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徒灭绝人性灌屎汤 真弟子坚修大法志如钢

【明慧网2002年3月3日】我今年57岁,是山东省潍坊市大法弟子,1996年得法。99年以后,潍坊市是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下边,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把迫害的真相暴露在阳光下,让世人看清江泽民邪恶集团打击善良,欺压百姓的事实。

修炼前我患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支气管哮喘和神经性头痛。整日里喘不过气,憋的脸虚肿发青,严重时咳嗽不止,小便失禁,晚上睡觉跪着趴在床上无法入睡。不知吃了多少药,练了多少种气功,都没有根除,只是暂时缓解。自96年炼了法轮功以后不长的时间,身体出现了神奇的变化,全身一天比一天轻松,呼吸畅通了,头也不痛了,尿道炎也好了,所有的不适症状消失了。长期以来在病痛的煎熬中第一次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同时我还看到和听到了一些奇妙的景象及声音。心里那个高兴劲别提了,兴奋、痛快、舒服、感激等种种感觉无法表达。只有一个想法:这一生就学这个法,坚定修炼,别无他求。

99年7月意想不到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一时间乌云翻滚,一片恐怖。各个单位、各个角落迫使人人表态,人人过关,并且开始抓人。当时我非常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善良的群众,怎么会这样对待呢?我看到一些功友被迫写“保证”不炼了,交了书,我心里很难过。心想:我决不写“保证”,更不能交书,修炼大法没有错。那些日子,公安及街办的人多次找上门来,逼我交书,写“保证”,我断然拒绝,决不接受。

99年7、8月份,我们几个功友连续几次去北京上访,中途被公安拦截回来。我心里很着急,无论如何也要到北京反映实际情况。11月25日,我们排除种种阻拦终于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局,但还没进门就被公安拖上车拉到潍坊驻京办事处,随后又被拉回奎文区南苑街道办事处。在没有任何根据,没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我在那里被非法拘禁40天。在这40天的日日夜夜里,我受尽了折磨和欺辱,也充分暴露了当地党委政府不法人员在上边的指使和怂恿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卑劣手段。党委书记赵杰亲自指挥,副书记苗XX(名字不详)带领7、8个打手对我们实施了种种暴行。他们把我关在黑屋子里长时间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睡觉。家里送来的饭、点心、方便面、卫生纸等全部扣下,不让家人跟我见面。经常连续几天不让吃东西,2、3天才给一包方便面,最长的一次8天不让吃饭,不给水喝。晚上坐在椅子上,一睡觉就冻起来,这一切他们都不让我家人知道。他们一再逼我交一万元钱,写“保证”签字就放我回家。我拒绝签字,也没有钱交,他们开始对我大打出手。直接参与施暴的是:党委书记赵杰、副书记苗XX,他俩亲自指挥打人凶手崔希贵,还有张广柱、王庆桂、魏奇、茬XX、安XX等8、9个20-30岁的打手对我进行了无数次殴打和欺辱。有一次他们用胶带把我从上到下捆成一根直棍,8、9个人围成一圈,你踩过来,我捣过去,一阵拳打脚踢之后我被直挺挺打倒在地上,他们又抓着我的头发拖来拖去,对着我的胸口、背部、肚子、腰腿及头部、面部乱打乱踢。边打边叫:“叫你炼功!叫你上访!”当时我只觉的天昏地暗什么也不知道了。隐约听到从外面进来一个人说:“不能这么打了,这个年龄了,这么折腾要出人命的!”他们才住了手。他们多次逼我的家人交钱,老伴和孩子们实在弄不到钱,每次来都是哭着进来哭着回去。恶人们达不到目的,就变着法子折磨我。12月下旬的一天(天气特别冷约零下十几度)晚上九点多,他们强行扒下我的棉衣、鞋和袜子,我只穿着单衣光着脚被他们绑在院子里的树上冷冻,冻的我浑身打颤。邪恶的王庆桂又把一盆水泼到我脚下,直到深夜才把我解下来。一个多月中,我没吃上几顿饭,也没睡上一个囫囵觉,暴徒们还强迫我给他们干活,打扫卫生,拔草等……

每当我遭受这些磨难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谁也动不了我。我每天都坚持背法,打坐炼功。无论他们怎样逼我写“保证”,逼我签字,逼我交钱,让家人劝说等,我始终未说一句话,未签一个字。我已经铁了心了,坚修大法紧随师,千难万险不动摇。是大法给我力量,在痛苦和魔难当中表现了大善大忍之心,无怨无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精力旺盛,身体不垮。这些邪恶的可怜虫,被邪恶控制着在无知地造业,多么的可悲!我多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善恶有报是天理,劝告他们要行善,不要做恶。他们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耻笑我、辱骂我。但这些邪恶的暴徒们也不得不承认法轮大法在我身上的奇迹。他们多次在我面前嘻笑说:“这个法轮功真怪啊!打也打不死,冻也冻不死,饿也饿不死,怎么折腾也没事。”我说:“这是法轮大法的力量,你们永远也不会理解。”

2000年1月1日从北京拉回一些上访的功友。他们被拉到南苑街办后和我一样被扒去棉衣,鞋、袜子,绑在树上。党委书记赵杰亲自出马,安排崔希贵等人做好准备。我听到赵杰极其邪恶、流氓地对崔希贵说:“你们准备好,给他们灌屎灌尿,放上草药,就用你们的尿就行。”到了晚上将南苑街办的30多名大法学员强行拉来,在院子里排队站好,叫学员们看着怎么收拾我们。然后,把我们8名去北京上访的功友(5男3女)从树上解下来,重新把手脚绑起来,逼着跪在地上。灭绝人性的邪恶之徒赵杰等将准备好了的屎尿汤子装进矿泉水瓶子里,赵杰对崔希贵说:“他们不是进北京上访吗,不是继续炼功吗,给他们一人灌一瓶,先给这个老婆子灌!”这时我心里非常平静,这吓不倒大法弟子。暴徒们连撕带打强行灌,功友们拒绝着、挣扎着,弄的身上全是屎尿。其中一个女功友难受得直吐,喊叫肚子痛!几乎晕过去,而失去人性的暴徒们仍不放过,叫骂着一个不落的都灌了,有的大法学员还被灌了两瓶,其状惨不忍睹!

赵杰又狂妄地对其他大法学员叫嚣、威胁说:“你们看到了吗?如果还继续炼,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这就是江泽民邪恶集团领导下的基层党委书记的所作所为,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呀!就是这个残忍、邪恶的赵杰,因为迫害法轮功有功,竟然被提拔为一个县的副县长。

家人实在不忍心看着我在这里遭罪,到处借钱凑了4000元,元月2日女儿到南苑街办交给崔希贵,崔恶不知羞耻地说:“你知道昨天他们喝得什么?那是我尿的尿啊!”女儿将我接回家以后,在换衣服时看到我身上到处是青紫伤痕,难过得大哭一场!

2000年农历正月18日,我听到一个消息说:潍城区城关街办大法弟子陈子秀被活活打死了,当日要强行火化。我一听急了,立即去了市立医院。随后陆陆续续去了许多功友,医院大院内外站满了大法学员。当时去了很多警车和公安,看到大法学员越来越多,恶警们便采取了行动把我们强行拉走。我被拉到西关派出所,后来被转到奎文公安分局。下午5点南苑街办副书记苗XX带着人来到公安分局,对我二话未说当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把我拉回南苑街办,一下车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紧接着扒下我的棉衣、鞋袜,将我双手反绑在树上。晚上9点以后,他们喝完了酒回来,崔希贵气势汹汹的说:“今晚我非打死你不可!”说着就穿着皮鞋朝着我的肚子、阴部猛踢数脚,我立即痛得晕倒在树上。

这时我老伴和女儿赶来了,老伴看到我被打成这个样子,气愤地向崔希贵大喊:“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上次你们差点要了她的命,刚回家又拉来这么往死里打!要出人命了!”女儿也说:“崔希贵,你不是人,上次你给我娘灌了屎汤子,这一次你又下狠手,你不得好死!”街办有两个值班的女青年不忍心看我遭这个罪,偷偷地跟我说:“觉着好在家炼就是了,何必遭这个罪啊!”我认真地告诉她们:“我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我要说真话啊!我要偷偷地在家里炼,你们怎么知道大法好?怎么知道他们这么邪恶?”这一次我又被关押折磨了一周。暴徒这一周未让我吃一顿饭、喝一口水,又逼家里交了2000元钱后才把我放回家。回家后全身瘫软,腿痛得站不起来,阴部红肿青紫,小便困难,已经是8、9天未吃未喝了。老伴和孩子们难过得痛哭流涕,商量着非要报复他们,在我的再三劝说下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2000年8月11日上午8、9点钟南苑街办和派出所的4个人开着车在行政街上见到我,要我到街办去一趟,不由分说把我拉到车上。一下车七手八脚把我吊到树上,逼我骂老师,我说:“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张广柱等人一起上来拳打脚踢,一个姓徐的说:“你还敢嘴硬,叫你逞强!”一边说一边朝我的头和脸狠狠的打起来,我只觉得头昏目眩,眼泪直流,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了。第二天放我回家两眼红肿青紫。家人气恨难忍但又无可奈何,千方百计不准我出来。可我在家呆不下去,一心想把江泽民指使这一级一级的邪恶的坏人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讲出来,因为他们是最怕曝光的。

10月1日我与一功友坐上汽车准备到北京天安门正法,走到淄博被公安发现抓到公安局,我对他们讲我遭受迫害的过程,讲大法修炼的实际情况。他们听了无话可说,表示同情的说:“我们知道你们都是好人,但我们没有办法,执行上级命令。”他们便通知潍坊南苑街办把我拉回来又铐在树上。逼我老伴交5000元才放人,老伴和孩子到处借钱只借了六百元(前几次已经借了6000元),这样暴徒把我送到奎文拘留所拘留半个月。10月24日被释放回家,25日晚上7点多南苑街办8、9个人到我家砸开门硬把我拖到车上说要送洗脑班。我心想这次绝不能被邪恶带走,想起老师的新经文《理性》中说:“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这时快要到胜利大街时,我强烈要求下车给家人打个电话,他们紧紧围着我生怕我逃跑。我打完电话立即向过路行人大喊:“大家都看那,邪恶抓人了!青天白日他们行凶作恶,欺负好人。”我把这几次被抓被打被折磨的事时大声告诉了过路人。人越聚越多,是大法给我的智慧和力量,面对这么多人,我一点都不胆怯,讲的清楚有力。暴徒们被我的行动震住了,抑制住了,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他们灰溜溜的走了。围观群众听到我讲的这些,很多人都表示气愤和同情,最后我向围观群众和行人喊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李老师是清白的,大家不要相信邪恶的造谣宣传。……”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特别的高兴和轻松,因为我把真话告诉了人们,又有一些人知道了真相。

因我一次一次地被抓被打,家人实在吓怕了,这一次死活不让我出门。锁在屋里,我就学法、炼功。但是我被困在家里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就感到非常难受。于是11月1日我打开锁跑出来同一个功友又去了天安门广场向着众多游人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还大法清白!”这时警车来了,恶警连打带撕拖到车上拉到潍坊驻京办事处。晚上11点街办副书记苗XX带着人来到驻京办把我拉回南苑街办,同其他三个功友一起铐在电线杆上。我开始一遍一遍地发正念:窒息邪恶!铲除邪恶!有师在,有法在,邪恶动不了我!不管遭受多大痛苦,我对大法从无怀疑,从无动摇。不管他们怎样折磨我,虽然他们听不进去我的劝告,但我总是无怨无悔的一遍一遍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善恶是有报应的,这是天理!你们不要作恶造业了,你们是在害自己啊!”他们不仅听不进去,还耻笑我。

11月5日老伴和女儿来看我,与赵杰、苗XX、崔希贵等人吵起来:“你们还有完没完?为什么老这么折磨她,她究竟犯了什么罪这样往死里整她,你们不让她活了,我们也不活啦!……”这时赵杰、崔希贵指挥一群暴徒上来把老伴一顿拳打脚踢!打的我老伴趴在地上起不来,女儿在一旁失声痛哭!打骂声、哭喊声,一片混乱!这时我被铐在树上看到此情景心里非常难过:老伴快60岁的人一次一次的因为我遭受这些磨难和痛苦,他不修炼会更加痛苦难熬啊!女儿为我不知流了多少泪,遭受多少辱骂!家里90岁的老公公无人照顾。不管邪恶如何迫害我,我未掉一滴眼泪,这时我忍不住哭了,可叹老伴为我挨打……同时我看到恶毒的旧势力为达到破坏大法的目的,不仅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而且极大地伤害着炼功者的家属和亲友。更可恶的是毒害着不知真相的人们,使他们对炼功者抱有偏见、误解甚至仇视。特别是那些无知粗暴的打手被江泽民邪恶势力当成打人的棍子,将被毁掉的人是多么可悲!我想,只有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才能解救他们,唤醒他们。这时我想:“师父帮帮我吧,我不能被绑在这里,我要出去向世人说出我要说的话。”就在这一瞬间奇迹出现了,右手的铐子真的开了,脱下来了。我非常激动:谢谢师父,我马上就走。在混乱中谁也没看到,我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邪恶的人间地狱--南苑街办的大门,又投入了正法洪流之中。

这一天我记得很清楚,2000年11月5日,在那一刻我感到大法的无比神圣与伟大!师父的无量慈悲与爱护!后来女儿告诉我,我走之后,赵杰他们发现我不见了,大叫大嚷着说是我女儿放跑了我,女儿与他们争辩:“你们睁着眼说瞎话,手铐的钥匙在你们手里,我怎么能打开手铐呢?”不管怎么说,他们根本不讲理,强行将我女儿拘留半个月。回想这几年家人跟我吃了苦遭了罪。三个女儿不知跑了多少腿,不知哭了多少次。这次大女儿又为我蹲了班房。小女儿一年多南苑街办不给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跑了几十趟就是不给登记,理由是“你妈什么时候不炼法轮功了你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可见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采用株连手段,真是想尽了诡计,使绝了招术。

自从2000年11月5日我从南苑走出来以后,我不能再回家了,先是在功友家住了一段时间,因南苑街办多次找我,又换了几个地方,一直未找到合适的住处。后来飘泊到一个很荒僻的山坡地上一间破草房里,这里住着两口,我告诉他们因炼法轮功被抓,跑出来流落到这里。他们见我是个好人就收下我了,我帮他们干活洗衣服,向他们洪法教他们炼功。他们告诉我这个村庄叫“神人店”,很早的时候有一个修道的人在这里落过脚,所以起名“神人店”。我听了很高兴,我是修大法的,今天我到神人店落脚不是偶然的。为什么好几个地方都住不下,偏偏到了这偏僻山野的小草房里,是师父领我来到“神人店”。那几天这里雪很大,小草房的周围一片白,因门窗不严,没有烟火屋里屋外都很冷,门窗玻璃也有厚厚的冰。这时我想了很多……,想到自己得法的幸运和师父的救度之恩,我随手在玻璃上写到:冰雪雪冰屋里有,坚决跟着师父走。一个多月以后,我听到了一个消息,说我家房子被烧了。农历11月初1这天中午,我们的邻居发现我们家着火了,火势很大,立即告诉了我侄子,侄子马上报告了火警,等救火车来到时房子已经快烧完了,就这样8间屋和家具等化为灰烬。纵火的人和原因我虽未去追查,但我心里十分清楚,邪恶为了迫害大法弟子什么事情也能干出来。我已经无家可归,一无所有了。又呆了一个多月以后,我离开了“神人店”,在功友和好心人的帮助下,我和老伴带着90岁的公公维持着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我也有时给人家打短工挣几个钱糊口。不论走到哪里,不论多么艰苦,我忘不了学法、正法、做大法的事情。老伴也知道了一些法理,对我也比较理解和支持,也帮我做了一些有利于讲清真相的事情。

回想自己得法以来受益之大,体会之深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不仅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救渡我向更高境界升华。尽管这几年经受了这些磨难,但总觉得师父给了我太多太多,而我做的却太少太少,经常出现漏洞,被魔钻空子。我决心以法为师,紧跟正法进程,在学法、正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中做的更好。最后让我们重读师父新经文《法正人间预》“正法行于世间,神佛大显,乱世冤缘皆得善解。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余者人心归正、重德行善、万物更新,众生无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庆、同祝、同颂。大法在世间全盛之时始于此时。”

*************************

注:这位同修没有文化,只好口述,请别人代写后,念给她听,再改,就这样她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完成此文。在邪恶的迫害下,她虽无家可归,一无所有,但她仍慈悲地想尽一切办法,克服重重困难,揭露邪恶,救度世人,使受蒙蔽的众生明白真相。人啊,清醒过来吧,大法弟子为了你们,已舍尽了自己的所有,大法弟子慈悲的胸怀足以感青天、动大地。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3/19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