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部队家庭因修炼法轮功受迫害的实例


【明慧网2002年3月20日】我们是生活在部队里的家庭,家里人绝大部分都是95年得法的,在几年的修炼中,明白了人活着是为了返本归真,并以修心性为本,更应顺应、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99年7月20日以来,江泽民为饱个人私欲、权欲,不惜劳民伤财,窃取党和国家的权力,不惜栽赃、陷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打棒子、扣帽子,采取了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

99年7月政府对大法颠倒黑白的打压下,我们身为部队家庭,可想而知,在军纪严明的管制下,我们正常的生活受到监视,修炼受到干扰,我妈妈(丈夫之母)是一位年近七旬的大法修炼者,她是95年得法的,在未修炼前,曾患多种疑难疾病(风湿、胃病、高血压……)手脚被摔断,生活无法自理,苦不堪言,自得法后身心受益,疑难病不翼而飞,彻底地从病魔中走了出来。2000年年底派出所所长及干警曾多次到家威逼、恐吓老母亲写所谓的“保证”,逼其放弃修炼,所长将写好的所谓保证,逼母亲签字。这种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的恶毒行径强加给修炼者身上,我们是绝不能认可的。妈妈在修炼中明白了人生的真实意义,在女儿被多次非法关押,儿媳在长期通缉的巨大压力下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精神打击与折磨,坚如磐石的心依然不变。

我的妹妹(丈夫之妹),在这次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中,也承受了很大的魔难,从99年到2001年两年多时间里,被三次非法治安拘禁,每次长达半年之久,使其不能长期与亲人团聚,并被厂里强行停发工资,非法开除工作。身边有一女儿,现年13岁。在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直接犯罪的恶毒手段中,江氏的魔爪伸向这些无辜的孩子,并逼迫每个学生在栽赃、诬陷法轮功的反面文章上签名,此种弄虚作假的行为令人唾弃,这些谎言、假相都将被一个个揭穿。

我丈夫在部队机关工作,因我以及家人修炼,也使其受牵连,由机关调至车间后,仍不允许他上班,并停发工资。恐吓、威逼其与我离婚,否则就开除工作,并在睡房、客厅、厕所等地安装窃听器,监控电话,并被省、市局抄家4次,使我们家及其他亲友饱受了精神上残酷的摧残与折磨。

我是95年下旬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司机职业,长期在外货运奔波。2000年下半年被公安局定为“在逃通缉”。因亲生父母的离异,我2岁被养父母领养,她们只有我这一个女儿,自从非法镇压以来,当地公安、派出所经常到家盘问,特别是逢年过节时期,经常到家骚扰养父母。两年多的时间里,使我有家不能回,令父母忍受着与我长期分离的痛苦。为躲避非法关押,我三年的春节都不能回长沙与养父母团聚。我是2001年8月28日在同修家中被当地派出所、公安分局非法绑架的,其间他们恐吓、威胁我,并把我跟一男犯关在一起,直至我提出强烈抗议,此种邪恶的流氓行径才得以制止。12月24日分局对我下了所谓的“逮捕令”,我拒绝签字,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我们告诉世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并把自身受迫害的真实情况让世人知晓更没有错。我们所做的正法的事是揭露邪恶,我们的讲清真相是本着善念证实大法,也是在唤醒世人的正义与良知,也愿意天下所有善良的人都看清邪恶的真面貌。

法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正法修炼。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7/20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