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教养院的所见所闻


【明慧网2002年3月22日】我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因为我坚信法轮大法于2001年5月25日被抓进中国辽宁马三家教养院,以下是我在马三家教养院所见的恶警恶行。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为讨好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用尽了一切恶劣手段,残害法轮功学员。九九年的恶警大部分都是男的,法轮功学员谁要炼功,就会招来狼牙棒和电棍的毒打与酷刑。

恶警们在各个通道和门口都铺上了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让人上去踩。手持电棍的恶警和所长苏静(女的)在一边看着作记录。

教唆他人残害生命

在马三家的四合院里,天天都能看到一名被扶着去饭厅吃饭的大法弟子。她大概是锦州人,听说她来马三家时,很年轻、秀气,也很健康,就是坚修大法。最后在恶警的指使下,沈阳一个叫付威的败类,将她逼到澡堂里,让她坐在澡堂拐角的磁砖地上,逼她两腿伸“开飞机”(酷刑的一种),姓付的坐在她头上,两腿搭在她的胳膊上,让她擎住。付威的两腿当然重于她的两个胳膊,擎不住,姓付的就打,就这样折磨她。付威将她的颈椎坐断了,她瘫了很长时间。这就是现在她得被人扶着走的原因。

失去人性

辽宁本溪的冯桂香被抓进去,她妈妈就急病了。母亲放不下女儿,知道女儿在受迫害,母亲的病情愈加严重,家人去马三家给冯请假,想要她回家看看妈妈,没人性的所长说:“人不死不让回家。”结果她妈妈死了,事办完了,恶警才勉强让她回家。

有一姐两弟,姐弟三人曾六次去看妈妈,每次都是“你妈没转化,不允许见”。一个偶然机会他妈得知这一消息,当时她就去找队长:“我三个孩子都来六次了,就是不让见我,你们太残忍了吧!你们都没有儿女吗?我是做好人被非法抓到这里来的,难道我还不如杀人犯吗?杀人犯还让和家人见面呢,不让见应该早告诉他们‘再不用来,来也不让见’,省得往返空跑路费,这里可真够邪的。”

鞍山一个大法弟子,没来马三家之前,在看守所里已经绝食了很长时间,来到马三家就被强制放弃修炼,在水房里迫害她,不让睡觉,她继续绝食了半个月后,恶魔见她奄奄一息的样子,才通知她家里人来抬走,她走时是被用担架抬走的。

在邪恶环境中抵制迫害的大法弟子

2001年6月辽宁省佛教协会的XX到马三家作宣传,会刚进行不一会儿,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举起手来高喊:“法轮大法好!不二法门!修炼要专一!”接着真修弟子都站起来喊:“不二法门!我们不听你那套东西!”XX说:“你们不愿听,就走吧。”此时一伙败类,象早已驯好的鹰犬,一齐拥上来,一边堵老太太的嘴,一边拉的拉、推的推,将老太太拖走了。这就是蹲小号去了。一个月后老太太放出来了,她在饭厅出现了,脸苍白消瘦,头发掉得所剩无几。

八月中旬马三家天天上午放邪恶录像,不一会就听见走廊那头,还是那个老太太高喊:“法轮大法就是好!是正法!不许你们破坏!”再就听不见了。此时只见叛徒急急忙忙又把老太太拖走了,从此在马三家再也看不着老太太的身影了。

大连的张淑花是2001年7月被送进马三家的,邪魔折磨了她一个月,才放她到居室里。37岁的张淑花来时满头黑发,经一个月的折磨,她两鬓全呈白发。

每天放录像她根本不看,就在那里抄经文。那天,被叛徒汇报,不一会一群恶魔象疯狗一样扑来抢经文,张立即将经文塞进衬衣里,她一边去关电视,一边背正法口诀。叛徒七手八脚地搜身,找经文,将她抬走了。张淑花直到晚上十一点才被允许回到铺位。

看完录像就得进行所谓的“讨论”、“揭批”。叛徒王小燕让刘春英揭批,刘春英站起来说:“宇宙大法是最正的,不许你们诽谤大法。”败类王小燕立即去汇报了队长,队长将刘春英叫去了一下午,从那天起刘春英就绝食了。绝食第五天,队长通知刘春英收拾行李。一个月后在饭厅里出现了刘春英,她被转到别的队去了,不知他们都对她干了些什么。

铁岭王学力的经文被恶警搜去了,她去要了几回,恶警不但不给,反而给她加了刑,延期三个月。从那天起王学力天天炼功,后来恶警将王学力打进禁闭室。至今快六个月了,谁也没见到王学力的影子。

2001年10月辽宁省电视台去马三家女二所饭厅里去录像,这是早已被苏静安排好了的大米饭炒鸡蛋。马上就要录了,就听见大法的真修者们高喊:“不准录像!你走了,我们天天是猪狗食,看看我们的脸是什么色?!”电视台录像的一句话也没说,赶快将录像的三角架收起来走了。

以上还只是我在马三家教养院所看到的真实情况的一部分。请世界人权组织关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8/20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