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62458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2年3月29日】
声明

我二年级的时候,全校组织反法轮功,老师逼着我签字,还写了几句不好的话。爷爷告诉我反法轮大法是错的,大法是佛法。现在我知道签的字和写的话是错的。我声明作废。我也要学法,炼功。

戴佩璇 2002年3月12日


严正声明

有一次我下河湿了衣服,我奶奶就打了我两下,我对我奶奶有意见,我奶奶是学大法的,我为了出气,就顺便写了攻击大法的话。我错了,我严正声明我写的攻击大法的话作废。

王凤歧 2002年3月24日


声明

2001上半年,在邪恶高压下搞集体签名,我不该签,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小弟子:姜婧姿 2002年3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0年8月25日,我在资料点被公安局非法抓捕,在看守所被关三个多月。因学法、炼功曾被看守所毒打,还被带上了几十斤重的脚镣,双手被反铐。2000年11月30日,被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我经历了邪恶残酷的迫害:因炼功多次被刑事犯和男干警毒打;冬天被脱了衣服(只穿秋衣、秋裤)吊在树上或通风的屋子里;罚站、撅着站更是经常事;绝食抗议就被强迫下胃管灌食,灌一次还要三元钱;上厕所也要受限制;更残酷的是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强制洗脑。特别是2001年6月份以后,劳教所对四五百名大法弟子强迫洗脑,恶警利用邪悟者对大法弟子进行轮番灌输,拒绝洗脑就打、用电棍电、不让睡觉。在这种高压下,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足,不能用正念对待,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和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走向了大法的对立面,以至干出了助纣为虐的事,从而给大法造成了严重的反面影响,在自己的修炼道路上留下了耻辱。

万分幸运的是,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也找到了差距。这是师父给我的一次再生的机会,我深感师父的伟大、慈悲苦度。我一定要紧跟正法进程,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特此宣布自己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

大法弟子 陈秀梅 2002年3月13日


严正声明

99年7.22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两次与同修去当地政府门前讲清大法真相,证实大法好,被单位领导知道后,先后三次来我家做所谓的“思想工作”,不让我修炼法轮功,由于自己存在的执著心没有放下,嘴上答应了,心里想:我在家偷偷炼你们也不知道。后来领导又打电话来我家非法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并强迫我写“保证书”才行。我由于有怕心,怕家中儿女受连累,怕丢了工资,怕被抓,说白了就是没有坚信大法,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后来我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又多次看到《明慧网》同修的严正声明,可我始终是无动于衷。以后与同修一起学法,我回想自己过去多病,97年5月下旬炼了法轮大法,看到了宝书《转法轮》,每天集体学法炼功,按照修炼人的要求高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可是我却因为有怕心,对师父、对大法不坚信,我真是忘恩负义呀,真的对不起师父,我对大法是有罪呀,今天我严正声明,那个“保证书”作废。我要坚定学法修炼,要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只要对大法有利的事情我就去做,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修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尤喜梅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有幸得法。自从修炼大法后,我的身心变化非常大,恩师把我的思想、身体给予净化,二十多年被疾病折磨的我,真正享受到无病的幸福、生活的充实和甜美;使我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和意义;知道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亲身感受到法轮大法是救度世人的高层功法,使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坚定的信心。

七月二○日后,看到全国铺天盖地地对大法造谣、污蔑和攻击我们的师父,由于自己的根本执著和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面对邪恶势力时不能用正念对待,主意识不强,被邪恶钻了空子,层层怕心求安逸等常人之心笼罩着,去认同邪恶的安排,把师父的法像交了,大法书也交了部分,并写下了“保证”之类的东西。给大法抹了黑,在修炼路上走了错路。每每想起来十分悔恨自己。这是修炼路上的最大耻辱和污点。

最近我再看师父经文“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得到吗?”(《路》)更引起我的心痛,师父佛恩无处不在,修炼路上时时点悟着我们,平衡着我们的一切,没有大法,没有师父也就没有了我的新生和众生的一切。为了挽回我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珍惜师父给予我今天弥补的机会,为了对大法负责,对自己负责,彻底洗刷掉自己的污点,特严正声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日后我被邪恶旧势力控制、欺骗、蒙蔽下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

从今后,坚定实修。“以法为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共同迎接法正人间时刻的到来。

大法弟子:李瑜 2002年3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与老伴在97年11月份有幸得法,在修炼过程中一直都很好。但是在2001年6月26日被5名民警非法抄家,把我带到当地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强行让我们放弃修炼,而且晚上不让我们回家。他们给我戴上手铐锁在一个带锁的铁凳子上,一直铐了十几个小时,叫我写什么“保证”,我坚信大法是好的,所以一直没有说大法一个“不”字,他们给写好所谓的“保证”,在他们伪善的逼劝下,我说了违心的话。回家后我非常后悔,痛悔自己不应该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

在修炼的道路上我确实摔了一跤,并且给大法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我虽然回来后学法,正法,发正念,一天也没间断,今后我一定要“以法为师”,向内心找自己的不足,有不足和有漏的地方一定要做好。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派出所违心所写的“保证”及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论、文字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于敬度 2002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的下半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虽然我走上了修炼之路,虽然我也一直在学法炼功,但是现在看来,在实修中由于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学法一直未真正深入,对待法理认识模糊,使自己犯下了不可原谅的大错,对不起师父,极大地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的痛悔之心无以言表。

99年7月我上北京护法,被非法拘留15天,期满又被单位非法关押,当时由于没有坚持住强大的正念,在人情的带动下写下了“不再上京”的保证,还觉得自己不错、是在骗他们,其实是变异人的思想表现,亵渎了大法,配合了邪恶,酿下了大错。

自我上京护法后,单位以及当地公安机关把我定为“骨干分子”,他们遇所谓的“敏感日”节假日,不许我休息,随时给我强行“办班”,并且派人监视我的住处。2001年9月又从单位以欺骗和强行的办法把我带到“洗脑班”,进行“洗脑”。由于学法不深,产生了不愿承受、不想坚持的想法,违心地写下了“四书”,多么的耻辱,严重地破坏了大法,极大地辜负了伟大的师尊。我在这里发出严正声明:我以前无论在何时、何处破坏大法的所言所写统统作废。我要重新开始,以法为师,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踏踏实实地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杨丽美 2002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64岁,我是97年3月5日得大法的,我在七、八十年代满身是病,光吃药花的钱不计其数,病也没治好,得法后病全都好了,这还不算,我是一个字不识的文盲,现在《转法轮》全能念下来,真是奇迹;年轻时不会骑自行车,59岁开始会骑自行车。我得法5年每时每刻心里想着大法,处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努力争取圆满。

可是99年当权者开始迫害时,当地电视台在村干部的配合下给我录像,由于有怕心,当时就抱着应付的态度说了大法弟子不应该说的话,回想后悔晚也。现在我郑重声明,我要从新修炼,所说的所有违心的话与言论全部作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的进程。

刘凤英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初得法,2000年10月26日进京上访,于天安门被抓,被非法判两年劳动教养。由于自己没有真正以法为师,抱着执著不放,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我走上了邪悟之路。

后来,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的文章不断点悟我,使人重新反省走过的路,方大梦初醒:师父全面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我却要符合旧势力的安排,这还能是大法弟子吗?我对大法所犯的罪过是我永远都无法弥补的。我自觉不配为大法弟子,我不能在助纣为虐,我只想以实际行动,努力学法,重回师门。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愧对师父的佛恩浩荡。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写所做的一切有损师尊、有损大法形象的言行一律作废!

李卉 2002年3月1日


声明

2001年12月31日上午,我正准备去市场买菜,还没等去,办事处和派出所到我家去,说是有话要和我说,我说不去。邪恶说不行,说到办事处去说,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结果我一下楼邪恶的车就停在楼下,就这样七八个人把我架上车,把我骗到市“洗脑班”。在“洗脑班”的一个多月,邪恶天天逼我写“三书”。我说不认字,我就不写。邪恶一看不能让我写,而且已经到春节了,它就写了一个“认识”叫我签字,我签了,叫魔给钻了空子。我要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一个多月所说、所签字的全无效,一律作废。我要回到正法当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秀爱 2002年2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从19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开始镇压和破坏,我在压力面前写的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签的字,声明作废。两年多以来,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几百人致死。他(她)们用自己生命唤醒同修、世人使之心灵得到震撼,大法坚不可摧,邪恶终究被淘汰。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向世人讲清真相,在正法进程中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吴江 2002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通过看《明慧网》上发表的《对发表严正声明的理解》(2001年12月28日),我看到了隐藏在自己内心的“私”的因素的存在,认识到发表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和必要性,特此发表我迟到的声明。由于放不下对人的根本执著,在磨难过关中被魔钻了空子,没有做到坚定维护大法,向邪恶妥协了,写了“保证”,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在此发表严正声明:在强化“洗脑班”所有说过做过对大法不利的一切作废。坚定维护大法,去掉人的所有执著,在今后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弥补自己的过失,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俊峰 2002年2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71岁,我是98年得法的,在80年代曾经出过车祸,大脑震坏了,精神不正常,记忆力不好,自得法后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转,现在基本和正常人一样。99年7.20后,镇、村两级政府拿党员的大帽子来扣我,强迫我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等等,当时因有怕心,有怕丢了党票的想法,违心地写了所谓的“决裂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所写的“决裂书”作废。这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干的事情,是对大法的犯罪,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韩圣玉 2002年3月22日


郑重声明

我是一名癌症患者,97年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不断净化,很快恢复健康,2000年4月我因参加法会被非法拘留,后又被分别送进区、街道办的“洗脑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心性没守住,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在高压强迫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在此我郑重声明我所写的一切“保证”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坚修大法紧随师”,决不动摇,走正自己今后修炼的每一步,“助师世间行”,在正法中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春杰 2002年3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们通过修炼,感受到大法给我们的恩赐,身心都受益了。2001年12月初被乡政府人员强行抓进“洗脑班”强行洗脑。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足,执著心太重,主意识不强,在亲情的带动下写了所谓的“三书”,做了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的事,给我们修炼的路上留下了耻辱、留下了刻骨铭心的教训。请师父再给我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严正声明,我们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不利于师父的话全部作废。重新开始修炼,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孟祥华 王秀芹 张秀芹 刘如英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不精进,抱着强烈的执著心,于99年12月去京上访,回来后,没有守住心性,写了“保证书”才被从拘留所释放。2000年4~9月间又由于自己执著于亲情、学业,为重进学校,违心地写了“决裂书”和一些不正的“思想汇报”,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和损失。内心感到十分愧疚,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在师父的感召下,我决心振作精神,这里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材料”作废。重新回归到助师正法的进程中,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全明东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在邪恶势力的高压、强逼下,没能从法理上认清这场针对大法的邪恶迫害,没能真正以法为师,结果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为此特作如下声明: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中,我们所有不利于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并重新走入正法中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助师正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作一个真正金刚不破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刘铭中 史艳青 田云飞 康治国 王秀籽 阎秀梅 王忠才 云风 2002年3月19日


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悟性跟不上,在99年7-20时在邪恶势力的迫害和压力下,向单位写了“保证书”,现在悟到这是不利于大法的,声明作废。同时声明我本人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东西的一律作废。今后一定要认真学法,在任何情况下不动摇,不配合邪恶,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夏淑贤 2002年3月2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不能从法上来认识法,在迫害中自己头脑不清醒,被邪恶钻了空子。自己不仅把大法书和讲法录音带交了,并把一起去北京上访的同修的名字说了出来。还在“保证书”上签了名字。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修炼的道路上留下了污点。当我明白以后,非常痛悔。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证”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德凤 2002年3月26日


严正声明

自从1999年7月20日后,我作为一名大法学员在派出所压力面前,由于执著心重,怕心强,按了“手印”,还照抄了“决裂书”。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给大法造成很大的损失。我以后要跟上正法进程,争取作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污点。珍惜师父又给的一次机会。声明:以前签名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吴桂香 2002年2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学法不精进,虽然从根本上对大法没动摇,坚持学法、炼功,做自己该做的事,但没能做到在任何环境下,都能从法上认识法,在邪恶的迫害中,顺水推舟似的说过、写过或别人代写过所谓的“保证”。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们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都作废。以法为师,做纯正的大法粒子,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崔鸿俊 韩锦文 2002年2月12日


严正声明

因我学法不深,有执著和怕心,让魔钻了空子,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决裂书”和说了妥协的话。深感痛悔,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郑重声明,所写、所说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坚定实修,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关键时刻,实现“助师世间行”的誓言,加倍弥补。珍惜这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走好正法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宫桂琴 2002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没有能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没能维护好大法。辜负了师尊的苦度,在邪恶管教的残酷的迫害下,写了一些对法轮大法有损害的话。现在郑重声明原先所说所写的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话一切都作废。今后一定抓紧时间多学法,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做一个合格的弟子。

大法粒子 郝淑萍 2002年2月28日


严正声明

过去因为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2001年三月份被强行带入“洗脑班”,强行洗脑。由于人的一面太重,存在怕心,不能从法上认识法,没有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顺应了邪恶,现声明让我填写“悔过书”、“决裂书”、“批斗书”,还有以前所说的所写的一切不能证实大法的“材料”,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薛亚杰 2002年2月6日


声明

我出去讲清真相时被捕。在一个多月的洗脑班的逼迫下,我说了不利大法的话,并写了“保证书”,现在我认识到这一切都是错的。我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回到正法的队伍中来,以实际行动补偿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喜云 2002年2月22日


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自己没把握好,没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而用常人的观念对待问题,让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不该写的东西。事后,一直感到悔恨、深深的内疚和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以后,一定用大法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现在此我郑重声明:曾违心所做、所写的全部无效、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新亮 2002年2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从99年7月20日以后,由于怕心强,在派出所的压力面前没有把握好一个修炼人应过的关。在“保证书”、“悔过书”上签了名,事后感到非常痛悔。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一次再生的机会,我不会辜负师父苦度与慈悲,坚修大法一修到底。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相,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特此声明以前所签的名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魏富荣 2002年2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4月得法,2000年11月进京正法,后被关在本县看守所,由于自己学法不精进,在邪恶的迫害下,向邪恶妥协,上了电视,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给大法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在此严正声明:自己所说对大法不利的话统统作废。在今后的学法正法进程中勇猛精进,挽回自己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特此声明。

潘新花 2002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去省政府和平上访后,在邪恶的威迫利诱下,违心地写了令我痛悔万分的所谓“保证书”,我深深痛悔,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我在这里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书面和口头“保证”,统统作废。今后要努力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走好修炼路上的最后一步。

大法弟子:杨淑波 2002年2月16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1月进京正法,后被关押在本县看守所长达6个月。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各种执著心、常人心迟迟不去,在邪恶的迫害下,向邪恶妥协,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思想反省”,给大法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在此严正声明,向邪恶所写的“保证书及思想反省”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马金国 2002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平时学法不精进,在邪恶破坏大法时,没能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没能维护好大法,辜负了师尊的苦度,如写过“保证书”,按过手印,说过错话等,特此严正声明这一切全部作废。我要重新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跟上正法进程,挽回自己给大法所造下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弟子。

董丽萍 2002年2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执著和放不下的亲情,在过关时没有走好,写了所谓的“决裂书和认识”,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也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这不正是顺应了旧宇宙所安排的一切吗?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写过的“决裂书和认识”及签名一律作废。跟上正法进程,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时应吉 2002年3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太重,在邪恶的迫害中没有能守住心性,做了违背大法的事,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愧对一个大法弟子的称号,在此我严正声明,曾写下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书面文字全部作废。真正的成为一名真修弟子,修正一切不正的,跟上正法进程,溶于法中。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郝秋燕 2001年11月7日


声明

由于我没有认真学好法,当时对大法还没有更深的认识,因此在99年7月20日以后邪恶势力铺天盖地而来时,由于怕心严重向单位把大法书和炼功带都交了,回想起来万分痛悔!现在我声明,以上行为不是我真实的意愿,是被迫的。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彩云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4月得法,2000年11月进京正法后被关押在本县看守所,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各种执著心不去,在邪恶的迫害下向邪恶妥协,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不应有的损失,在此严正声明向邪恶所写的“保证书”统统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爱荣 2002年2月2日


声明

我于2001年11月6号,因散发大法资料,被当地恶人举报,被邪恶非法关进了看守所。因学法不深,怕心重,配合了邪恶,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签了不应该签的字。特此声明一律作废。我决心坚定大法,紧跟师父,投入大法进程中,不断精进,去掉执著。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辜玉良 2002年2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悟性差,在过关当中,面对丈夫突然的威胁,害怕连累同修,在不理智的情况下说了妥协的话,说后当晚我后悔莫及,痛苦万分,今严正声明:我说过的所有不利大法的言论一律作废。今后用实际行动以及我的生命的一切正法护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谷贵荣 2002年2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学法不够,悟性差,执著心重,在压力下讲了违背自己良心的话。现在我要严正声明,我以前所有讲过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我继续坚定不移地修炼法轮大法,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坚信、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肖素清 2002年3月25日


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2000年10月份,因发传单被邪恶抓住,在压力下,不情愿地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我现声明所写过的“保证书、悔过书”一切作废。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进程。

李桂珍 2002年3月6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压力下对邪恶的江政府做了妥协,写了“三保证书”。现看了同修的认识,发现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声明我写的及家人向邪恶写的“保证”一律作废。我以后会按师父讲的法去做,做正,做好。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叶剑兵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不够,放不下亲情,所以在1月31日在公安局写了“悔过书和保证书”,并在公安局和家庭的压力监督下,强迫写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话,现在声明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清芳 2002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深深痛悔,在被逼迫下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是对师父的不敬、对大法的玷污,给大法抹了黑,是我最大的耻辱,对不起师父。现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我所说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洗清污点,坚定修炼。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树清 2002年3月9日


声明

2002年2月份,单位未经本人,直接找家里人签“不进京”等保证,现声明作废。不给邪恶以任何可乘之机,坚决不配合邪恶,师父不承认的,弟子决不承认,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坚修大法紧随师”,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林亚辉 2002年3月6日


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1999年12月进京上访,在邪恶的高压下,我不情愿地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现声明所谓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弥补因为自己的错误行为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罗国丽 2002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0日后,在当地派出所、警察的胁迫下,强迫家人和亲朋所替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保证”和签字全部作废。特此声明。作为大法弟子坚定修炼,永远洪扬和维护“真、善、忍”宇宙大法,决不可动摇。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娣 2002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以往无论在任何场合、任何环境中我所说过、做过、写过的不利于大法的任何言论和事情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在正法中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段士兰 2002年3月21日


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悟性差,跟不上师父正法步伐,在99年7.20时,迫于邪恶势力的压力,向单位写了不利于大法的文字。现在声明那种文字一律作废。今后严格要求自己,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砚成 2002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因上访而被关进拘留所里,由于自己的执著与怕心,写下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写的什么所谓的“保证书”。现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跟正法进程,做一个正法弟子现应做的一切。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陈生刚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来,我所说、所做、所写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文字、材料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正法、铲除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慧 2002年3月2日


声明

因坚修大法炼功,曾被公安抓去过,为了证实法,到北京和平上访被警察半路拦回,关进了派出所。现在声明本人不管是在公安局,还是在看守所,凡是不利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洗清污点,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吴秀风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的、所做的、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处处“以法为师”,做好自己应做的一切,洗刷掉自己过去的污点。

湛林春 2002年3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20以来在江政府胁迫下,在恐怖的威逼下,强迫家人所替写的一切“保证”和签字全部作废。坚定修炼,永远洪扬和维护“真、善、忍”宇宙大法,决不动摇。

吴桂兰 2002年3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迫害的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在此严正声明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峰 朱丹华 李爱莲 郑润叶 乔洪萱 武计萍 王岚 李绵珍 2002年3月19日


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于1999年曾在公园炼功,被公安机关无理拘留,并在拘留证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做了违背大法弟子心性标准的错事。特此声明作废!洗刷污点,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龙国珍 周秋菊 贺桂斌 张连明 喻桂姣 2002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劳教所都已表明“坚修大法心不动”,同时在网上声明在强迫下写的“保证书及决裂书”作废。我们决不承认邪恶强加给我们的迫害。

大法弟子:于德海 夏季林 康光春 张连伟 陶亚威 崔宝友 张立权 王子山 刘长友 邓士美 2002年3月27日


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不深,于2001年曾在公安机关的拘留证和裁决书上签了名、按了手印,现声明作废!今后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

郭丽娜 2002年3月21日


严正声明

以前家里人给写的任何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 程淑华 2002年3月18日


声明

我于2000年8月去北京证实法被公安拘留在本地看守所,按了“手印”,现在声明作废。讲清真象,弥补损失。

梅其群 2002年3月22日


声明

2000年我校组织反法轮功,老师逼我签字,不签就不让上课。当时我就签了,可是我现在知道错了,我声明签字作废。

王沢宇、赵天宇 2002年3月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现在我在此严正声明向邪恶写的“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

任爱梅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7.20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很多的执著心没去,配合了邪恶写下了“保证”,特此声明作废。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学员:张桂华 2002年3月2日


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在99年7.20时,在邪恶的压力下向单位写了不利大法的文字,现声明作废。今后认真学法,坚定修炼不动摇。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冬梅 2002年3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对以前写过的不利于师尊和大法的“材料及保证”非常痛心,今特此声明一律作废。洗刷污点,紧跟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损失。

任红丽 2002年3月27日


声明

凡是7.20以来所说所写的一些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话完全作废。在劳教所强迫下写的同样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代(王+友) 2002年3月15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劳教所在神志不清所写的“悔过书、保证书和揭批材料”等全部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魏浪 2002年3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现在郑重声明作废。加倍弥补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时淑辰 2002年1月12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自己不清醒写下了“保证书”,在此声明作废。重新修炼,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国杰 2002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写的“决裂书和保证”全部作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不良影响。

南照子 2002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强制洗脑下所写有违大法的“材料”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矢志不渝。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朱小典 郭银彩 吴双霞 2002年3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春节期间写的“保证书”作废。说的对大法不利的话都作废。洗刷污点,“坚修大法紧随师”。

梁永亭 2002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