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恶利用香港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诬告与迫害

认清邪恶的本质 真正做到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


【明慧网2002年3月26日】3月14日香港警察拘捕了在中联办门前绝食请愿的4名瑞士和12名香港学员。并以所谓“阻街”的理由把学员告上了法庭。事情看来是突然的,但实际是江泽民集团早已有预谋要采取的行动。

香港政府及警察对待香港法轮功问题一直受江泽民集团的压力,在中联办门前拘捕学员已经是第二次了,并且去年的11月份警察在中联办的压力下,联同食环署强抢学员在请愿区的横幅,并且导致学员受伤。结果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停止了以强硬的办法赶走请愿的学员。

但在今天两会期间,由于江氏集团的压力,在这次请愿的一个星期前,警察又开始干预学员的请愿,警察负责人就不断地来到请愿区要求学员撤离请愿区,搬到中联办后门的对面行人路上,那条马路非常窄,在那里才真正的阻街。并且要求学员每天只待两小时,结果遭到中联办请愿的全体学员的一致拒绝,并向警察讲明理由。世界上没有国家政府的人民请愿要去后门的,警察的要求实际是对国家政府形象的侮辱。结果得不到学员的认同时,警察说如果学员实在不走,那只有交给政府处理了。

就在这个时间,瑞士学员不远千里来到香港,向香港佛学会申明要求在香港中联办门前绝食三天,声援国内学员,制止江泽民的“屠杀令”,这一愿望得到香港学员的支持,中联请愿区的学员也要参加请愿。请愿开始后警察在中联办的压力之下拘捕了学员,在拘捕前警察就开了记者招待会,说前几天有学员进过中联办,对中联办造成滋扰,今天以防学员冲进中联办,因此要拘捕学员。其实学员根本没有进出过,就算进出那有什么错,政府机构难道不给百姓去的吗?另外在整个拘捕过程之中,警察莫名其妙对着警察的摄影机大喊:“打人了!”,“咬人了!”当学员发现有些警察故意大声喊说,学员说:“你再喊把你录下来!”才停止喊叫。拘捕学员后,警察又迅速召开记者招待会,面对媒体撒下弥天大谎,说学员咬了警察。从这里不难看出警察是有预谋地诬害学员,其实受伤的是学员,有的当时差点窒息,有9个学员从拘捕后要求看医生,一直被拖到夜晚11点多才分批给学员看。

在中联办正门前请愿是合法合理,学员是绝对没有犯法。在事情发生后,据有关消息透露中央迅速派人为此事来到香港,从警察强硬态度,讲假话做伪证来看,这实在是显示江泽民集团把国内使用的伎俩用在香港。今年两会期江泽民集团在会上讲不给法轮功利用“一国两制”如何如何,这些人的水准怎么都如此,好像香港是他们家的。法轮功从未想过利用“一国两制”,言论自由,和平请愿集会是《基本法》所保障的市民的合法权利,何来利用,独裁惯了,总以为任何地方都是江泽民集团以言代法的私人领地。

中联办无非想借香港警察控告学员以达到不让学员在门口请愿的目的。为达到这一目的,警察所撒的谎话使经历此事的每个学员都非常震惊,一步步的经历使学员真正认清了邪恶的本质,但由于香港学员在整个过程,不能用强大的正念对待,导致未把另外空间的邪恶灭掉,反而暴露出来的执著被邪恶利用来操纵香港政府部门,警察把学员告上了法庭,在学员一被拘捕时,香港律政司就下令警察一定要把学员的身份证抄清楚,实际把学员告上法庭是得到律政司的指引的,正是因为有上级的指示,所以警察在拘捕学员后,为了尽快得到学员身份证,不惜以暴力的手段,在事先也不通知一声的情况下,6个警察突然上去把一位61岁的老人家强行拖走,老人被拖在地上异常痛苦,因在中联办门前由于警察的暴力已伤到老人的肺部,呼吸一直困难,直到今天呼吸还痛,当一个学员上去保护老人家时,警察就诬告学员袭击警察。当学员在请愿区不愿被警察带走,手挽手防范警察的暴力时,警察就诬告说学员阻差办公,那么警察运用受过训谏的暴力阻碍学员合法请愿是在干什么?

而且还运用了欺骗,欺骗学员说去医院检查伤势,实际在得到学员的资料后,并没有即时把学员送去医院,而是不断拖延时间。学员在第二次上庭前仍然没有足够地认清邪恶所安排的一切,不能及时修正自己不正的因素,找出有漏的地方,以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因此表现在人这里,利用警察再进一步诬告经常在中联办请愿的学员,显而易见就是想达到不让学员在中联办请愿的目的。

在中联办门前请愿时,因为香港学员的有漏而未能铲除另外空间操纵香港警察的邪恶,在上庭前亦未能真正认清邪恶的本质,也没有深挖自己的执著,给邪恶再次钻了空子,因此香港学员要清清楚楚明白江泽民集团的险恶用心,以法不断地修正自己,齐心协力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发出最纯正最强大的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坚定地维护大法,以真正的慈悲善解被利用,被蒙骗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