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大法弟子:去中国大使馆发正念的体会(译文)


【明慧网2002年3月22日】我想谈一下我在中国大使馆前发正念的体会。

那天我来到中国大使馆前,正好赶上使馆接待时间即将结束。我胸前戴着一个用中文和英文写的SOS徽章,阳光明媚,许多去大使馆办事的人都能看见我,并能看见徽章的内容。我开始发正念,大约过了两分钟,我听见了对讲机的声音,我明白了警察正向我走来。在那一瞬间感到有点怕,但我很快就将怕心消除了。当时我不是怕他抓走我,而是怕他干扰我发正念。恰好我发完正念,警察开始对我讲话。

他说15分钟前有人要求他请我离开。我认识这个警察,我们以前和他打过交道。我说我所做的事非常重要,因为在中国修炼者遭到野蛮杀戮。他让我坐在长椅上等15分钟,我坐在长椅上,感到胸前的徽章发出强烈的光线,感觉所有路过这里的人都能看见他, 我不断默念着正法口诀。

15分钟过去了,另外一个警察走过来,我们开始了谈话。他叫我以后不要再来,因为这是中国大使馆的要求。他表白说他个人没有任何针对我的意思,只不过这是他的工作。我对他说:任何一位善心尚存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一群要求自己做好人的人,却遭到中国政府的残酷迫害甚至杀戮。我强调说我们没有任何攻击或政治意向,只是想告诉人们真相,让人们知道在中国所发生的残酷迫害,我们也有权利这样做。

他重复说这是他的工作,他还说,他听说这个理论能控制人的精神。于是我就向他讲述我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还告诉他在我们乌克兰就有一位妇女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肾结石消失了。我说法轮功最主要是改变人的这颗心。我还问他为什么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只是偷偷地从窗户里向外看,却不敢和我们谈话。他感兴趣地听我讲,并表示想了解一下法轮功,但还是强调当他工作的时候,就必须服从命令。他还说如果我不走就有可能被抓进警察局,我给了他一些真相报纸和其他材料,他高兴地收下了。

我问他怎么可以制止中国大使馆对我们的污蔑和伤害活动。他建议说,应该多在报纸上下功夫,并请求政府部门批准我们的洪法和讲清真相的活动。我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批准,但我们现在只是静静地站在大使馆门前15分钟。

最后我说明后天我还来,说完后我开始默念正法口诀。临走时他说我是一个非常有知识有修养的姑娘,并请我原谅他,我也请他原谅我占去了他很多工作时间。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们相互祝愿对方幸福和美好。

我感谢师父给我提供机会向这个警察洪法,告诉他法轮大法修炼者不仅是好人,而且还带着宇宙的真理─“真,善,忍”。第一个警察向我走来时,当时我感觉到自己不知该怎样向他解释,于是心里请求师父帮助。正是在师父的帮助下,使我简单明了地向这两位警察讲清了真相。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又去了中国大使馆,我们坐在长椅上发正念,我们发完正念后,象昨天一样,又有警察走过来请我们离开。这个警察我以前没见过,交谈中我明白了中国大使馆没少向他灌输邪恶的谣言。他说他是一个基督徒,还说如果人有病只能靠吃药。我和他交谈中没有谈任何关于吃药的问题。我只是尽量用浅显的道理向他解释,力求做到最善。我问他是否想过,虽然人们自认为自己是基督徒?但是却不能象耶稣教导的那样去生活。我说我们没做任何坏事,我明天还会来。

从中国大使馆回来后,我感觉自己没有精神,很疲劳。晚上我勉强去公园炼功,我感觉到不被人所理解的痛苦,我们艰难地争取着法律允许的权利。在这极短的时间里,我感受到了中国同修们的那种压力。难道只是因为在大使馆前清理自己的思想和发正念他们就能把我带到警察局?我在问自己,是否能坚持下去?我心里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无私无我,没有了恐惧感,也没有了因为他们是警察就不愿去告诉他们真相的观念。

当我想起明天又是中国大使馆接待日,会有很多中国人能看见我和我戴的徽章,我对继续下去没有任何怀疑,但还是能感觉到很大的压力,就在这时,一位同修走过来,说明天早上要一起和我去中国大使馆,有了同修的支持,顿时我感觉到非常的轻松。

第二天早晨我迟到了一会儿,后来同修说,我没到时,对她曾经也是一种考验,她当时想要么回家,要么一个人去发正念。后来她决定哪怕是一个人也去。对我来说是另一种考验。我当时悟到:虽然迟到不好,但我不应该着急;我也决定如果她不等我,我就一个人去。

这天阳光明媚,天气很暖和,我们站在大使馆对面,当我们清理自己思想时,感觉周围很安静。当发完第一个手式的正念时,听见了“早上好!准尉”,警察来了。警察问我们想从大使馆得到什么。我说我们只是带着最纯正的念头站在这里,同修说:“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到大使馆办事儿的中国人看着我们,甚至大使馆武官也看见了我们。但出乎意料的是他说给我们5分钟让我们做完我们的事情,于是我们结束了第二个手势的发正念。当时还有另一位同修走过来,这样,剩下的5分钟,我们三人在一起发正念。

在回家的路上我明白了为什么明明中国大使馆的人看着警察向我们走来,但警察却没有抓我们,因为当时我们处于一种祥和纯正的正念之场,我们脸上始终露着微笑。

现在我知道了,有的时候要成功地解决某些问题,就是要发正念。我将更好地发正念。我还悟到,每一个向我们提出的疑问,我们必须自己先找到答案。我想起了警察当时问我的问题“你们想从大使馆那里得到什么?”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我明白了我去大使馆是为了制止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我悟到,如果每一个大法修炼者都能坚定正念,那么邪恶的迫害就一定能被制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