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公民戴志珍谴责江氏残酷迫害 天安门归来西人弟子吁制止虐杀


【明慧网2002年3月13日】2002年3月11日(星期一)中午12时,部分从悉尼、墨尔本等地赶来的大法弟子,和当地弟子以及长期在中使馆前请愿的大法弟子,在堪培拉中使馆门前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到会的有澳洲ABC电视台、SBS(民族台)电视台、7号、9号和10号电视台、自由亚洲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

上午11时,大法弟子戴志珍从澳洲外交部领取了从中国运回的她的丈夫、大法弟子陈承勇的骨灰盒,并在记者会上发言。她首先向澳洲政府,有关官员和朋友们,对她本人及她家庭的同情、关切和帮助,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中国有句俗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然而,小戴的先生、大法弟子陈承勇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多次去北京上访,后被逼离家出走,流离失所。长达半年,她和1岁的孩子不仅从来就没有与孩子的父亲见过面,而且这无助的母女俩整天生活在恐惧与焦虑之中。然而,当去年7月份,从明慧网的报导中得知孩子父亲的死讯后,长达8个月之久,连他的骨灰盒也见不到,也不能回去取(中国大使馆不发给戴志珍入境签证,戴为澳洲公民)。

小戴泪流满目,抱着不满2岁的孩子,悲痛地诉说着:“我是从明慧网上才得知我先生的死讯的,那则消息说:‘近日传出陈承勇已死于一荒郊野外的小茅棚内,其姐姐认尸时发现尸体已开始变质、变味,估计已死去一段时间才通知家人……’我的丈夫陈承勇被谋杀,丈夫的姐姐(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因去认尸被抓进洗脑班,并被判劳教2年,我公公承受不住打击死于心脏病;我的兄弟也受到警告,如果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会面临失业和失去房子的威胁。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使我的家庭在三个月之内支离破碎。”

“在中国,还有成千上万的家庭,像我这样的家庭悲剧仍在继续发生着。与他们相比,我还是幸运的,作为澳洲公民,我能自由信仰真、善、忍,在遭受8个月煎熬的今天,在澳洲政府和人民的同情和帮助下,我能取回我先生的骨灰盒。我恳请澳洲政府和人民继续帮助、紧急救援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帮助制止中国的国家恐怖主义的迫害和虐杀。”

刚从天安门归来的西人弟子,奥运会银牌得主简.贝克(Jan Becker)说:“首先感谢澳洲政府为我们的安全返回所作的努力。为了让世界各国政府、人民及媒体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真相,我们9个(现为11个)大法修炼者最近去了天安门广场。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我有机会表达我对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支持,让人们知道世界上53个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能自由炼功,并向人们讲中国发生的迫害真相。中国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必须结束。我们没有机会和中国的江泽民直接对话,但我们的政府、世界各国的政府领导人是有机会的。世界各国政府必须联合起来,共同谴责中国的人权问题。”

“最近,长春大法弟子通过电视网络,将‘天安门自焚真相’及中国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真相,展现给大陆中国逾百万电视观众后,江泽民非法下令“杀无赦”,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需要我们的全力支持,需要澳洲政府的支持和帮助,让我们为结束这场残酷的迫害,共同呼吁,以帮助作出改变。”

澳洲法轮大法发言人汤尼戴发言中说:“在中国,陈承勇先生和数十万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酷刑迫害,仅仅是因为他们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他们并没有违背任何法律。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集会自由,以及上访的权利。相反,江泽民在1999年7月密令镇压法轮功,是对中国宪法的践踏。江泽民和他的‘610办公室’长期以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就地火化;经济上封锁,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灭绝人性的迫害,从来就没有得到中国法律的承认,然而,江泽民和他的‘610办公室’从来就没有对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酷刑、性虐待和精神折磨等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就在过去的一周,江泽民非法下令‘杀无赦’,中国很多省份的城市都有对法轮功学员抓捕和判死刑、重刑的黑名单。在如此严峻的日子里,不知又有多少家庭会失去妻子和丈夫,又有多少孩子会失去父母!”

最近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的10位澳洲西人法轮功学员,呼吁中国政府应尊重中国的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他们指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既违背了中国的宪法、法律,又损害社会道德和破坏了社会的稳定。

当晚,澳洲ABC电视台、SBS民族电视台等媒体对记者会作了正面报导。次日晨8时,7号电视台在“晨间新闻”节目中,对大法弟子戴志珍进行了5分钟的专访直播报导。

******************************************

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在陈承勇遗孀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女士们,先生们,

非常感谢各位前来出席这个新闻发布会和纪念仪式。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不是为了庆祝,而是因为失去了一位丈夫,一位父亲,一位朋友,一位法轮功的同修而哀悼。

陈承勇先生本不应该英年早逝,因为他是一个完全健康,强壮,关爱,高尚并且正派的人。他是因为坚信“真、善、忍”──一个受几百万来自世上每一个角落的生命珍视的宇宙法理──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在全世界50多个国家享有自由,他为人类社会带来道德标准的提高和身体健康的改善,得到了世界各国的各级政府的肯定。

然而,在中国,陈承勇先生以及十几万法轮功学员哪怕在酷刑面前都拒绝放弃自己的信仰,他们为此而遭到折磨。他们没有触犯任何一条法律,因为中国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以及上访的权利。恰恰相反,侵犯中国宪法的是国家主席江泽民在1999年7月下达的镇压法轮功的密令。江泽民及其“610办公室”──一个邪恶的,专门设立来镇压法轮功学员的机构──下令执行所谓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政策。这一命令从未经人民代表大会投票表决,也未经通过成为立法。江泽民及其“610办公室”凌驾于法律之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虐杀、酷刑、性虐待及精神摧残却逍遥法外。

随着暴力镇压的不断升级,江泽民在上个星期发布了最新命令──“杀无赦”。紧接着,中国许多省、市拟订了对法轮功学员执行死刑的名单。我们无法想象,从今往后,又有多少的妻子和丈夫将失去他们的配偶,多少个孩子将失去他们的父母。

面对暴力和酷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向全世界展现了他们的大善大忍。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为他们知道不能以恶制恶。两年多来,全世界见证了成千上万中国和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捕、被拷打,甚至被谋杀的危险向中国政府呼吁。就在上周,九名澳大利亚法轮功修炼者走上了天安门,向中国的人民和他们的政府呼吁。他们勇敢无私的行为和自我牺牲是有责任感的公民的行为。在向北京政府呼吁时,他们遵守了中国的法律;在向江泽民政府指出对法轮功的迫害违反了中国宪法,有害于道德价值和社会稳定时,他们做到了真和善,因为他们知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受到法律制裁。他们希望能唤醒政府,从而使人们不要一错再错。我们坚信,他们的努力和牺牲是不会白白付出的。

在电子时代的今天,地球变得很小,因此,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就如同发生在我们的邻里周围。对中国法轮功修炼者的犯罪和暴力就是对这里的我们每一个人的侵犯,因为我们同是人类中的一员。当前,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剥夺了一切说话和上访的权利,为他们呼吁,舍我其谁?特此,我们向所有善良的澳大利亚人民及澳大利亚政府呼吁。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任何一处的不公正是对所有公正的威胁。”如果全世界的人们都站起来向这种愚蠢和邪恶的暴力说“不”,这个世界就不会再有虐杀或酷刑。我们坚信,这一天一定会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