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广播公司:中国的黑暗面(图) 【明慧网】

英国广播公司:中国的黑暗面(图)

【明慧网2002年3月19日】2002年3月16日上午11:30,英国广播公司(BBC)四台播放了驻北京通讯记者如伯特.文菲尔德.海斯(Rupert Wingfield-Hayes)的一篇报导。同一天,BBC网站以“中国的黑暗面(The dark side of China)”为题刊登了该篇报导的全文。在播出整篇报导之前,BBC的凯特.艾迪(Kate Adey)做了如下评论:

“逮捕、跟踪、被要求在坦白书上签字,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在当代中国做采访。中国在最近这些年里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旅游者们往往会吃惊地看到座座现代化城市、闪亮的摩天大楼、交通拥挤的六行道高速公路。对于这个在许多西方媒体中仍然被描述为XX主义一党统治的最后一个堡垒的国家,这的确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但是如伯特.文菲尔德.海斯已经发现,在所有这些变化的背后,中国还保留着许多旧日拙劣的东西。”

以下为该篇报导的译文:


[图一]:警察不希望他们的行动被报导


如果你漫步走到我北京公寓附近的星巴克(Starbucks)咖啡店,你总会看到穿着入时的年轻中国人,高兴地喝着他们的穆卡咖啡(mochas)和卡普契咖啡(cappuccinos)。马路对面耸立着熟悉的麦当劳金色拱形标牌。这些都让人觉得很舒服。


[图二]:中国是新和旧的混合体


今天,中国是一个自由运转的市场经济,高层主管人员在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这样的学府受过教育。甚至共产党领导人还与布什和布莱尔亲切交谈,讨论自由贸易和反恐斗争。住在这里很容易令人觉得中国真的改变了。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会令你重重跌落回现实,碰得头破血流。两个星期前,我刚好经历了一件这样的事情。

当我走路上班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一个小巷里钻出来,开始在我身后几米远的地方缓慢行进。在BBC办公室的外面有另外一辆。透过其深色车窗玻璃,我只能隐约看见车里有四名体格粗壮的男人身影,紧紧盯着我。

天安门抗议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暗自思量。当早上的时间一点点过去,事情变得明朗化。


[图三]:在最近的几个月,西方抗议者在数次活动中被捕

西方媒体报导说,14名外国法轮功成员在北京旅馆里被捕。然后,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在天安门广场上将会有一个抗议,”打电话的人说完就挂断了。

我们跳上车子。当我们开离办公地点时,不是一辆,不是两辆,而是三辆黑色轿车毫不掩饰地跟在我们后面。

天安门广场上的警戒状态是我前所未见的。


[图四]:被怀疑是法轮功成员的人往往遭到逮捕


那里有许多穿着制服的警察,以及数百名便衣警察--这个数字毫不夸张。他们都是些看上去很冷酷的年轻男子,所有人都剃着同样发式的平头,带着移动电话。

当我站在那儿观看时,见到一小群外国抗议者打开了横幅并开始高喊,“法轮功好!停止镇压!”

从广场的四角,数百名警察开始奔跑。在几分钟之内,一切都结束了,抗议者被扭倒在地并被拖进等待的警车里。

我开始走回BBC的车子,准备提交我的报导。

警察的审问

但当我走过广场东侧巨大的斯大林主义历史博物馆时,一辆警车在我的旁边尖叫着停下来。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跳下了车。

“你在干什么?”他们问。
“没干什么,”我说。
“你必须跟我们走,”他们坚持着。
“为什么?”我问,我的怒气开始上升,“我没有做什么事。”
“不管。你必须跟我们走。”

我被带到附近的一个警察局并被四脚朝天地抬进一个审问室。
几名外国记者已经在那里了。我开始和他们交谈。

“不许说话,”一名警察喊道。
“你是什么意思?”我说。“你不能命令我们停止说话。”
“我愿意命令就能命令,”他喊。“我是警察!”

我告诉他他的行为很愚蠢--这也许不是最明智的做法。
他走过来掐住我的喉咙,把我猛推在墙上怒目而视。
“你说谁蠢?”他冷笑着,他的脸离我只有几英寸。
“你做了违法的事。”
“你去天安门广场有申请吗?你为什么在那里?谁告诉你去的?”

连珠炮似的问题持续了两个小时。

恐吓

他们试图让我在一份口供上签字承认我去天安门广场是违法了中国法律。我拒绝了。最后,我获准离开。

BBC办公室的外面,黑色的轿车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图五:警察甚至在星巴克咖啡店里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去哪儿他们都跟着我--去星巴克咖啡店喝咖啡,甚至当我带儿子去公园的时候。那些短粗的男人从来没有远离我。他们并不试图隐藏,反而是大摇大摆。这是为了恐吓我,让我无法进行新闻记者的工作。

这只是小小的烦恼,几天后,他们走了--至少现在是没有了。但这个事件说明了中国制度的本质。

秘密文件

敢于批评或挑战政府的中国人每天都在面对这样的威胁。

一位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已经被一队警察监视了十年。无论她去那里,她做什么,他们都在暗地里监视着她。

但这不仅限于持不同政见者。控制系统比这更加深入。中国政府对每一位中国公民都有一个个人档案。你从来不会看到它,你不知道它里面写了些什么--但它可以操纵你的命运。一个对你不利的黑色记录,例如一个坏的学校成绩单,和你上司的争执,去见一次精神病医生,都会记录在档案中,跟随你一生。

我认识的一个人有一次看了一眼她的档案。

在档案里有一张粉红色的纸,她认出是来自她的小学。她八岁时做的事20多年之后还跟着她。

在这个状况得到改变之前,时髦的咖啡馆和北京的摩天大楼将继续是这个依赖于高压和恐吓来维持统治的警察国家的伪装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