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恶行

【明慧网2002年3月25日】大法弟子左淑纯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在2001年3月的一天被迫害致死。左为长沙公汽公司的。

白满珍、杨有原被送到精神病医院强行注射药物。大法弟子陈杏桃,被电棍击得遍体鳞伤,被迫跳楼,将腰椎摔断。

大法弟子在所里不准背书、炼功,连散盘也不可以。不准有纸和笔。大法学员之间不准说话,不准有任何接触,白天晚上都一样。如有以上行为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如不准上厕所、不准喝水、不准睡觉、带手铐、用高压电棍电。

邪恶认为没有希望强迫放弃修炼的,很坚定的,对他们有影响的,就下队与吸毒犯人在一起。还有的被关到不足3平方米、阴暗潮湿、蚊虫叮咬、吃喝拉撒在一起、臭气熏天的的禁闭室里。被关禁闭的人多得不计其数,知道的有:付维维、冷雪飞、曹祥辉、白满珍、刘晓丽、曹三元、龙英、曹建中、周稳玉等,都在20天以上。曹建中在关禁闭时被打断肋骨,吐血,住院一个多月。刘晓丽关禁闭25天,全身浮肿,左手臂发炎2个月,刘晓丽因为被邪恶认为与其他案件有关,被提回看守所,现已被逮捕。

从2001年正月初5起,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越来越恶毒。用高压电棍电,有手铐把大法弟子晚上铐在晒衣坪的铁架和铁窗上,白天铐在铁床和走廊的铁栏杆上。都是手连着手,脚不能落地,或象一个“大”字。3月的一天下午楼上有39个大法弟子,共有38个被铐。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

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然而邪恶的东西是怕曝光的。她们不但严密封锁消息,而且对同系统的长沙新开铺劳教所的干警也欺骗保密。新开铺和白马垅的警察曾经到香港去所谓考察法轮功在香港的情况,他们拿到揭露白马垅迫害学员致死的真相资料后,白马垅的干警还抵赖说“她现在还在所里活得好好的呢!”——这是我听新开铺728大队史甍队长说的,史队长因此诬蔑报导事实真相的明慧网。我曾经对本地610办的领导说,你们敢不敢带我到白马垅去亲眼见证一下,他们却不敢。可见邪恶的东西就是靠欺骗和谎言来维持它们的生存。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30/20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