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女弟子:只因坚持信仰,我被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 【明慧网】

大陆女弟子:只因坚持信仰,我被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

【明慧网2002年3月18日】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没炼功前身体很不好,经常腰腿痛,还有慢性肠胃炎、内风湿,整天吃什么拉什么,医院不知去了多少次,中西药不知吃了多少也不见好转,病魔的痛苦折磨我两三年,生不如死,而且脾气不好,碰到一点矛盾就忍不住。

96年5月,我有幸学了法轮功,才知道自己以前做的很多都是错的。李老师教我们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平时保持一个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对待每一个人,做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碰到矛盾找自己。

2000年4月14日,我带着纯善的心,到北京信访部门上访,可是还没到北京,就被带回派出所,给我安了个“扰乱社会”的罪名关进拘留所。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抄家,从楼上翻到楼下,把我婆婆吓得大哭。拘留所的执法人员执法犯法,法轮功的家属见一次面交50元。在拘留所4个多月,市610看我态度坚决,就到我丈夫单位逼要2000元钱,还开除我丈夫的预备党员资格,在这种情况下,我丈夫被逼得没办法,只好提出离婚,法院在不经过我、没有任何条件和理由的情况下非法判离婚。邪恶势力拆散我的家,害得我夫离子散,家里象天塌了一样,全家老少不得安宁。

我家人交了钱,它们还是不让我回家,又把我送到非法的洗脑班(法教班)。洗脑班不让看书不让炼功。一天半夜2点多钟,我睡不着又起来炼功,王教官把我拉到隔壁的人体解剖死人房,叫我在那里炼。白天它们用军训、扯草、晒太阳折磨我们,它们还多次把我和7位功友拖到外面用冷水狂淋长达2-3小时,它们把我们关起来象对待奴隶一样进行折磨,却说我们不顾家,它们才是真正的邪恶!在这种情况下,我被逼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保证书”。

回家后我很痛苦,我想申冤无门,就向人民讲清真相,也是在救度世人。2001年元月,我睡在妹妹家,准备第二天冒着生命危险再一次一个人到北京证实大法。深夜12点多钟,派出所开了两个警车,象强盗一样不由分说就把我抓到派出所,进门恶警就给我一巴掌,一边气恨恨地问我为什么发传单。我当时发正念,严肃地面对它们,也不给它回答。这样我又被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国安大队的恶警将我带到派出所的一间房子里,我当时立刻声明过去由于高压迫害的情况下写的所谓“保证书”作废,坚持真理。它们把门一关,窗帘一拉,又是打又是骂,彭所长把我铐在椅子上毒打,用脚踢。它们还逼问我传单从哪里来。

看守所像个黑店,里面的东西比外面贵好几倍,这里根本不把人当人看。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快一年,有一次,我为了抗议它们的非法关押,曾绝食9天。我希望人们看清事实真相,明辨是非正邪,我强烈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