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十六人的修炼故事〈之二〉:我母亲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2年3月29日】我的母亲今年六十六岁,是非常典型的台湾传统妇女。小时候在日据时代后期及战后初期长大的她,吃了很多苦。身为长女,读书升学轮不到她,小学毕业后就早早被送到纺织工厂日夜加班赚钱贴补家用,回家还要烧饭、到河边洗衣、照顾年幼弟妹。嫁给父亲后,也很操劳辛苦,没享过什么福。

我年幼时,母亲就做些家庭代工的手工艺贴补家用。那时为了让我学弹钢琴,不眠不休地织毛线帽赚钱,把眼睛都累坏了,就这样存了一笔钱,买了一台廉价的风琴代用昂贵的钢琴,让我能够练琴。后来,因为家里终究买不起钢琴,还是不得不中断了我的音乐喜好。长大后想起,总觉十分遗憾,但是,想起母亲为了我弄糟的视力,心中更是不忍。那时就想,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97年底父亲去世后,我十分顾虑母亲。想她个性单纯保守、害羞内向,以后日子一定很无聊。98年初,我在多年寻觅、殷殷期盼求得正法修炼后,终于有幸开始学炼「法轮大法」。知道大法的珍贵后,第一个就想介绍给我最挂心的母亲。那时她懵懵懂懂的,也不懂什么是修炼,只因女儿的敦促,便姑且试试看,开始读法炼功。然而,不多长时间,原本没念过什么书,已经不太会写字的母亲,在不知不觉中,找出了字典,开始认真查《转法轮》一书中的生字,有时也会打电话来问那些她看不懂的字、词是什么意思。

在炼功方面,一开始,她觉得年纪大了,五套功法学得不够快、不够标准,颇有点丧气。尤其辛苦一辈子,做起家事停都停不下来的双手,在做「法轮桩法」的「抱轮」动作时,却备感辛苦,总是举不满半个钟头,动作也不到位。有一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坚持下去!咬牙撑到最后一个「两侧抱轮」时,奇迹发生了!母亲说,突然有一股力量贯通全身,还托起她已经垂下的双手,让她做出标准的动作,而且轻松无比!这个经验让她从此信心满满,学法炼功不曾懈怠!

那时母亲居住的新竹地区还没有多少炼功人,她莫名其妙的当起炼功点拿录音机的辅导员。炼来炼去,有一阵子,只剩下她一个人!修炼前,母亲非常胆小,而且在意别人的眼光。要她清早一个人摸黑出门,而且独自在黑暗、寂静空旷的环境中炼功,对她来说是很大的考验!然而,我们看着她在彷徨犹豫中,还是走了过来。以后,看她发大法资料、国内国外四处弘法,不善言词的她,丝毫不害羞迟疑!

母亲凡事隐忍,不会对人颐指气使,但由另一方面来讲,总是有点多虑而扭捏放不开。修炼前,住在大哥家中的她,总免不了打电话和我说些「悄悄话」,例如:看哥哥载小孩上课、学游泳、买东西「不遗余力」,她想出个门却常不好意思开口叫我大哥载,往往也不见大哥「主动」来问她…。以前,我总要花些时间「开导」她,修炼一阵子后,她便从来不再对我提及类似的事,就像以前也没发生过一样!

最近,刚开始修炼的大哥告诉我说,妈妈对炼功点上学员间的矛盾好象视若无睹!我想,那是她心性提高上来的表现。修炼初期,她也曾和我提过类似的事,抱怨一些修炼人的做法不妥等等。现在,她却成了我的一面镜子,让我知道当你没有那样的执著后,就没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难了。我不由想起了师父《洪吟》中的话:「心不在焉──与世无争。」

以前总会担心年纪越来越大的母亲,也一直惦要如何报答她的养育之恩。现在,我知道,母亲再也不需要我操心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