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学法 加强安全意识

一次沉痛教训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前一段时间,我们这里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其损失程度不管是从人员上还是设备上,都是很大的。这自然也给我们这里的正法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障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波邪恶的破坏。当时邪恶之徒到我们点的时候,不仅有为数众多的警察,还有公安一处的,甚至还有几个摄像的。我还听到其中一个便衣在手机中说:“我们这边已经办妥了,你们那边如何?”显然是在好几个点同时进行的。

可以想象,我们对邪恶势力的防范是多么的薄弱啊!但我们是宇宙大法的修炼者,怎么会如此的“弱不禁风”呢?当然决不是大法不给我们铲除邪恶的能力,一定是我们偏离了师父给我们指引的航道。

其实,问题的症结,同修们早已总结了很多次、也很深刻、很全面了,但作为身在其中的我们,这次亲历如此惨痛又惨重的经历,才痛悔自己没听师父的教诲,没吸取同修们用血写成的教训。因此,我还是想在此罗嗦几句,希望我们的同修们一定要“以法为师”,多在学法上下功夫,多在自己心上下功夫,不要再造成更多的损失。

下面我就简单分析一下造成这次教训的原因。从表面上看,我们这里存在的问题就有些严重:

1. 有些同修大大咧咧的,不太注意安全。

有几位做资料的同修是长期流离在外的,但他们在离自己户口所在派出所不怎么远的地方频繁露面(因为有几个资料点就在这儿)。在早些时候,有一位同修偶然中看到一张“内部通缉令”上,这几位同修赫然排在前几位。对于这事他们几位都是知道的,但他们仍然不注意。设想一下,如果其中一位被邪恶盯上,他可能给其他同修和其他资料点带来问题。我们大家都知道要对同修负责,对大法负责,怎么到自己身上就不清醒了呢?

这就像拿着书不怕汽车撞一样。究其根源,我想可能跟自己的干事心、潜在的显示心有关吧。须知注意安全不是个人害怕不害怕的问题,而是能不能为了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而严谨待事的问题。

2. 几个资料点的距离太近。

近到什么程度呢?大概不到十分钟的步行路程。

这又跟几位负责人有直接关系。他们没有考虑到怎样做更严谨,怎样真正的为同修的安全负责,为其他同修所作的工作负责。

更不应该的是,这几位本来就比较“露面”的“负责人”同修,经常是在几个点之间晃来晃去,甚至还把这种“毛病”传染给了其他同修,给几个点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全因素。为什么就不能按照“单线联系、遍地开花”的原则来建点和工作呢?这么多点的这么多事,为什么非要揽在自己身上。真是放不下,还是不想放?以致这几位非要几个点都要走到,都要“操心”。

这其中有没有求在大法中的工作做得多、做得大的“名利之心”,以及旧势力加强和利用我们的执著干扰正法的因素?

3. 关于个人的执著问题。

举一个例子,有位同修几乎每周回家一次,为的是让爱人更好的了解大法,使其不与自己离婚,以使其在法正人间时被救度。问题在于这些话的背后有多大的情的成份,有多大的真正为家人负责的成份,还有多大的为自己修炼与正法使命负责的成份?假如说,我们来自于很高的宇宙层次,因为发愿要“助师世间行”,要为自己所在层次和所在层次以下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们要救度的可能就是无数的众生。假如说邪恶势力知道她做着很重要的工作,而她的行踪和规律又很容易找到,那她会不会给其他同修带来问题?这当然不能算是圆融法,不能算是对家人负责。

这里只是举了其中一例,其他的好几位同修也都存在不同方面不同程度的问题。比如说,有些同修之间的“人情”非常重。有的是由于是患难之交,有的是由于长期共事“日久生情”;有的人在常人中就是“老好人”,习惯于和稀泥,看到问题都不愿指出,喜欢“保持一团和气”。而不是站在大法的角度,站在为自己负责、为同修负责、为大法的工作负责的基点上对待这些矛盾。由于这些因素一直存在,使得资料点不能真正成为一个大家共同精进的修炼环境。

4. 关于交通工具的问题。

有位同修有车,有些时候也用于做正法、洪法的事。但在一次事件中,另外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后,警察曾经把这位司机同修的照片叫其他学员辨认,并且还知道司机同修的真名和化名。当然,他们也就知道司机同修的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等;也就是说邪恶之徒早已注意到司机同修的举动了。那么我们就应该尽量少用他的车。

但是有的同修觉得就要用自己人的车才安全,有什么人或车跟踪的话,就方便摆脱。于是时不时地还用他的车。而且都是到很重要的几个地点。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这位司机同修被盯上的话,他的车被安上窃听器或其他的电子跟踪仪器(应该不困难)的话,我们的几个重要地点很可能就这样被暴露了。

在我们这里第一次事件之后(损失五个点,十一位同修及很多设备等等),我们其他同修应该非常冷静的分析造成事件的各方面原因,应该认真的吸取教训。但是,同修们居然又用了这辆车去购买新设备。另一位同修知道后,赶紧叫参与此事的一位同修去搬家。一打传呼,才发现已经联系不上新点了。

这里只是举了一个关于交通工具的例子,大法工作的安全当然还涉及很多方面。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有足够的安全意识。“无漏”不仅表现在一般意义上的去执著,还表现在严谨的工作作风(这也正是我们应该加强的)。我认为工作态度的严谨也是去掉人心的一种体现。否则旧势力不会不借机利用它来“考验”大法弟子的。

5. 关于学法的问题

其实这才是所有问题的根本。

在那一段时间里,好多同修在学法方面都存在问题。比如有位负责人同修一拿到书就困,一拿到书不一会就会睡着。我们经常听到他的书掉到地上的声音。即使我们经常提醒他,也好不了多少。他自己虽然也想突破,但一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另一位做资料的同修,看书的时候,根本就静不下来,一会儿想起这事说两句,一会儿想起那事又叨两句;拿这本书看看,又拿那本书看看,但并没有真正学到法。根本就没达到师父的要求“所以学法的时候,大家不要拘泥于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地去学,不要思想溜号,一走神儿啊,那就等于白学。”(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后来,大家越来越感到自己的状态有问题了,特别是有位同修的一篇文章,好像是“谈谈大法工作与学法的关系问题”,对我们的触动很大。也使我们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工作会如此的多:多得脱不开身,多得学不了法,也静不下心来学法;为什么工作没有效率:好像我们无论怎么努力,发资料的同修都觉得不是很满意我们的产品,而我们也总是去找表面上的原因、找别人的原因──是不是这台或那台机械的问题、是不是哪位同修没操作好、是不是排版问题等等(后来电脑和两台激光打印机真的都先后出了问题,而这两台打印机就是用来做原稿的)。而没有考虑到,我们是一个粒子团的成员,就是一个整体,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跟我们的修炼是有直接关系的;没考虑到这是关系到我们如何向内修的因素、关系到我们对其他同修负责的因素、关系到我们对法负责的因素。

于是这几位同修下决心专心学法一段时间,以调整自己的状态。他们特地在郊区找了一套房子,也算安静的学了几天法。就在他们心态还并没有真正调整好的时候,传呼和电话接连不断地来了。我想这可能就是一种干扰,看我们能不能真正的稳住心来学法,能不能放下“干事心”、“好大喜功的心”等。因为在用法来充实我们之后,我们才能真正站在大法的角度来看问题和考虑问题,才能真正的干好工作,才能真正的为法负责。但我们并没有顶住干扰,就又陷入到事情中,被工作淹没了。于是邪恶乘虚而入……

为什么我们对这些问题的存在视若无睹呢?是因为我们其实都已不在“道中”,脱离了法,没有了法,我们也就和常人一样,不好的物质在我们的身体甚至思想中停留,我们都意识不到,也就谈不上“走得更清醒”,也就看不到邪恶的阴险与凶残,也就不可能真正从实质上清除邪恶的因素了。

希望这次教训能使更多的弟子成熟起来。

个人体悟,如有悟得不对或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