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议员:“制止迫害,我们责无旁贷!”(译文)

【明慧网2002年3月30日】瑞士的政治家欢迎近千名法轮功修炼者来到日内瓦,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前和平请愿。这些政治家们的发言反映了他们对法轮功的本质有着相当的了解。

在三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这三天里,从40多个国家来的法轮功修炼者及同情者在日内瓦联合国第58届人权委员会开会期间请愿并炼功。该届人权委员会将一直开到四月底。第一天的主要内容包括经过日内瓦市中心的,为声援中国的法轮功受害者的游行。游行队伍到达联合国广场时,受到了日内瓦州议员以及瑞士联邦议员的欢迎和书信支持。这些政治家一致表示:“我们责无旁贷”。

日内瓦州议员、激进党成员Thomas Buchi指出,中国镇压法轮功提出了一个问题,即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对我来说我找到了一种特殊的方法,即能够根据宇宙真善忍的原则使人达到自我觉醒的一种方法。这一修炼方法是我们现代人能够认识的非常古老的修炼方法的精髓;他包括非常简单的炼功动作以帮助修炼者体内的能量循环,并使人的精神得以提高。”他补充道,这正是解释法轮功取得惊人的成功的原因。“而对于那些只为追寻人生根本问题:如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将去何方的人们采取这种可怕的残酷镇压真是不能让人理解的。”他高度赞扬了那些在中国为启迪人们觉醒的“积极地非暴力”的法轮功修炼者。

在“世界范围内象征着反对镇压”的联合国广场上的断了一条腿的大椅子下,Thomas Buchi正式地呼吁中国停止镇压其人民的这种自残行为。

左派联盟议员Marie-Paule Blanchard提到了日内瓦州议会收到了一份要求官方干预中国迫害法轮功的决议草案。她说:“专制可以杀死成千的无辜的人们,但是它们却扼杀不了真理。”

左派(包括地方共产党)的议员Erica Deuber Ziegler说道,他不能够理解“一个政府怎么可以和真、善、忍的原则对着干,这会引起那些坚持民主权力人们的愤怒,真不能理解西方国家在过去的三年里为什么会如此这般视而不见?”Deuber女士讲经济方面的利益可能是原因。“西藏已经对这种视而不见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即遭受到了近似于种族灭绝的迫害。”Deuber女士原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仰慕者。“而今天我们对中国的革命失望透了,并对那儿每日发生的镇压迫害事件而感到非常愤怒。”

生态政治家David Hiler带来了日内瓦绿党的支持。“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一直在侵犯着人权。而今天中国又进一步愚昧地迫害那些追求信仰的人们……。在1989年尽管我对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屠杀感到愤慨,但是我觉得我孤掌难鸣,而今天全世界都听到了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国政府感觉到很尴尬。在此我想表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暴力活动、包括那些有勇气去北京讲清真相的西人学员的高度赞扬。他们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甘冒风险。”

瑞士联邦议会巴塞尔议员、瑞士联邦参议员、生态学家Ruth Genseth在他的发言中向在联合国广场上的修炼者提到,瑞士在今年一月份派了一个官方代表团去中国访问,在此期间就中国为反对法轮功成员而制造的专门的法案、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并酷刑毒打、迫害致死等提出了质疑和谴责。他要求瑞士政府“正式承诺”反对中国镇压法轮功,并建议如果中国继续不尊重人权,瑞士将联合拒绝参加2008年奥运会。

瑞士联邦参议员、瑞士绿党主席之一Patrice Mugny在给法轮功学员发来的贺信中写道:“我支持那些为使得法轮功学员能够走他们自主选择的人生道路的持久努力。”

来自于Vaud州的瑞士联邦参议员、社会党成员Jean-Jacques Schwab在来信中写道:“我对那些受到中国当局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道深感震惊,我支持采取措施要求中国政府充分尊重人权,特别是尊重那些男人和女人的信仰自由和人身安全。”

对中国那种令人震惊和不公正的镇压表示强烈关注的Fribourg议员Madeleine Genoud-Page在来信中写道:“为什么中国就不要这些对全人类都至关重要的古老的真、善、忍原则哪?这种形式的气功修炼能使修炼者身心健康,同时又展现出对一个人最全面的尊重,这也会使得中国当局恐惧吗?”

Glovelier市的Jura市市长Roland Michel在发来的贺信中写道:“尊重人权包括对少数民族及各种团体的尊重。让我们联合起来终止中国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