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弟子长春南关法院正气凛然 不法警察当庭打人

【明慧网2002年3月13日】2002年3月6日,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又一次非法审判十三位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当日,虽然法院外面很多同修被抓(此事详见数日前明慧消息),但在里面十三位学员强大正念下,邪恶的审判再一次失败。十三位学员舍生忘死,以其浩然正气再次证实了大法。目前,他们急需大家的正念帮助。

*******************************************

法庭审讯情况:

3月6日晨8:00,南关区法院外沿路警察林立,如临大敌。被非法审判的大法学员家属每家只给了一张“旁听证”,只允许一人进去。而且进入时还要出示身份证,并且被扣留手机、传呼、还要被强行搜身方可入内。旁听的除大法弟子家属外,其余都是邪恶势力内部布置的人员。其中有610办公室及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整个过程根本就谈不上公开审判,更谈不上公正。

8:30左右开庭,所谓的审判长和公诉人“讯问”学员都做了哪些具体事情,学员讲是向世人讲清真相,为大法讨回清白;指出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是不成立的;并告诉法庭自己是在做一件最正的事,并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

接下来,公诉人陈述了公安部门提供的所谓“口供”及“证词”。其中所念的供词多个都是雷同的,甚至语气、用词都一样,明显有编造的痕迹。当审判长问大法弟子这些供词符不符合事实时,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说口供不符合事实。这些“口供”都是在公安刑讯逼供,当事人根本不知道纸上写的是什么内容的情况下,被强行逼迫签的字,是捏造出来的。其中杨光曾被强迫坐电椅及坐在打碎的啤酒瓶上受折磨,现在走路都需要人扶着;王君成被强迫坐电椅,现在身上还有伤。学员提出要求当场验伤,审判长却故意不予理睬。另外,王洪革两条肋骨被打折,脚部现在还肿着;杨峰当时头部被打得肿大,有当时被送去铁北时的照片为证。

在辩护阶段,大法弟子的慷慨陈词铿锵有力,一言一语透出对大法的坚如磐石及大法中修出的威严,句句在理,令人折服。然而当大法弟子陈述自己如何被刑讯逼供及陈述自己并没有触犯法律等事实时,审判长孙天琴却总是迫不及待地打断他们的讲话不让说完,甚至动辄无理地让学员退出法庭。

当有大法弟子被拖出去时,有弟子正气凛然地高呼口号,有力地震慑了邪恶,鼓舞了其他功友。恼羞成怒的邪恶警察竟当场拿着噼啪作响的电棍殴打学员,两学员被当场电伤手腕。

枉法的法庭假惺惺地继续审判,但其他学员一致要求:如果法庭上的学员不全,我们都拒绝回答问题。审判长这才不得已将被拖下去的学员叫回。

整个审判相当不公,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有学员提出要求退庭,却被警察拖出去当场将腿打伤,回来时被两人架着,半天才能艰难地挪动一步。法庭上学员坚决不配合邪恶,恶警竟在众目睽睽下多次对学员拳脚相加,整个法庭成了土匪私设刑罚的公堂,江氏恶奴的丑恶嘴脸在这次“审判”中再次暴露无遗!这些恶警在法庭上就如此嚣张,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大法弟子遭受的是何等的酷刑可想而知。就连被安排去旁听的人中,都有人说:从没见过这样的法庭,传出去太丢人了。

更令人气愤的是,坐在旁听席上的不明身份的人,竟可以直接指使法警强行制止正在陈述的大法弟子,完全凌驾于法庭之上。是谁在玩弄法律,台上台下是在演的一出什么戏,人们心里自明。

枉法的法庭不但对学员明显是在迫害,对家属也完全是土匪作风。大法弟子杨峰由于酷刑折磨和长期关押,身体虚弱得已不能站立答话。有法警欲将其强行拖起时,旁听席上他妻子见此情景只说了一句“站不起来非让站,你们也太残忍了。”就被几个恶警疯狂地拖出法庭。另有杨光的妻子只因说了一句话就被强行带出。更有甚者,家属的行动也受到严重限制,休庭时不让出去,去洗手间也有人跟随、监视,这样的法庭哪有半点人权?这种虚假审判不能还好人半点公道,倒是将这些恶徒的丑态来了一次大曝光。

审判持续到下午16:30左右。当审判长让大法弟子做最后的辩护时,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正气凛然地讲,我们无罪,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

自知理亏的审判长只好草草收场,宣告一审到此结束。

此次在法庭上正念正法的学员:杨光、刘哲、张春雨、王君成、王洪革、杨峰、张玉凤、白野、刘双、孙长德、吕岩、郑炜东、张淑芹(共十三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4/20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