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盘锦市劳动教养院迫害女大法弟子部分事实录

【明慧网2002年3月12日】天下乌鸦一般黑,蝎子蜈蚣一样毒。在江氏邪恶集团的唆使和操纵下,全国大大小小的劳动教养院就像一座座人间炼狱。那里的恶警们,在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中,都充份地暴露出了它们穷凶极恶的流氓本性和欺善媚恶的丑陋,上演了一幕幕人间惨剧。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就是其中的一个。这里的恶警们采用种种卑劣手段,长期迫害大法弟子,其罪行累累,天愤地怒,神谴人斥。

一、其施用的酷刑累述如下:

1、精神迫害

(1)背雷锋日记
(2)利用叛徒进行轮番洗脑
(3)逼迫唱污蔑大法、羞辱大法弟子的邪恶歌曲
(4)播放魔性音乐
(5)逼迫集体签名污蔑大法师父和大法

2、肉体迫害

(1)用电棍电
(2)不让睡觉或少睡
(3)长期禁闭在无光的黑屋里
(4)吃饭时给少量食品
(5)用粗大的胶皮棒打
(6)戴手铐
(7)蹲着走
(8)蹶着
(9)单脚立
(10)单脚飞
(11)蹲马步桩
(12)用手掐
(13)悬吊
(14)跪着
(15)蹲着不让上厕所
(16)不让洗脸、洗澡
(17)“跳舞”

二、迫害实例举证

现将恶警们残害善良的女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以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

1、精神迫害

这里,恶警们逼迫每一个在它们的暴力下违心地放弃了修炼的人每周写一次“思想汇报”。有不合心意,就会遭恶首羿秀艳的污辱、谩骂。同时,恶警还逼迫她们每天写一遍辱骂大法师父的“三句话”。再以后,就在每周的思想汇报末尾写上污辱大法师父的“三句话”,不写就不算过关。

在这里,恶警们把20多名坚修大法的女大法弟子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里,用各种洗脑的方式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迫害。

这些恶徒们逼迫大法弟子背所谓的“雷锋日记”,连标点符号都不允许错一个。如背不下来或背错一个字、一个标点,就罚你蹲着背,蹶着背。与此同时,这些恶徒们还不断地翻新花样,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女恶徒把《雷锋日记》书放在大法弟子的后背上,然后让大法弟子蹶着背。如果书掉到地上,就用棒子打手。

邪恶之徒院长张守江为了显示自己,达到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目的,自编自谱了一首污蔑大法、羞辱大法弟子的“歌曲”,并逼迫人人都唱。还逼迫女大法弟子跳魔性极大的舞,以此来毁灭大法弟子的意志。

2、利用叛徒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邪恶之徒为了摧毁大法坚修弟子的意志,每天利用多个叛徒将大法弟子围住,轮番洗脑、污辱,有哭的,有骂的,有打的,有跪着哀求的,除了吃饭之外,一天十几个小时,不让大法弟子有空闲时间,对大法弟子实行疲劳战术,妄图以此来达到其让大法弟子背叛师父、违逆大法的目的。但这些邪能歪术,在坚修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下均宣告失败。

3、黑暗的2001年5月25日─5月30日

2001年5月25日─5月30日是辽宁省盘锦市劳动教养院的一段极其黑暗的日子。2001年5月25日这一天,邪恶之徒们开始了对大法弟子更加残酷的肉体和精神迫害。

这一天,在邪恶之首──院长张守江的带领下,恶警们开始用野蛮、暴力、流氓的方式对大法弟子进行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集中残酷的肉体和精神迫害。它们把大法弟子每二到三个人一组关押在一个屋子里,窗户用报纸糊上,不见阳光,让大法弟子在地上蹲着走,单脚立,单脚飞,蹲马步桩等,不服从就打,再不服从者就戴上手铐。而且还把大法弟子单独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小屋里禁闭,白天黑夜蹲着,更甚者,不让睡觉,有时只让睡2─3个小时。

恶徒们还公然声称:上级有文件,打死算白打。恶首刘静(音)使出吃奶劲打每个女大法弟子两个嘴巴子。然后在当日半夜,恶警们把大法弟子一个一个拉到楼下禁闭室里,用电棍电脑袋、电脖子。邪恶猖狂至极,竟用电棍电一个大法弟子的嘴。用胶皮棒打大法弟子,主要是打屁股。有十多人屁股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一块好地方,有的被打得脸和眼睛都肿起来了,严重者,有的被打得走不了路。

4、大法弟子苏莹受到的迫害

大法弟子苏莹,在当天半夜被拉到一个黑屋子里,四名恶警将她身上穿的裤子扒下,最后只剩一个裤头,逼迫她趴在地上进行毒打。当时,因该女大法弟子来例假,否则恶徒就会强行扒光衣服,连裤头都不会留下。

一个叫蔡丽的女恶警咆哮着“咱们每人打3大棒子”,说完举棒就打。打完后,把苏莹揪起来恶狠狠地狂叫着“你是跟你师父走还是跟XX党走?”苏莹坚定而又响亮地回答说“我坚决跟我的师父走!”话音刚落,恶徒们就又将其按倒在地,再次暴打。就这样,打完了问,问完了打,反来复去地折磨着,最后觉得还不够劲,仍未发泄完私愤,4名女恶警又用手掐苏莹的大腿内侧,边掐还边发出象魔鬼般的尖笑声。当时这些女恶警的状态,那真像鬼附体似的,哪有一个女人的温柔、贤慧的样子啊!让人看了都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这些女恶警们一直把苏莹折磨得昏死过去。一见这种情形,恶徒们害怕了,赶紧找来救护车,连夜把苏莹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第二天负责迫害男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们,为了掩盖同伙的恶行劣迹,不打自招地谎称:昨天晚上,有一名女大法弟子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

医生来检查时,一看苏莹浑身都是伤,大腿内侧被掐得不像样了,屁股被打得变成了青紫色,肿得很高,就问站在跟前的女恶警: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教养院在场的几个邪恶队长作恶心亏,哑口无言。后来,医生与女恶首大队长羿秀艳及副大队长刘静(音)等人商量后,决定做手术,首先取出臀部中的淤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恶警把要做手术的事与苏莹一说,苏莹说:如果要做手术,得通知我家人来。在场的邪恶队长们怕它们的恶行被苏莹家人知道,最后还是在没有通知家人到场的情况下,做了手术。手术中,从整个臀部取出了2滴流瓶淤血。苏莹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才回到教养院。回去后,继续受到迫害。

恶徒们怕其他大法弟子知道此事,就把她单独关在与大法弟子李淑娟相邻的一个屋子里,并大声播放魔性大发的迪斯科音乐,震得大法弟子李淑娟和苏莹头昏脑胀,其罪恶目的就是让她们放弃对宇宙大法“真、善、忍”的坚定正念。

当时,大法弟子李淑娟因坚修大法不动摇,正被邪恶关禁闭,左手高吊在窗户上,另一支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屁股蹶着,受到长期的折磨。

5、大法弟子武冒玲受到的迫害

另有一位大法弟子武冒玲被恶警带到禁闭室里,几个男刑事犯人在恶首──教养院副院长周XX(具体名不详)的指使下,对该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恶徒们把武冒玲戴上手铐并吊起来,几个男犯人就开始大打出手。而邪恶的周副院长却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冷酷无情地看着打。

6、大法弟子李淑娟、吕淑萱受到的迫害

还有两名坚强的大法弟子李淑娟、吕淑萱,因为不配合邪恶而多次被关禁闭。她们两只胳膊被吊在左右侧上方,只有脚尖刚好点地,整整吊了数小时。

这些恶徒们为了让大法弟子离开大法,就逼迫大法弟子背“雷锋日记”,大法弟子李淑娟、吕淑萱等坚决抵制,这一坚定之举招致了恶徒们的疯狂迫害。

其中大法弟子李淑娟从5月23日起被关禁闭,六天六夜不让睡觉,腿肚子和脚肿得都透明放光,以致于后来腿肚子都裂开了许多狭长条的口子。

吕淑萱的脚肿得不能穿鞋,只好把鞋前端剪开。真是邪恶至极呀!大法弟子李淑娟、吕淑萱坚决不配合邪恶让唱所谓的“歌曲”这一卑鄙作法。

从5月13日起,她们分别长期被关在洗脑教室旁边一个终日不见阳光的狭小的黑屋子里,吃喝拉撒睡全在屋内。里边只有一张单人床,不给被褥,半夜12点以后才让在床板上睡2─3个小时。每天用小菜碟送饭,只给一点点饭,或给一小片薄薄的方糕。共关了17天。其他大法弟子见此情景都流下了痛心的眼泪,伤心地吃不下去饭。

有一次,大法弟子吕淑萱因所写的思想汇报不合邪恶之徒的要求,被拽到洗脑教室后面的小厨房里,戴上手铐蹲着。大法弟子吕淑萱为了抵制邪恶迫害,在屋内高呼“法轮大法好!”在场的大法修炼者听后倍受振奋。邪恶之徒闻声丧胆,心慌意乱。恶首羿秀艳开始打吕淑萱的嘴巴子。到了晚上,还不解恨,就把大法弟子吕淑萱用手铐铐在恶警们睡觉的屋子里,恶警们呼呼大睡,却让大法弟子吕淑萱戴着手铐子一宿不合眼地蹲着。

吕淑萱因多次被反戴手铐毒打,用电棍电,造成现在手臂肌肉萎缩,手连羹匙都拿不住。当家人一来探视时,大法弟子吕淑萱向家人当场揭露了邪恶的迫害。为了掩盖罪恶,恶徒们不许家人再看望,直到现在还不让家人去探视。

在罪恶昭彰的盘锦市劳动教养院,还有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了歹徒们的非人折磨,关在这里的每位大法弟子都有一本血泪帐。盘锦市劳动教养院恶徒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恶行述不尽,说不完,真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在这里,我们正告这些恶徒们:为了自己的未来,快快放下手中的刑具吧!否则,天理昭昭,报应无穷。大法弟子的善良、慈悲之举,是为了唤醒你们那沉睡的良知、迷失的本性。快快醒过来吧,回头才是岸哪!否则,前景极其可怕啊!


附:犯罪恶人榜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院长:张守江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副院长:周XX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大队长:羿秀艳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副大队长:刘静(音)
盘锦市劳动教养院女恶警:蔡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3/20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