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的酷刑折磨和对外欺骗

【明慧网2002年3月12日】2000年6月,我因到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抓,并遭到多次毒打,之后警察又把我强行送往马三家教养院。刚到教养院,队长黄海燕就安排叛徒对我进行洗脑,并威胁我说 “限你三天内必须放弃修炼,否则就‘棒喝’,给你好好消消业。”我拒绝接受叛徒们的邪悟。7月31日晚5点半,队长黄海燕指使杨建红(刑事犯人,沈阳人)毒打我,用手狠狠地揪我的头发,手打疼了,就用鞋底打,又怕鞋底打坏了,就用螺丝刀打,边打边告诉我说:“我是替黄队长打的。”一直打到晚上10点半,她打累了又体罚我。五个小时的毒打,使我浑身伤痕累累,皮肤成黑紫色,第二天开始便血。

第二天做早操时,我高喊:“他们打得我遍体鳞伤,我们学大法的都是好人,是它们执法犯法。”还没等我说完,恶警们就扑过来捂住我的嘴,连拉带扯把我弄到楼上。遇见了劳教所所长苏境,她恶意地说:“谁打你了?谁看见打你了?”并罚我在走廊站着。

在这里,恶警们对大法弟子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如:欺骗、开批斗会、威胁、恐吓、栽赃陷害、诽谤造谣、不允许亲人接见、体罚、超期关押、禁闭、昼夜不让睡觉、酷刑等,企图摧残大法弟子的意志,以使他们放弃修炼。

大法弟子林萍由于坚修大法被队长邱萍与叛徒们体罚(蹲马步),导致一个大脚趾没有知觉,而且还被恶警邱萍用电棍电了三个多小时,皮肤已焦糊。

大法弟子李艳君被队长张秀荣和叛徒体罚三天三宿,经常被毒打,用电棍电,使其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大法弟子葛春玲,从2000年7月开始被队长张秀荣、四防杨建红与叛徒们连续折磨二十几天,如:24小时蹲马步,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等,2001年5月在“严管班”,恶警XX与叛徒们长时间不允许她上厕所,导致全身浮肿、心率减缓(48次/分)、四肢无力,但仍然强迫她超负荷劳动。

有位大法弟子(不知姓名)长期被酷刑折磨,双脚已溃烂,只能扶墙一点一点挪步。就是这样,恶警们也不放过,并残忍地用电棍电她脚上的烂肉。

此类例子不胜枚举,这种卑劣的手段已经成为女二所干警的主要“工作”方法之一。

女二所对外封锁一切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消息,制造种种假相,企图用欺世的谎言蒙蔽世人。来往书信均要经过队长的严格审阅,并剥夺大法弟子的申诉权、接见权,以防它们的丑恶伎俩被泄漏。

2001年3月16日,香港记者要来采访,所长与恶警们一面封锁消息,一面安排我们去少管所“看电影”,其实是又一次将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支走,以便无人向前来参观、检查的官员和记者揭穿他们见不得人的丑事,而且还可以谎报所谓的“转化率”。上午8点多,他们将四、五百人送到少管所,并强迫我们跑步,做游戏,一直折腾到中午也没看见电影。下午终于放映电影了,可银幕上模糊一片,根本看不清,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电影。队长们有的睡着了,有的打手机请示所长什么时候回去。直到下午5点多钟,才结束了这场弄虚作假的闹剧。

为迎接2001年5月22日外国记者团参观采访,他们在4月份将十几名大法弟子转走,并对我们宣称:再不放弃修炼就定为“反革命分子”,终生监禁或判死刑。现在送走的是第一批,再不放弃修炼,下一批就是你们了。同时,命令各分队不惜利用各种手段,加大迫害力度。我在电影中看过过去国民党的渣滓洞,可那与女二所这个人间地狱相比逊色多了。

2001年5月8日,他们突然通知一部分大法弟子收拾东西,马上转走,说是送到大北监狱,实际上是送到“严管班”藏起来了。每天24小时不许下楼,16小时超负荷劳动或坐板凳,大法弟子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和难耐的寂寞。

以上只是我在马三家女二所被非法教养期间的亲身经历及亲眼所见中的一点点,也只是我所接触到的发生在中国局部地区邪恶的一个小小侧面,如果不是身处魔窟,我永远也无法想象世上竟有如此黑暗、残暴、用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可怕的地方。但是如此的女二所却得到了江泽民集团的嘉奖。我写出来的目的是为了唤醒被邪恶之徒搞出来的这套灭绝人性的卑鄙伎俩所蒙蔽的世人,并揭穿他们的欺世谎言。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1/20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