失去了原本上好院校的机会。今天我如期的毅然踏进了大学的校门,学校也曾给我施加压力,想让我放弃修炼,但是,我一个修炼者,看到了宇宙的真理,对大法永远不会放弃,做个好人何过之有?两次三番你们来到学校妄图从我这里得到我父母的下落,但是你们想不到的是,16岁时我就宁愿以身正法,如今三年后的我走得会更成熟,以我坚定的正念走好在大法中的每一步。

我真心劝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们:收回你们的谎言和害人伎俩吧,悬崖勒马,清醒自己的头脑看清真相,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生命的永远,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大法弟子是好人,是高尚的人,是为了真理能付出一切的人,我们发自内心的要对世人说: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大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9/2001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