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民大法弟子绝食76天抗议绑架

【明慧网2002年3月27日】我生长在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从小我就对人生有着美好的追求和向往,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大后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名利争斗使我痛苦、困惑,再加上乳腺炎、气管炎等疾病缠身,我觉得活着真是没有奔头了。

1995年我有幸得法,通过学法炼功,心中豁然开朗,明白了做人的真谛,身心得以净化,一切疾病不治而愈,身体轻松了,精神状态也好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街坊邻居都说我换了个人。我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没想到1999年7月以后,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了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恶意攻击、诬蔑,它们极尽颠倒黑白、栽赃陷害之能事,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我因为上天安门证实大法,向各级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实际情况而多次被非法拘留。就连我和功友、亲属聚会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2001年4月25日,我去县城赶集碰上了几位功友,于是我们在一起聊天,突然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带着几个干警向我们扑来,恶狠狠地抓住我们的衣服强行将我们往公安局送,在车水马龙的人群中,它们肆无忌惮地绑架大法弟子,此情此景与强盗劫匪有什么两样?在公安局,它们又将我们头朝下从政保科三楼抬到了楼下的警车上,送进了看守所。为了抗议警察对我的迫害,我开始绝食,所长叫来5个男犯人将我按在椅子上,用毛巾勒住我的嘴,将管从鼻中插入,可是食物却从另一个鼻孔出来了,一滴也没灌进去。几天后管教又叫来5个男犯人将我按在床上,堵住我的嘴和鼻子,由两个人拽着我的胳膊说要给我灌食,这哪里是灌食?就是想弄死我,有个医生大吼大叫满嘴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决不配合邪恶,于是我就用我所有的力气与它们抗争,这时大法的威力出现了,已经绝食几十天的我终于摆脱了邪恶的再次灌食,同时也震惊了它们,这时我流下了眼泪,是师父在帮助弟子啊!就这样,我艰难地在狱中绝食54天后被释放。

出狱后不到2个月的一天(2001年9月1日),是我们村的大集,有几位功友和亲属来看我,乡政法书记和派出所的几个人突然闯入我家,不容分说要将我以非法聚会的名义带走,我执意不走,它们就给我带上手铐,一路上连拉带拽往派出所送,我家到派出所有一里多的路程,我一路上高喊“法轮大法好!善良的人们,请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在众目睽睽之下,江氏爪牙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也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无遗,善良的人们看到此情此景无不大骂这些邪恶的民族败类,就在此时,朗朗的天空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瓢泼大雨下了一个小时,真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令天地为之震怒。后来它们又把我从派出所送进了看守所,一路上我打开车窗高喊:“法轮大法好!”它们把我抬进了看守所,这时我想起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开始绝食。毫无人性的管教们强行对我灌食,又用40-50斤的大铁链子把我的手和脚连在一起铐上,只能蹲着,不能站立,时间长了铁链子粘在了我的手腕上,肉都腐烂了。管教还叫来了从劳教所出来的叛徒,所谓洗脑高手来做我的洗脑迫害,但是我没有被她那些哄小孩玩的歪理邪说所打动,时刻保持正念、正信、正悟。每次它们抬我出去灌食时我都高喊:“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我凭着一颗对大法坚定的心,用大法赋予我的坚强毅力和顽强的生命力,在看守所绝食抗议76天后重获自由。

在我迈出看守所的那一刻,我就想,一定要把我被迫害的经历告之世人,以唤醒人们尘封已久的善良本性,揭露江氏政府的邪恶本质,同时我还要告诉所有的人们: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法轮大法好!

在我证实大法的经历中,我深深体悟到师父所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 (《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在魔难中坚定地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在讲清真相中,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无愧于一个正法弟子的称号,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这不仅仅是对法负责、对自己世界的众生负责,更是对自己负责。

由于文化有限,文字和语句表达不好,敬请同修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