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岁的甘肃大法弟子遭受酷刑被打得吐血


【明慧网2002年3月3日】我现年67岁,是甘肃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轮大法的清白,我于2000年12月5日依法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住。当时两个恶警把我胳膊往后面一扭摔在地上,面朝地,他们在我背上踩,这时我说不上话来,一会儿,两人把我拉起来,此时我想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向世人讲清真象。于是我使劲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然后我被非法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关进铁笼。

下午2点又被送到燕山看守所、迎风派出所,一个姓梁的审问我家庭地址、姓名及工作单位,我不说。又叫一个叫王俊风的警察审问,我还是不说。他们检查我身上只有10元零一角钱,这时候恶警见抢不到钱,气急败坏地说,“你就这点钱能回去吗?”他们对我又骂又打,在我的脸上换花样打,耳光子、脚踢,双手又反铐在后背。在恶警面前我没掉一滴眼泪,越打我越对佛法坚定不移,我想我绝不辜负师父苦度弟子一场,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能向邪恶之徒低头哪?最使我心里难受的是恶人诬蔑师父,于是我大声地喊:“人民警察是流氓警察。”一直到深夜两点恶警才把我送往拘留所。在拘留所里由于恶人打得太重,我内脏受伤吐了一个星期血,起不来床,同修们帮我往起拉。所幸我每天晚上都坚持炼功,以后就再也没吐血,此事更证实了大法的威力无穷。

在北京被非法拘留20天,我绝食17天。

12月24日我被分流到天津宝坻县看守所非法拘留9天,恶警头两天审问我,我啥也不说。第三天他们就叫了两个胖胖的打手,给我一顿拳脚,我面对一个邪恶的胖警察,我问他:“你有没有父母兄弟,你妈妈要是炼法轮功你也打吗?我不就是炼了法轮功吗?你们这样对待我,你们知不知道善恶有报?”和我在同号里的一位四十多岁新疆同修被“五马分尸”,用电棍电,最后电怎么也接不通才罢休。这位同修被警察打完回到号里浑身不能动,就连提裤子都是同修们帮忙。在我们号的对面那个房子里全是刑具,年青人大部分被叫到那里边拷打。

江泽民流氓集团指使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全国已有上千名大法弟子被迫害摧残致死,其中知道名字的就有三百四十人,写到这我突然想甘肃省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袁江的死,恶警动用两车的刑具活活将一个才华横溢的国家栋梁折磨致死,真是太残忍了!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有写的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8/19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