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的一次遭遇


【明慧网2002年3月31日】得法前,我患神经性头痛,久治不愈,身强体壮的爱人又突然得了脑血栓,花了四、五千元,也未能治好。看着这个日渐衰落的家庭,我真是痛苦。就在这时,爱人在邻村赶庙会遇到了宝书《转法轮》,功友又到我家放了师父讲法录像。我和本村十几个人一起学法炼功,三个多月后,爱人的病大有好转,我多年的头疼也不见了,一个家庭得救了。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

7.20时,我们被抓到乡政府,无理关押了七八天。2000年12月,爱人给邻县功友送真相材料,被非法拘留4个月,被不法之徒勒索1000元钱才放人。这期间我再次被抓到乡办的洗脑班,关押了7天,家里只剩下七十多岁的婆婆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通过学法和交流才认识到不足,自己并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只是消极承受,纵容了邪恶,做为大法弟子,必须维护大法,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2002年元月23日上午,我正在打扫房子,乡村干部李胜奇带一人闯进我家,让我到乡政府去。我说我正打扫房子没时间,并给他们讲真相。李胜奇恶狠狠地说,下午3点不去就抓人。为打破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下午我未在家。

4点钟左右李胜奇带领几个人一看家里没人,就象土匪一般抢走了家里的电视机和录音机。我刚回家,邪恶之徒再次回来把我绑架到了乡政府。在路上我向他们讲真相,李胜奇打了我几个耳光,下车时又踹了我一脚,把我关进了车库。我就在车库里发正念铲除邪恶。

第二天上午,父亲来劝我写个保证,面对亲情,我毫不动摇。邪恶之徒让我骂师父,说只要骂师父,就让我把电视机、录音机搬回家。我说我不会骂人,XX党的干部怎么叫人骂人呢?邪恶之徒无话可说灰溜溜地走了。晚上我想,把我关到这里,这是邪恶旧势力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决不能承认,外边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出去。第三天我喊他们开门,他们不给开。天黑了以后,李胜奇才开门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很难受,说罢就呕吐不止。邪恶之徒端来一碗水让我喝,我不喝,暴徒说早写了保证就让回家,我坚定正念决不能写保证书,就连续发正念铲除邪恶。天亮后,他们来了5个人,让我写个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拿来写好的保证书硬按着我的手按了个手印,让我回家了。现严正声明被强迫按的手印作废。

我只有更加精进,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弟子才是对师父的最好回报。(2002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