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妻子是个炼功人 丈夫被无理劳教两年

【明慧网2002年3月20日】我是辽宁省大法弟子。我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俱得到健康。可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的江罗集团开始栽赃陷害大法并强行打压、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我为了让人民政府知道法轮大法的真相,就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谁知“信访办”变成了“抓人办”,我合法上访讲真话的结果是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被罚款两千多元(其中包括给两个女警到北京抓我回来时一路享乐的600元钱)

因上告无门,为了让人民群众知道大法的真相,我自购了一台油印机,自行印制一些真相资料送给世人以去除谎言对他们的蒙蔽。在2000年10月29日晚2点多钟,十多个恶警非法闯入我家并强行索要机器。因我拒不配合邪恶,他们就对我又打又骂又用电棍电,并在我被他们折磨得不省人事时强行抬我到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恶警把我绑在床上呈“大”字型,强行打针灌药。其间鞍山市八处恶警康凯带人来看我时还逼我交出机器,并扬言不交出机器就别想离开精神病院的门。它们不仅迫害我,还把我的家人跟我关在一起。有时家人吃不到饭,医院的大夫都不准出去买饭吃。由于药量的一次次加大,我不想再忍受如此残酷的迫害,为了向世人讲清江政府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便冒着危险从楼上跳下逃出,不幸摔伤。当时我的腰椎粉碎性骨折,整个人堆在一起,左脚脖子又折了,成了一个小矮人。当时那种情况我爱人以为我再也不能站起来了,我告诉他:“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不会有事的。”果然不到一个月,我就能站起来了,就能自理了。我爱人从中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伟大,也开始读《转法轮》了,并在学法二十天后,在自己所住附近的树上挂了一条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向世人证实了大法。后来恶警为了抓我,把我爱人抓走并非法劳教两年,这还不算,我家里有三个孩子,大的十九、小的才九岁,靠一个能拉脚的车来糊口,可宋三派出所却将这台车给扣押了一个多月,逼得三个孩子到处流浪,若不是朋友看不下去托人情又凑了五千元钱给了他们,不然还不肯把车送回来呢!

2002年2月2日,宋三派出所用假话骗我,说来看看我,跟我谈谈,结果一到我家就把我绑架去鞍山市第一教养院。当时我的身体很不好,可是宋三派出所的恶警袁洪保、付孟、刘军以及司法助理孙海堂,他们四人根本不顾我的死活,在车上一直说:“法轮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还准备把我从车上推下来摔死算我自己跳的,还说要毒死我。到了教养院那里不收,要求检查身体,四名恶警知道我的身体检查一定不合格,就背着我开了一张假病志,将我强行送入第一教养院,他们简直丧尽天良,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在教养院我挨打挨骂受尽折磨,在第七、八天头上因我的身体状况危险,教养院怕我死在那里面就把我放回家。当时我爱人还在教养院关着,由于我的身体不好,教养院便给他长假,准许他回家照顾我,没几天宋三恶警袁洪保、刘军、付孟又来我家骗说找我爱人有点事,并说二十分钟就回来,可至今没回来。据知情人说:是他们报复我把他们作假病志的事曝了光。据说我爱人被他们骗走后,被关押在教养院,每天都被上重刑,浑身是伤,既不许见家人,也不许家人看望。

几天后司法助理又到我家,说来看我,可是看他的脸露出的凶气,我只好又一次离开了家。我走后,恶警三天两头找我的孩子。

现在我呼吁世界上所有正义的政府、组织以及善良的人民救助我的丈夫付永忱,他的生命危在旦夕。他们连一个认为大法好的人都不肯放过,可见它们已经邪恶到什么程度了。在中国大陆我们一家的遭遇在千千万万被迫害的家庭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例。我们承受着如此邪恶的迫害只是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请来了解法轮功真相。同时我还要正告那些还在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人:悬崖勒马吧!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 。如不改正错误,等待你们的是你永远都无法偿还的恶报。为你们真正生命的永远想一想吧!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8/20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