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我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2002年3月26日】是伟大慈悲的恩师救了我,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现年73岁,有54年的党龄,是一个很普通的国家工作人员。我没有上过学,文化不高,但是我能吃苦,工作积极,生活简朴。在38年的工作中没有白吃白拿群众一分钱,也没贪过公家便宜,也没受过任何处分。可以说我是遵纪守法,两袖清风。于1984年离休。

我98年3月8日得法。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病,从20多岁就患脑神经痛,常年头痛失眠,严重时曾七天七夜不能睡觉;颈椎骨质增生,半身麻木,腿、脚肿痛不能走路,心脏痛,眼底出血,青光眼几乎双目失明。后又患脑血栓,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经常住院输液,一把一把吃药,一年得上万元医药费,当时单位不能开支,药费不能报,忙得孩子们东跑西借为我求医找药忙个不停。自己心里想:我已成废人了,多活一天多受一天罪,更重要的是拖累孩子们不能好好工作,这什么时候是个头。于是产生了自尽的念头,曾几次想自尽都没如愿。

一天有个亲戚给我说:你炼炼法轮功吧。当时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开始学炼法轮功,炼功十多天,我的腿脚肿痛神奇地消失了。就这样炼了几个月我全身的病都好了,象换了个人似的红光满面走路一身轻。也能干活了,我的眼睛在炼功前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炼功后渐渐地能看《转法轮》了,开始一天能看一段两段,后来一天能看一讲两讲,后来最多一天能看四讲。把全家人也解脱出来了。我不但身体健康,心胸也开阔了,过去为一点小事就着急生气,现在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从开始修炼至今一粒药也没吃过,一分钱药费没花,为国家和家人减轻了负担。这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啊!一个业力满身的我能有今天是伟大慈悲的恩师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充分证明了“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论语》)这是大法洪大威力的具体体现,证实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天法。

两次进京正法的经历

自从1999年7.20江泽民镇压以来,我心里怎么也想不通,师父要求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要我们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有什么错?伟大慈悲的师父为度我们、为众生耗尽了自己的一切。修炼法轮功使亿万人身心健康,节省了多少医药费,这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出于自己的险恶用心,无视民心,千方百计栽赃陷害、诬蔑诽谤我师父及大法这真是天大的冤枉,一想到此事就泪流满面,有时失声痛哭,一心要进京为师父、为大法鸣冤,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冤。

99年我与一同修进京,27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到,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因大法弟子太多容不下,又送我们到丰台体育场,当晚到本地驻京办,被驻京办搜身,搜去800元,28日回本地关押到看守所,罚款4000元。后来我与同修约好在2001年元旦到天安门正法打横幅,已做好了一切准备,结果在2001年12月22日因粘贴大法标语被抓入狱,当时被抓的大法弟子很多,有从北京抓到的,有在去北京的途中被抓的。我们在狱中一起背经文,论语,洪吟,有一同修被提审时天下大雪,邪恶让他站在雪地里胳膊背铐在树上,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很坚强一遍又一遍的背“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按说十五天就该放人,可五十多天还不放。于是我们38位大法弟子一起绝食,从此不吃监狱一口饭,以生命来抗议,我是绝食第七天也就是2001年2月23日才放人的。回家后,由公安局政保科、组织部、纪检会、人事局、老干部局、本单位领导等层层领导,加上儿子、儿媳、亲友逼我在什么书上按手印。在此情况下我动了人心,那个什么书虽不是我写的,但是我也按了手印。当时我悲痛万分。就这样被开除党籍,停发工资。这真是师父说的: 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

由于家人受电视谎言蒙蔽把我软禁在家里,不让出门,连买菜都不让出来。那几天我心里象刀绞似的难受。有一天我跑出来去找同修切磋。当我把处境说明后,同修说:师父都把咱当成神……,你还叫人管着?这一下提醒了我,我悟是师父利用同修点化我的。当时我马上回去,给儿子、儿媳留一纸条说:我不在你家住了,我要回家自己生活。回家后,儿子去接了我两次,想让我回去,但都被我拒绝了;他又安排小孙子(十一岁)监视我,他哪里知道我孙子也是大法小弟子呀,这不更有助于我做大法工作吗。就这样突破了家庭的束缚,走向正法的洪流中来。从此,我体会到了集体学法,互相切磋的重要,一旦离开整体就会陷入困境寸步难行。一想到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做了不该做的事就悲痛万分……

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大法坚不可摧》)“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路》)

学习师父经文后感到时间的紧迫,特别是看到同修一个个进京正法的壮举后(明慧网上登出的),心里更急想着自己的路自己走,不能再往后拖了,于是我在家发了两天正念,准备10月26日进京。没有怕的感觉,心里只想:“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我是神,神怎么会怕人呢?“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我已73岁了,今生能得大法,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就是把我这张人皮舍去我也无怨无悔。26日晚临行前我跪在师父象前双手合十说:恩师!我要进京正法,天安门前打横幅兑现史前誓约,请恩师加持,今日堂堂正正去,明日堂堂正正归。我带着十多份真相资料,20多张洪法标语,边走边贴散,走到火车站同时也贴完散完了。买了车票,顺利地上了车,在车上我一直在发正念、背师父的正法口诀,背《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

27日到北京南站,到天安门广场正赶上升国旗,周围有很多武警部队,观众很多,还有不少外国人,当时我心里想着师父,想着大法,想着被邪恶迫害致死的同修,默念:恩师,弟子来了,来兑现史前誓约来了。我边想边向人堆里跑去,打开横幅高高举起,眼含热泪发出压在心底最纯最正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喊完将横幅收起来,心想来一次北京不容易,机会难得,所以换了个地方再次将横幅高高举起,又喊了一次。将条幅收起后我在广场转悠,按条幅顺序喊了三遍,然后来到金水桥上又喊了三遍。心想把条幅挂起来,便过了金水桥往里走,当我走到第二道大门时,听着有人在讲话,以为有人在开会作报告,走近一看是一大法弟子在打条幅,有五十来岁,高大魁梧的个头,他以讲话的方式不慌不忙地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他那庄严魁伟的形象,让人无不发自内心敬佩。

正法结束后,我来到南站售票处,看见那里挂着一张报纸:标题写着“特大冤案”。当时天阴得很沉,票房很暗,我看不清字,只见上边有一片一片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状,图案有孕妇小孩,这肯定是大法弟子办的报。因为外边在下大雨,所以票房里人很多,大家都争着看,警察见了也心惊胆颤,装没看见。买好车票后来到候车室休息时,我右边有两位女士,对面坐着一男一女好象是夫妻,从他们谈话中可推测得知他俩是大法弟子。

他俩和我右边的那两位可能是同乡,如问道:你来京有什么事?我右边一人做着打横幅的手势说是来干这个的;又问另一个她是来干什么的,她做着同样的手势说,也是来干这个的……经过当天看到听到的,可想而知现在进京正法的弟子多了,就这样头天晚上顺利地堂堂正正去,第二天晚上顺利地堂堂正正归。我三天三夜几乎没睡觉,特别是在北京不停地走一天,却一点不累,走路时好像脚不着地非常轻快。我想,这一定是师父洪大的慈悲,大法威力的体现。

一切都在见证着师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让我们在修炼的路上互相鼓励,共同精进,用在大法中修得的一切助师正法,迎接法正人间辉煌时刻的到来!

以上是个人的体悟,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