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真善忍没有错

【明慧网2002年3月30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3月27日寒芳报导- 就读于爱尔兰都柏林三圣(Trinity)学院计算机系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赵明,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国当局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判劳教两年。在得知赵明被劳教的消息后,都柏林三圣学院的同学、老师和校长约翰海格提教授以及“赵明之友”发起了营救赵明的活动,广泛征集签名。后来爱尔兰政府、英国政府、欧洲议会及欧洲许多国家政府、国际特赦组织以及联合国高级顾问玛丽罗宾逊夫人等都纷纷多次呼吁中国当局尊重人权、释放并允许赵明返回爱尔兰继续学习。

在这次营救赵明的过程中,通过赵明了解法轮功的英国莫恩勋爵一直发挥着巨大的推动作用。莫恩勋爵表示,他是曾仔细阅读过《转法轮》一书,并认为法轮大法“完全没有政治性”。其原则是任何人都可以认同的,即“真善忍”,这是人类的普遍价值,也是法轮大法所特别提倡的,他认为这是每个人都支持并应该支持的。

在国际社会强大的正义呼声之下,中国当局于3月12日释放了赵明。3月23日,赵明顺利返回爱尔兰,将继续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日前电话采访了赵明,了解他在被不公正地判劳教的这两年期间的遭遇,这也是所有关心赵明、营救赵明的人们所想知道的。

*依法上访被捕历经看守所的非人强制灌食

问:你在爱尔兰三圣学院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为什么会在中国被抓被劳教两年?

赵明:我于1999年圣诞节从爱尔兰返回中国渡假,渡假期间在北京去位于永定门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可是当时在国务院信访办,只要是关于法轮功上访的就被公安带走。我就是这样被公安带回老家长春,由家人领回,但是护照被没收,无法返回爱尔兰继续读书。

三月我回到北京,五月份在一个炼功人的住处和几个炼功人一起被抓。抓我的过程根本没有任何合法的执行公务的程序。他们没有穿警服,也不出示证件,进屋就抓人,带到车里也不是警车,当晚被送进海淀区看守所。这次被抓后就被判了劳教。

问:你什么时候从看守所被转到劳教所的?

赵明:从被抓到转到团河劳教所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先后被关在北京海淀看守所、长春大广看守所、戒毒所和北京看守所(七处)。在这个期间,我一直表示我没做违法的事情,不应抓我,并且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但是被强制灌食。

问:能否讲述一下他们怎么强制灌食?

赵明:我被关在海淀看守所一周后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第二天他们就开始强制灌食。他们把我按住,捏住鼻子,我尽量憋住气,但他们用牙刷使劲撬开我的嘴,直接倒进液体食物。我被按得很紧,有时液体从我的食道和气管一起进,呛得很厉害,肺很疼。这种灌食是非常危险的。后来在劳教所里有一个大法修炼者的妻子叫梅玉兰就是在北京的一个看守所里被灌食致死的。

关在北京市看守所(七处)的时候,我继续绝食。医务室的主任给我进行鼻饲灌食,他不停地把管拽出来再从鼻子插进去,鼻子磨出很多血。他还有意把管插入气管,我立刻感到呼吸困难,不停地咳嗽。他说“你气着我了,我堵死你。”被灌食后,我一次一次地呕吐,吐出来的只有一点点流进胃里的液体,但有非常浓的药味,液体食物里面被加进了大量的对胃刺激很强的药。在七处呆了十天被送到劳教所,到劳教所后我开始进食。

*揭开团河劳教所优待普教人员的幕障

问:有国际媒体应中国当局邀请访问过团河劳教所,报导说那里条件很好,对普教人员也很好,你可不可以谈谈你看到的团河劳教所的情况?

赵明:有记者去采访团河劳教所,也经常有社会上的各种单位去参观。劳教所的院墙内养得有鸡、兔、鹿等满院子跑,从外表上看条件好像还不错,但是警察迫害人的事情在表面上却是看不出来的。

当有记者去采访或者别的单位去参观时,有人在院子里活动,也有干活的,但是这些都是那些所谓“转化得特别好”或者是符合政府要求的人,而我们没有放弃修炼的炼功人和其他一些就被集中在房间里看录相,等着记者走了才能出来。有一次有三个被“转化”的人被采访了,说劳教所如何如何好,他们得到了奖励,被减期好几个月。

*劳教所内难为人知的身体迫害

问:在劳教所里,你是同炼功人关在一起的吗?

赵明:一开始的时候,我同十几个偷盗抢劫的劳教人员关在一起。后来因被关进的法轮功学员多了,他们就把法轮功学员分成队单独关押。

问:这些劳教人员是怎么对待你的?

赵明:刚被劳教时,不让正常睡觉,警察整天找我谈话要我不炼功。有一次遭到关在一起的这十几个劳教人员的严重殴打,他们体罚我下蹲,蹲不住时,他们就用马扎敲打我的头和身体,大约有两个多小时,一直打得非常重。转天他们又把我按在盆里塞到床下,床板被顶起,有人就坐在床板上往下压,致使我的两条腿全是淤血,很久都不能自己行走。

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打你、为什么敢这样打你呢?

赵明:那时我刚被关进团河劳教所,不可能跟这么多人都有仇,他们没有理由打我。按照劳教所的纪律和规定,这样打人的事情是非常严重的,这些劳教人员应当被延期劳教、或者禁闭,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被处理,而有的人还因此被减轻刑罚提前释放。后来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们对我说,他们也不想这样干,是警察叫他们这样干的。

问:那劳教所里的警察有没有打过你呢?

赵明:警察主要是用电棍电我。在去年我被劳教一年快到期时,他们把我转到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其中的少教队是男队。在那里有两个多星期,每天不让睡觉,只能坐着打个盹一、两个小时,还有体罚禁蹲、什么飞“飞机”的。

而这次在我到期被放之前两个星期,有两天晚上警察没让我睡觉,我在白天见到劳教所副所长时,提出和他谈,要向他反映不让我睡觉的事,他不理我。

紧跟着的一个晚上,有五个警察对我进行了电击。他们在地上放一床板,用带子把我全身、四肢和头部都绑紧,用六根电棍同时电击。我身体剧烈地跳动,喘粗气。那种电棍约有五十厘米长,头上有两个电极,沿着棍还有螺旋形的金属,这种螺旋可以电击很长范围的身体。参加此事的五个警察,一个是管理科科长,一个是教育科科长,一个是教育科副科长,两个“攻坚班”警察。管理科科长说这就是我向所长反映的结果。

问:什么是“攻坚班”?

赵明:“攻坚班”是设立来“对付”坚定修炼、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现在所有劳教快到期还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攻坚班,地点在旧西楼,盖好新楼后这是个空楼,一人一个屋,一开始也安排一些人谈话,但实际后来都是体罚、想强制“转化”炼功人。

*劳教所内摧残精神的封闭洗脑

问:在劳教所里警察通常叫你做什么呢?

赵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最大的迫害是洗脑。他们出了许多书、音像资料、各种新闻等等,我不想去说这些内容,他们整天要求法轮功学员看、听这些东西,谈话谈这些,他们就是想要让法轮功学员必须承认修炼像他们说的那样如何如何,然后配合使用不让睡觉、体罚和电击等手段。

有一次连续一个多月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每天十五个小时,一直坐小塑料凳听攻击法轮大法的录音,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外,不许我们动,而且限制上厕所的次数。每天到半夜睡觉时上身和臀部非常疼。人的身体保持任何一种姿势时间长了都是极其痛苦的。

问:劳教所什么时候告诉你被增加十个月劳教期的?

赵明:是在到期日的前一天突然通知我,被增加劳教十个月,当时在精神上真是又感到突然受到了打击。

问:他们有解释吗?

赵明:就是在这之前两周,我被送到新安女子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后,他们要我写保证不炼功了,但是我没写。他们要我和其他几个不炼功的人一起读一篇诋毁大法的文章,我不念,他们就说我在劳教所宣扬法轮功,然后以此为原因给我增加了十个月劳教。

问:你在长春的父母当时知道你被延期了吗?

赵明:他们不知道。

问:这期间,你在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的同学、老师,自发地组织了“赵明之友”营救你,并且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在劳教所中你对这些有所了解吗?

赵明: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些都是回到爱尔兰后刚知道的。在劳教所里,除了叫你看那些他们要求你看的洗脑的东西以外,不让你得到任何你关心的消息,让你觉得你非常孤单,没有人关心你,就是把你打死了都没有人知道一样。他们就是以此来打击你的精神,消磨你的意志。

在劳教所期间如果能够知道国际社会为营救我所作的这些努力,我会受到很大的鼓励。其实劳教所或者说中国当局是很害怕让国内的人知道这些情况的。

*被释放前的“封口”谈话

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要被释放了?

赵明:我是在被放出来的头一天才知道的。

问:在你被释放出来之前,警察找你谈了些什么呢?

赵明:我临放出来之前警察非常谨慎。通常每个人放出来之前,劳教所有一个纪检科的负责人要和释放的人谈一次,问问有没有受到体罚虐待等等这些情况,这是劳教所的制度要求。他们在我出来的头一天晚上来给我谈,我知道同他们谈也没有用,这只是一个形式。所以我说没什么好说的。

问:为什么这只是个形式?

赵明:在这之前一周左右,劳教所的上一级单位,即劳教局的一个姓徐的警察找我谈,问有没有什么情况。我问他警察用电棍电我这个情况你觉得是不是合适啊?他说这个肯定是严重违纪呀,紧接着他又说“这不可能,你有什么证据,有别的劳教人员在场吗?或者是哪个警察要承认也可以。如果你觉得要是不会对你有什么坏处,就是说,你要不怕你出所受影响,那你就可以谈,我就给你做笔录。”

他的意思是很明确的,就是说,这些事情他也都知道,也很可能就是他指使吧。当时电我的人中有几个是不同科的科长,就是各个科级的人在一起做这么一件事情,那么肯定是所级或者所级以上下了令他们才会这么做的。但是你就是说遭电击了也没有证据,警察要都不承认,那这事就是没法说了,你反而有可能还不能被放出来。他们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些事,而且一直就是这样做的。他们就是这样直接威胁,非常明目张胆,很邪恶。

*修炼真善忍没有错

问:这两年你遭受了这么大的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是什么力量让你能够承受过来这些迫害,现在依然保持着平和的心境?

赵明:是对大法的坚信,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在劳教所中炼功人承受的压力确实很大,劳教所企图通过身体上的体罚和精神上的洗脑,强迫修炼人写下不炼功的保证以及其它东西,但是这种强制实际上是改变不了修炼人坚修大法的心的。

*国际社会正义呼声是有作用的

问:国际社会和许多素不相识的人为营救你作了极大的努力,你有什么感想?

赵明:确实是非常的感谢。三圣学院的同学老师为营救我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尤其在开始的时候,也是非常难的。他们这样大的努力超出了我的想象,真是非常感谢他们,还有爱尔兰政府、英国政府、国际特赦等等和许许多多善良的人,非常感谢他们。

能够重新获得自由,真的是幸福。我也将努力尽快恢复身体状况,帮助呼吁释放国内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真诚的希望曾经帮助过我的国家政府、国际组织和素不相识的善良的人们,能够继续关注目前发生在我的家乡长春法轮功学员被大量抓捕、被杀害的事件,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

赵明是一个持中国护照的普通的留学生,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目前中国当局几近疯狂地打压国内法轮功,尤其在赵明的家乡长春,仅三月份以来当局就大规模抓捕、绑架了5000多名法轮功学员,每天都有人被迫害死,在这样的情况下,赵明能够获得释放并且被允许出国继续学习,这确实归功于国际社会和许多善良的人们对赵明的极大关注,向中国当局持续发出了正义的呼声:释放赵明。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3/2055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