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小时正法记

【明慧网2002年3月16日】春节前后,恶警猖狂抓捕大法弟子,我想越是这时越得主动震慑邪恶,才是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于是大年初二凌晨3点30分,我和儿子(大法弟子)一起去喷大法标语。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边发正念边喷很顺利,BP机报出原定回归时间已到,我执著要多喷点,不回去,接着喷。当来到一个小区花园,本来里边有保安昼夜值班,我却掉以轻心,没好好发正念便进去了。刚喷了两个字,一个保安人员从暗处窜出来,一边喊人,一边拽住我不放手,我和儿子向他洪法劝善,又无济于事,我忙推开儿子让他快走,一边扔掉随身携带的东西,做好两手准备。经过我十几分钟讲真相劝善,他只是答应不送我去派出所,但仍不放手,拽我到门卫室。不料门卫保安更邪恶,一听是宣传法轮功就大骂不止,望着他那么小年龄,执迷邪恶到如此地步,我不再说话,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半小时以后,他们硬是催来派出所的人将我带走。我在那一瞬间,返出了一阵怕心,心想:你真不合格呀!生死不过如此,怕什么?去掉它!不一会感到凉凉的物质从体内散去,“怕”心死去了。我坦然地上了车,恒心正法,正一切不正的,到哪里也不怕。

到了派出所,值班警长从被窝里伸出头,骂我一大早闹事。我告诉他:“大法弟子大过年走出来,年也不过,觉也不睡,不为钱财,不为私利,只为向世人讲大法好,只为救人,我们是好人,不是闹事。你们抓我们喷个标语的就大惊小怪,小题大做,我们也没杀打盗抢,是你们放着大案要案不抓,专抓修法轮大法的好人。”警长没话答对,就说让她到那个屋去,值班的过来要做个询问笔录。我早下决心:什么都不告诉他,绝不配合邪恶。所以除了多大年龄和哪年炼功之外,其他什么也不回答。同时静下心来,发出强大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不让他人的恶的一面抬头。想起明慧网前一段登出功友一篇“九九八十一天正法记”对我启发很大。

他见我不回答问题,就让我站起来,意思要给我点颜色。我站了起来一下又坐下了,因我原来一直坐着。他问我咋坐下了,我说:“我不应该冲你站着,是对你负责。”他问负责什么?我说:“你若是不善待我,你如果迫害大法弟子,日后罪大还不起,我不能让你造业,所以我不能冲你站着。而且你们警察要尊重我们大法弟子,因为我们是最优秀的好人,是世上最值得称颂的伟大的人。”他说:“谁自己说自己伟大?”我说:“只有大法弟子可以无愧称自己伟大,因为你们常人做事离不开名和利,而大法弟子为维护宇宙真理,为救度世人宁可舍去工作,舍去家庭,甚至舍去生命也在所不辞,难道当今社会上除了大法弟子还能有人这样无私无我吗?这种精神不值得你们敬佩吗?不令你们感动吗?在你们面前不可以称自己伟大吗?你要是做到我也说你伟大。你们却违心的听任江泽民摆布,不抓坏人专抓修真善忍的好人,良心上不受谴责吗?”值班警察哑口无言。

过一会儿他说:“你讲真、善、忍,还不敢告诉我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说:“不敢说和不想说是两个概念,请不要利用我们修真、善、忍来加害我们。我若告诉你们,你们不就是像以前那样抄家、株连亲友和使当地不得安宁吗?我不连累任何人。”他把和我的对话记录下来,让我签字。我一看全是“不告诉你”、“不回答”等,就签个“大法弟子”,他看了一眼重复着“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知是无奈还是敬佩。这样一个多小时的审讯问话倒过来成了我在责问他的良心,开导他的觉悟。

在我的正念控制下,他气也生不起来,怒也怒不起来,没办法只好把我带进小号,我又推门,又砸锁头,弄的叮当响。我说:“这是犯人呆的地方,大法弟子无罪,放我出去,我不呆在这里!”同时心里发出正念,坚决走出去,走到正法洪流中去,继续讲真相,救度世人,怎么能让邪恶关在这里呢?怎么出去呢?我拉锁头没开,从小窗户里探出头来也出不去。我不怀疑大法,也不认为自己没有能力。我悟到一是我不够标准,二是在这里还有要做的事没做完。

我想他们困了,先让他们睡一会儿吧。我静下来打一会儿坐,又发正念。一个警察往里看,说还炼功呢。我不做声,心里发出强大正念,铲除派出所里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决不允许邪恶迫害我,我必须得出去,按师父安排的路走,死也不配合邪恶。接下来,我向内找自己的漏出在哪里?为什么被抓住了?师父的话涌上心中:“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想洪扬大法,震慑邪恶,讲真相救度世人是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做对了,可是为什么被抓呢?是怕心吗?没抓之前没有怕心,而是做好了不想停止,回去认真学习法、发正念的安排被执著多做的心打乱了,而且明知那里邪恶比较严重还不认真发正念,草率去做,显然是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正念不强,被抓一刹那,没想到去定住邪恶,这是缺乏长期扎实修炼打下好的基础造成的。在心不稳时讲真相劝善威力不够,控制不了邪恶。总之做好时不注意修去欢喜心,出事后又出了怕心,说明修得不扎实,不成熟,所以被抓。目前,囚在这里怎么办?束手被擒就失去做大法工作的机会,不是单单个人被迫害的事,是大法工作失去一个成员,是大法的损失。我扪心自问:“你怕什么劳教吗?”“不怕!”“怕各种刑具残害?”“不怕!”“怕被邪恶‘洗脑’?”“不怕!它们一点也动摇不了自己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既然如此,你怕不怕死?”“怕死的不是大法弟子!”想到这里,我想:牢门只能关住人,关不住一心救度世人的大法弟子。我怎么能被关在这里呢?师父说过:“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突然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使劲把铁门弄出很大的响声,于是两个警察过来给我开了门,把我带到屋里。我平静下来,心想要珍惜这洪法机会。我站起来,面对几位警察,心生慈悲,眼中充满泪水,我要用真念去唤醒他们的良知,用慈悲真念开启他们心灵。我开始庄重地、坦然地、慈悲地向他们大声洪法。那声音一反我平时小声说话的常态,震得室内嗡嗡响,传到走廊,传到值班室,警长也来了。我从耶稣、释迦牟尼曾下世度人,都是以一个常人之躯出现在人间,可是他们是度人的神;引申到当今主佛下世亲自正法度人,给人留下一部上天的阶梯《转法轮》,万古难逢的好机缘只有一次。当今的世人都是为法而来,但在物欲横流的染缸中迷失了方向,被江泽民蒙骗,不但得不到大法,甚至助纣为虐,犯下大错,面临毁灭。大法弟子放下生死,顶着巨大压力走出来讲真相,揭露江泽民集团的邪恶,挽救世人,其中包括你、我、他。我们都是大法中的众生,我们生在中国都有机会得法,可是你们让大法擦肩而过。今天我们相识,尽管是以这种方式结缘,也绝不是偶然的,你们听我讲后能明白过来,我今天没白被抓一回……此时,我心全融在大法中,全在为他人之中,我说话顺理成章,象吟诗一样上口,滔滔不绝。我真诚的话语深深地感动、融化着他们的心。此时我感到法的庄严、慈悲的巨大威力,放下自我的宽容和力量无穷。在场的警察都掉转过头去,或低头不语。我还想着把我的话打到他们的主元神中去,我又说:“大法是宇宙真理,他造就宇宙不同层次的生命,你、我、他都是大法中的众生,你们相信吗?”突然一个声音大声传来:“我相信!”回头看去,一个慈眉善目的年轻面孔,我心中充满宽慰,又一个生命觉醒了,我又掉泪了。

接着他让其他人休息去,单独和我谈了好长时间。他问我很多问题,我都一一解答。我从国内大法形势,谈到国外;从平常的理谈到超常的理,从多方面打开他思想上的迷。我用亲身经历和亲眼看到的在大法修炼中的真人真事:如九天班下来之后,弯弯的腰直起来了;脑瘤要做手术的,瘤子没有了;癌症病人痊愈的;四吨载重车从身上压过安然无恙的等等事实证实大法的神奇威力。他入迷地听着,最后急切要学要炼。我们谈了很久才分手。

值班警察又一次来拽我进小号,我又一次以死抗争,他只好作罢。后来又来了三个警察看着我,我觉得该说的都说过了,下面就是想办法走出去了。这时外面传来打骂声,三个警察不约而同地到走廊上去看热闹,我想,师父为我安排走出去的机会了,我就从他们身后出来,堂堂正正的从门卫值班人员眼前走了出去。

从早上出来到从派出所走出来,正好九个小时。这九个小时是我走过的紧张的一段正法过程,从中我找到自己的不成熟之处,同时也是一次生死攸关的考验,在魔难中由于坚持了对大法的正信,坚定了正念,在讲清真相、铲除邪恶的正法过程中得到经验和教训,会使自己更加成熟。

我讲给同修,如能从中吸取教训,并受到启发,为我本愿。望共同促进,稳健地走好修炼的每一步。在认识上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30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