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明慧网2002年3月27日】大法弟子郑绪(化名),于99年3月得法,99年10月20日进京正法,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北方某劳教所,因拒不配合邪恶,被加期半年。当同修问郑绪凭什么信心闯过这一关时,不善言谈的他只说了一句:“任何人或事永远动摇不了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当郑绪看到师父的经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后,悟到不应该被关在劳教所配合邪恶的迫害,在2001年6月16日与另外三名同修共同绝食抗议并炼功。18日凌晨1时许,被中队长陈某送入戒毒所,单独关在“反省号”。因郑绪坚持绝食和炼功,陈某又将他固定在板铺上进行非人的折磨。最邪恶的狱医朱某将小手指粗2尺长的橡皮管从郑绪的鼻腔插入胃中,灌入大量浓盐水。郑绪感到胃内犹如伤口处撒盐般的疼痛难忍,将浓盐水大口大口地吐出。朱某竟残暴地将橡皮管拔出,反复插入5次。最后一次因橡皮管插入呼吸道,造成郑绪呼吸困难,近于窒息,鲜血从鼻中大量涌出,朱某害怕了,才停下手来。

在绝食抗议期间,郑绪经常被狱医强行绑上注射不明药物,最多一次达7瓶之多。郑绪不配合邪恶,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感动了看管他的犯人,在管教不在时,犯人将药品倒掉,不给郑绪注射。郑绪被固定在板铺上最长达12小时。

9月底,省局官员到劳教所检查工作,郑绪向局长反映管教黄XX亲自殴打并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弟子的情况。3日后,为了报复,黄某在犯人面前毒打郑绪,直到打累了为止,当时郑绪右耳失去听力。黄某仍不解心头之恨,又伙同犯人将郑绪绑在板铺上,用白龙管狠毒抽打他的腿、脚,又用皮鞋狠狠地踩上去,直到全部青紫。随后黄某又用大桶盛上近百斤冰冷的水朝向郑绪头部倒去,反复两桶。郑绪感到万针钻心般疼痛,浑身肌肉颤抖不止,冰冷的水呛得他几乎窒息,惨景令犯人无不胆寒。所里最狠毒的犯人也实在无法忍受对郑绪肆虐迫害的行为,多次请求管教停止暴行。

邪恶失败了。近四个月的折磨,郑绪始终坚定地卫护着大法,展示出大法的威严与大法弟子的伟大。最后邪恶之徒不得不将郑绪释放。

郑绪对管教说:你这么放我,我不走,我们法轮功学员没有错,不允许家人代我写“保证”或“签字”。朱某说:“这是正常放。”递给郑绪一张所外就医单据,上面写着:“郑绪从1999年12月31日入所,不学习,几次进反省号,绝食四个月,加期半年。”

就这样大法弟子郑绪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用自己的生命证实了大法,捍卫了大法的尊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5/20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