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然走上天安门正法 威然走出魔窟


【明慧网2002年3月25日】我是97年春季有缘修炼法轮大法的,身心受益很大,身体得到了净化,多种疾病都好了。最主要的是明白了怎样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我学法前目不识丁,靠在炼功点上听别人读。7.20以后没有了炼功点,我又没有讲法带,不识字的难关几乎闯不过去了。我经常捧起《转法轮》泪流满面。有一天我无意中翻开了《转法轮》,觉得自己识字了、能读了……。我都不敢相信,通过别人证实我真的能认识《转法轮》里的字了。大法的神奇使我对师父的感激无法言表。

7.20,在铺天盖地的邪恶面前,我的怕心就暴露出来了,不但没利用这个环境把它去掉,反而不敢承认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家里偷偷的炼功。面对村里的头头不敢说大法好。为此心里特别难受,觉得自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

99年8月份的一天,我们村里把我找去了,镇里来了两个女书记,还跟了两个警察,围了一屋子人。他们问我:“你还学吗?”我想起了师父的话:“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精进要旨》为谁而修)我说:“怎么不学呢!大法这么好,使我身心受益。”他们就只好走了。

后来渐渐在法上认识到正法进程每天都在突飞猛进,应该抓紧分分秒秒按师父所说的去做“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精进要旨》理性)。我花了几千元印了许多真相材料。

当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法正人间预》和明慧网上的文章《抓紧时间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就想到当初我是冒着天胆下来要助师正法,现在为什么不敢进京正法,兑现史前的誓约呢?我毅然走上天安门。当看到天安门广场上那么多警察时怕心又出来了,敢不敢在群魔乱舞、鬼蜮横行、邪恶遮天蔽日的地方正法成了生死攸关之举。如果我不敢在此正法,回家就不用学这个大法了,也不配学这个大法了。我准备在12点整把横幅打出去。差5分12点我正准备打横幅时,一个恶警过来要察看我的身份证。我说:“没带身份证。”恶警说:“那你就说法轮功是XX就行了。”我说:“这地方这么多人,你有什么权力让他们都骂法轮功?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对你怎么啦?”这个恶警就打手机。不一会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两个恶警。他们三个一阵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一个恶警用力踩我的手,使劲在水泥地上搓。开车的恶警加着油门,车轮慢慢驱动想从我身上碾过去,因为围观的人多他们没敢碾过去。

恶警们将我拖上车,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不配合他们的迫害,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这时警车上又拖进一个岁数挺大的大法弟子,恶警在忙着打他,我不停地高喊:“法轮大法好”。

我被拉到离天安门不远的分局里,他们问我是从哪来的?我说:“从天上来!”那个恶警轻蔑的一笑,找来个女警准备搜我身。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进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们强行脱我的衣服,把横幅抢走了,扒掉了我的外裤,恶警上下胡乱搜摸,又把我拽倒,从袜子里翻走五十元钱。恶警给我灌氨水,我把嘴紧闭,氨水就从鼻子流进嗓眼……他们又扒开我的眼睛往里倒酒精,用一个类似小刷子的东西往我鼻子里捅,有针扎的感觉,特别痛。又往我嘴里捅,看我不张嘴,干脆用多层纱布捂我的嘴,让我喘不过气来。看作用不大,恶警就用竹签子把我人中扎透了,痛得我在地上挣扎。恶警说我是乱动,又打了我二十多个嘴巴子,用脚踩我的手指在水泥地上搓。他们想把我拽起来,我坚决不配合,又倒在地上,恶警就狠狠用皮鞋踩我前胸,拽着我的头发拖到走廊。又有十九个同修被抓进来,是同修把我抬到长凳子上。恶警向同修要钱,说是要给我看病,同修说没有钱,这时他们又把我拖到另一个房间,扒开眼睛往里灌辣椒水,往我脸上喷了两瓶氨水,用刷子状的器物往鼻子里和嘴里挤东西。一共三次用多层纱布长时间捂我的嘴。再用竹签子扎人中,用肥皂往我嘴里塞,我吐了几口。这帮在邪恶的驱使下完全失去人性的恶警,没完没了的给我用刑。说是要给我打针,把我翻过来,背朝上,脸朝地,强行扒下我的裤子,三个男恶警无耻地笑着说:“这屁股挺白呀。”我马上想到:“请师父保护弟子,不让邪恶迫害我。”紧接着恶警就把我裤子提上来了。

这帮恶警不仅没有了人性,连禽兽都不如。恶警用竹签扎我的右手指,很痛。我发正念,恶警罢手了。他们又拿来了铁钳子拔我的牙,说是灌奶粉,我发了一念:“佛的牙岂能动”,他们不拔了。又把我的手踩在水泥地上用力搓,没感觉,也不痛。我知道是师父在承受着。恶警有点怵了,说:“你自己爬起来吧,不要你了也不要你说出姓名了。”我不理他们也不站起来,恶警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拖到走廊,那十九个同修把我抬到长凳子上。恶警找来一个疯子连喊带唱干扰我们。我念师父的除恶口诀,疯子一声不响地走了。恶警气坏了。恶警找来几个人看着我,他们走了可能吃饭去了。等恶警回来,看着我的那几个人问:“怎么把人打成这样?”恶警不敢承认,这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那十九个同修要送我去医院,恶警不同意,把他们带走了。恶警从凳子上把我掀到地上,在我的头边放一块大约有五公分厚的铁板,又拿来一个两头带有铁饼的钢筋,高高举起砸向铁饼,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这时我想:“今天晚上他们真是要折磨死我,师父请您放心吧!弟子怎么也得承受点呀,不能全让师父替我承受。为了正法我能放下生死,决不辜负师父的苦苦救度。”这时我很坦然。

几个恶警把先前对付我的非人手段又重复用,其实这也是多次重复了。如灌氨水、塞肥皂、用刷子一样的东西往嘴里、鼻子里挤东西,扎人中以及踩胸等。我发正念铲除邪恶,恶警吓走了。不一会恶警又回来了,更歹毒阴损,把我的双腿分开成大字形猛踢,用打火机烧我的嘴、鼻子、和手指头。用镊子拔眉毛,我听到吱吱的响声,我不断发正念除恶,他们都走了。一会又回来折磨我,一个恶警用球状物猛击我的山根部位,打完后恶警吓坏了,又用热水往我脸上连倒两次。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进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当我真能放下生死时,邪恶也就无可奈何了。

来了一个恶警说:“你师父接你来了,快起来吧……。”之后又来了两个恶警踢我让我走。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站起来去推门没推开,一个恶警说:“你活动活动坐凳子上吧……。”恶警完全失去嚣张的劲头了。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三个恶警把我送出了分局,我就这样走出了魔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7/2071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