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610”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3月2日】2001年腊月28晚十一点左右,“610”一伙由派出所赵玉军带领有10多名警察一起冲到我家,还没等家人去开门,门已经被撬开,一群恶警冲到屋中,把家人看起来便开始非法强行搜捕,搜菜窖、仓库、屋里屋外,又把我全身搜了一遍。大约搜到半夜12点左右,什么东西都没搜到。最后,将我家新买的影碟机(还没拆封)、两台小录音机、几盒空白带、和手电筒抢走,连我儿子的歌带、歌碟也抢走,不许我家人说话。

看守所的恶警金婉智(指导员)说:“你家谁炼法轮功?”我说:“我炼。”她说:“那你赶快跟我们到派出所去。”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也没犯罪,为什么去派出所?”她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说我坚决不跟你们走,她说“抓”,马上扑上来两个警察拽我。我说:“住手,不许拽我,你们不就是要把我抓起来送到监狱吗?我死也不跟你们走,这是你们逼的。”四个人又上来拽我,我一头撞在墙上。他们一看我倒在炕上,也不顾死活就又上来把我拖到地上,我又一头撞在门槛上,倒在地上。他们说用被子蒙上抬走,这时我被一只大被一只小被蒙上,左边一个警察掐住我的脖子,使我喘不上来气,右边的警察使劲扭住我的胳膊,都要扭断了还在扭。这时我丈夫急红了眼,说“人已经撞成这样了你们还要掐死她,快放手不许抬。”警察们还是往外抬,这时我儿子光着脚跑出来大喊,“我妈都不行了,你们要把她送火葬场啊!你们太狠心了。”我女儿也跑到院子里大声喊:“救命啊!”这时警察急忙将我女儿拖回,屋里屋外哭声一片。

我儿子上前从警察手里将我夺回,这时派出所恶警赵玉军还将我儿子往屋里拉。我儿子将我放在他的炕上,这时我已奄奄一息,手脚冰凉。警察们一看我不行了,有几名警察眼里含着同情的目光不再动手,说:“那我们送她到医院吧。”我丈夫说她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好,是你们把她害成这样的,死在家也不用你们送上医院,谁知道你们看着上了医院又要进行什么迫害呢。这时“610”一伙慌了手脚说:“那你签个名吧,出事后果自负,不许找我们。”我丈夫说:“她在家睡觉,你们来迫害她,又用被子蒙又掐脖子又扭胳膊,分明是要置她于死地,出现后果我就找你们算帐。”“610”邪恶之徒说:“后果不负。”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他们走后直到早晨3点我才醒过来,感到头晕,嗓子喘不上来气,脖子黑紫,右胳膊不能动,这一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儿子新婚的媳妇吓得缩成一团,呕吐不止。她不敢再在我家呆,大年三十跑回娘家,儿子也吓得不敢在家呆,我女儿吓得两眼发直,一闭上眼睛就看见警察抓我,不敢合眼。我丈夫是个老实人,整天咳声叹气,不吃不喝。这就是我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江氏恐怖集团迫害成这个样子。就这样这帮邪恶之徒们还不放过我,说等我能起来的时候还继续抓,并派人监控我家。友好村治保在元旦会上说如果不把我抓到监狱关着他名字倒过来写。

我的安全处于极度危险之中,请善良的人们关注我的情况。如果邪恶将我迫害致死,责任人是乐群乡派出所伙同“610”的邪恶之徒张国富、金婉智。

我的控诉书

我叫XXX,98年得法,自炼法轮功后,身上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得到净化,知道怎样做人,处处做好人。可是99年7月20日以来,派出所多次抄我的家,多次软禁我,尽管这样,我还是努力工作。在没停止工作期间,我踏踏实实地工作,处处为别人着想,我想尽量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可是现在邪恶的“610”张国富、金婉智、乐群乡派出所非要把我抓起来迫害,甚至想把我迫害致死。(2月9日那天他们先是用被蒙住,又掐脖子又扭胳膊)现在我已做好准备,如果邪恶之徒将我迫害致死,善良的人们要记住:电视上那“1400例”和“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希望善良的人们能够了解真相,为我说句公道话。另外,奉劝那些迫害我的警察,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你们也有妻子儿女,不要出卖自己的良心,希望我所遭受的迫害能唤醒你们的良知。

大法弟子
2002年2月1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