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再次进京 历尽酷刑正念走脱

【明慧网2002年3月4日】我是东北某市的一名大法弟子,是曾经走过弯路犯过大错的人,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再一次挽救了我。

2002年2月12日也就是正月初二,我踏上了第二次进京正法、护法的历程。一路顺利到了北京。直奔天安门,进了天安门,过了二道门到了故宫前,便开始做我想做的三件事:一、散发真相资料;二、贴两张图片;三、喊出心里话。当我理智、智慧地把真相资料散发完后,我便从故宫向外走,在第二门洞西侧找一僻静处取出图片,涂上胶水,从容地走到门洞右边贴了上去,随后便从心底里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声音洪亮,震天动地。喊完后随着人流出了二门。随后又用同一方式把第二张图片备好,来到天安门洞前一水泥杆上贴了上去。贴完后又一次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时我看到警察冲进门洞,我从门洞另一边走了出去,过了金水桥准备往回返。走时心有点急,被一便衣盘问,随后又有几名警察过来,以没有身份证和我说法轮功好为由被带到了天安门前分局。

在我来前已有两位同修被抓。其中一男同修讲述了他的一些情况,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许多差距。他是南方某省人,也是第二次进京,他们那个地方正法、讲清真相的事做的很好,当地公安部门几乎都不怎么管了,就是怕大法弟子进京。他是大年三十从家走的,几经转车,来到北京。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打坐发正念,不知坐了多久,单手立掌都有点麻木了,后来警察把他抓进分局。他说他现在看书近千遍了。他说以前看书也不是这样,障碍也很大,在以后的学法实修中吃了很多苦,冲破了许多障碍。在助师正法的进程中一步也没落下,现在当他静下心来学法时,一行字映入眼前,脑中已经回想着师父讲法的声音,一丝杂念也没有。他的经历再次使我感到大法修炼的神奇。

我在分局被关押两天,第二天有6名同修被抓,其中有两年轻女同修是在早七点升国旗时打出一大法横幅被抓。有一同修已是第四次进京护法正法了,她们还带进了师父的新经文,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切磋。其间也不断有邪恶干扰。我们都知道向内找,并发正念铲除邪恶因素,并用善心向有缘人讲清真相,大多数同修因没报姓名、住址在第二天晚上被分到北京各区分局。我一人被分到某派出所。在派出所恶警当晚就对我进行了非人的折磨,恶警扒光我的衣服,对我拳打脚踢,让我站在院内冻,然后又用凉水管冲我,时间近半小时,冻的我浑身剧烈打颤一个多小时,恶警还不算完,又把我带到一室内又施暴力,用电棍电我,我没有屈服于他们的邪恶淫威。最后他们说了一句“服了”才算了事,把我关入铁笼铐了起来。

第二天上午来了两个换班的恶警,又把我带到一室内首先施以暴力,然后又从一室内取一刑具,让我靠墙坐着,两腿伸直,拿一块布把我眼睛蒙上,用一特制方凳卡住我的身体,在脚腕处通上电线。一恶警开始手摇电机,对我全身通电。这一招比电棍还狠毒,他们一会快摇,一会慢摇。不停地摇,那种痛苦难以言表。一恶警摇累了,又换另一恶警,我在心里特别痛苦的时候,心里默喊着“师父啊”始终抱有一念——死也不屈服。恶警摇累了,住手了,说了一句“我服了”就又把我关回铁笼里。

第三天早上我开始炼功,一值班恶警阻止我炼功,对我施以暴力,打得我鼻口出血,我坚持炼功,他又拿电棍电我脸、头部、太阳穴等处,当时我满脸都是皮肤烧焦的味,最后电棍没电了,我继续打坐,恶警就把我两腿伸直用脚狠踢、狠踩我两腿、脚、两臂及身体,还说什么这叫“舒筋活血”。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自我被抓已有五天没进食水,在身心遭受巨大魔难时身体状态却很好。这是修炼大法的神奇,是师父的慈悲加持。在第五天我想应该出去揭露他们的邪恶,我便说出姓名、住址。当天中午我被接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在那里我继续绝食两天,第三天下午我被当地派出所来人带回。在回去的途中走脱,重新回到助师正法,讲清真相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