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怕心”

【明慧网2002年3月28日】近一段时间,参加了几次心得交流会,同修们谈得最多的是“怕心”。看来,怕心已成了我们这个地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的严重障碍了。通过学法,我知道“怕”之所以成为障碍,是因为“怕”的背后有执著,除了“怕”本身是执著外,还存在怕吃苦,怕丢名利,怕伤害亲人的情等等,那么,这个“怕心”不去,能圆满吗?回答是否定的。

首先说“怕心”是一种自私的心,总是怕丢掉自我执著的一切,然而,生命就是在漫长的岁月中,增加了私心,才一层一层地掉下来,要返本归真,不就是要去掉一切不纯,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吗?其次,“怕心”也是一种观念,在另外空间是一种物质存在,这种物质能带到天上去吗?“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也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大法坚不可摧》)。

从另一角度看“怕心”又是对旧势力迫害的承认。师父说:“他们原来想要把我们象过去的宗教一样对待。变异的观念使他们对于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这怎么能行呢?这本身就是败坏!”(《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如果我们怕邪恶抓我们,那不就是符合了旧势力变异的观念了吗?从这一点上看,去掉“怕心”也就是对旧势力安排的否定,再者,大法弟子是未来的佛、道、神。未来的佛道神怎么会害怕旧宇宙中败坏的东西?那么反过来说,不去掉对人间邪恶和宇宙旧势力的怕心,也就无法圆满地成为新宇宙的佛道神。这样看来,“怕心”是必须去掉的。

春节期间,师父连续发表经文,大法弟子都感到了时间的紧迫。是放下一切心,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救度众生那一切,跟师父回家;还是抱着常人心不放,为贪图安逸找借口,从而失去机缘,将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已经到了做出最后抉择的时候了。

那么,怎么去掉“怕心”呢?我个人体悟重要的是必须认真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心中有法,遇事就会有智慧,有正念。只有在法理上清晰了,才能使自己克服不纯,用大法约束自己,由做不到,到做得好,由做不到到自觉做到。在行动上,必须顶着压力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处的修炼环境充满了压力,也正是这些压力,能把我们的不纯暴露出来。在2000年6月初,我向单位领导声明我以前的所谓“保证”一律作废。并表示不需要任何人包保,上访我必须去了。单位领导见我当时的态度,告诉我:“如果进京上访,首先开除党籍和干部职务,开除公职,收回公房,弄不好要判刑或劳教。”面对如此压力,我心里非常清楚,只要我进京,近30年的党龄和工龄,一个月一千多元的工资和相当于县团级的官职,也就是说我一辈子在常人社会中得到的一切,就会在这一次行动中全没了。在没遇到具体问题时,我曾认为我能放得下,可真要放下时,才感觉苦和难。由于当时在法理上清晰,最后决定宁可舍去生命,也要去证实法。于是我顶着压力,迈出了艰难的一步。劳教被释放后,虽然在常人看来,我失去了很多,可我却觉得无忧无虑。过去的那些怕心也不知哪去了,真正地觉得承受只是一瞬间。师父说:“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走向圆满》)常人放不下的东西,大法弟子能放下,常人为了自己,而大法弟子想到的是法,是别人而不是自己。

正法进程到今天,大法弟子不应该再被怕心所阻碍了,“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在进一步的学法中我悟到,救度世人是一件神圣而伟大的事情,是我们大法弟子当前的头等大事。我们从思想上明晰法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地走师父为我们安排的正法之路,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有漏洞也不允许邪恶钻空子迫害我们,即使受些苦也是一瞬间的事,和我们未来得到的根本不成比例,那我们怕什么呢?进一步说:“在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大法坚不可摧》)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进要旨二》--路)怕心也同样阻碍不了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31/2044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