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发表声明──迷中醒 揭露邪恶 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 迄今已有 61108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3月19日】我是1996年6月得法修炼的,大法不仅使我身体得到了最佳状态,心灵上也得以提高,特别是我知道了做人的准则,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转法轮》)所以得法后我一直都坚定修炼。

放下生死 邪恶自退

1999年7.20江政府全面拉开镇压法轮功,12月底我以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讨公道,回来被拘23天,罚款3000元。2000年6月底又进京护法,由于自己心态不纯,带着执著到北京,下火车就被抓,又被拘留1个月。这中间更显露出江政府的卑鄙和弄虚作假的事实,本来当地送我到市看守所时是十五天拘留证。十五天满后不放,我就找所长问为什么到期了不放人,他就把拘留证拿出来给我看,说是一个月,我一看,就跟我进来时的表不一样,没定时间和名字。这时我想不能支撑邪恶利用他手中的权利想怎么关,就怎么关,我住这个房里就有5个超期没放,同修就切磋绝食,接连两天那四个同修家里拿钱就放了。就剩我一个满期的了,我想,我坚决不能象上次配合邪恶,我仍然绝食,因我不配合,恶警就找来6个人把我拉倒强行打针,我说你们太卑鄙了,你那卑鄙手段在我们修炼人身上根本是不起作用的。我们师父说:“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洪吟》无存)

8月12日当地政府接我回去,又关我在镇上,我问他们到底要怎么样,他们说要对你负责,其实质就是江政府说的对法轮功修炼者“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打死算自杀”,当时我想一点都不能配合邪恶的一切所想之事,要以身护法,当我有这个想法,果然一切都变了。正如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就这样三天就放了。

遗憾

出来后,听说我妹妹进京护法被判劳教,九月十九号我去看妹妹,这天我又被邪恶扣住被关,同时被判劳教1年,10月底被送到资中女子劳教所,因自己学法不深,没从法上认识,几天后就被迫接受了邪恶的邪悟,顺从了邪恶,写了它们所需要的“悔过书”等等。幸好我还保存了一个正念,有些邪悟的犹大们说把书要交了,我想这些都是宝书,怎么能交给邪恶呢,书都交了还怎么修啊,就没交。

真正走出人来

劳教期满回家后,丈夫说我是“甫志高”(叛徒)。他没炼功,但经常看书,在丈夫的促进下,有的同修又把师父后期经文送来,还好我在劳教所里就有看书的念头,我就如饥似渴地一天天看书学法,马上就明白自己走错了路,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特大错事,痛悔不已。但师父对走错路的弟子有慈悲宽大的胸怀,再一次给了我们挽回的机缘。我就每天抓紧时间学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在助师世间行中发出正念除恶正法,救度世人与众生。同时从法上认识到了自己以前致命的弱点。

师父在《挖根》中说:“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后的执著》)“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过去许多人因为心性守不住,出现的问题很多,炼到一定层次之后上不去了。”(《转法轮》)

现在我才真正明白“真正走出人来”的涵意。原来以为自己出去证实了法,做了大法工作就算走出人来了。其实是我们做什么,想什么完全要站在法的基点上,用法来衡量一切,不带一丝人的东西。我也更清楚了师父为什么经常叫我们多看书、多看书,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升华到理性上去。

严正声明

现在我在网上发表严正声明,用实际行动洗刷自己的过错,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知道如不抓紧弥补,自己做的大错事给正法以及依盼着我的修炼才能得救的众生造成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

万分珍惜师恩给予的慈悲佛恩浩荡,我要真正在大法中起到大法粒子的作用,坚定地维护法,抓紧时间向世人讲清真象,正念除恶,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救度世人与众生,决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

声明人:大法弟子漆长萍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