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建三江的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典型例证录

【明慧网2002年3月4日】黑龙江省建三江管理局勤得利农场及农场公安分局的邪恶之徒,紧随江罗流氓集团大肆迫害其辖区内的大法弟子,只要大法弟子说“炼”,就将你强行拘留,进而非法送入劳教所,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下面的事实只是其恶言、暴行的一部份。

一:2000年初,勤得利农场的大法弟子吴淑兰、杨伟兵、周春玲、王秀琴等同修进京正法、讲清真相而被捕,送到建三江管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又被勤得利农场公安分局领回,后非法对其进行刑事拘留,并实施强行洗脑。拘留所里没有暖气、电灯,阴暗潮湿,看守、牢头们将大法弟子杨伟兵带上手铐、脚镣,拳打脚踢在这里如同家常便饭,春节期间每天只给两个小冻馒头,更谈不上洗漱等人的最基本的生存需求。

株连九族、大肆勒索,只要是大法弟子进京上访,那他们亲属的工资、退休金被扣留,甚至停止工作。单位的负责人的官职要一撤到底。有的还采取单位、亲属现金担保等邪恶手段,勒索钱财,中饱私囊,几乎所有进过派出所、看守所、刑警队的大法学员均被强行搜身,搜出的钱物一律归为己有。拘留期内每天15元的所谓费用必须交齐,而看不到任何凭据。

二:2001年8月末,大法弟子张普贺在佳木斯市劳教所内,由于被长期关押,不能得到正常的生活保障及炼功、学法,因而出现了心脏病、中性贫血、结肠炎(市中心医院怀疑结肠癌)。在被医院判了死刑的情况下才得以保外就医,进劳教所时的80公斤以上的体重,到保外时已不足60公斤,瘦得皮包骨。65岁的老父亲在往返近千里的路途上跑了两次,才将自己生命垂危的儿子接回家去,可是当地的邪恶“610”办公室指使公安分局、派出所等以株连九族的恶毒手段逼其父母、哥嫂等亲属拿出10,000元现金还有家中的生意及父母的退休金作为他不再修炼法轮大法的所谓“保证金”,否则,就要将人强制送回劳教所,迫使大法弟子放弃能使人道德回升、返本归真的佛家修炼大法,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此时张普贺的妻子因长期处于江罗政治流氓集团制造、施行的国家恐怖主义邪恶的诱导迫害下,与自己共同生活了十余年的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几天后,在当地邪恶“610”办公室的胁迫下,其父母无奈同意将自己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亲生儿子送回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而劳教所因张普贺现时的身体状况,怕承担迫害致死的罪名,几经协调,又将其强行送回家中。“610”的邪恶之徒们才勉强同意将其留在家中。不久,“610”又指使当地派出所刘殿真将连保责任又安排到他原单位物资科,强迫其经理、书记、会计、出纳四人拿一万元保金,用公职连保。为了摆脱其单位对他的24小时人身自由及权益的监控,张普贺就在外面租房子住,从而触怒了邪恶的“610”,并指使派出所的恶警,将张普贺重新关押,开始了新一轮的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三:2002年1月26日,“610”又将大法弟子杨伟兵、张普贺二次劳教,由农场公安分局恶警丛军、王东送往绥化劳教所。因是星期日,就送到绥化农垦看守所暂时羁押。在那里只因恶警丛军的一句话说他们“顽固”,“不签字”,被邪恶的管教唆使三个武警对他们拳打脚踢,并将张普贺的左耳打失聪,至今尚未完全恢复,右耳象打鼓一样“咚咚”地响。第二天到绥化劳教所后,因张普贺是佳木斯劳教所保外就医出来的,就送到绥化第一医院,经检查后,告之农场恶警,此人不收,必须回去治疗,恶警们又将其带回农场后,将其重新非法关进农场拘留所,依旧是每天只发给两个小馒头,在吃不饱,又饿不死的境地中。

呼吁所有善良的众生,尽快从邪恶的造谣、欺骗中清醒过来,把“法轮大法好”装在心中,这就是大法弟子前仆后继进京正法,用自己在清贫的生活中,节俭下来的钱,用他们能够为宇宙真理舍尽一切的伟大人格来制作真相资料和光碟,并冒着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侮辱、举报和江罗流氓犯罪集团所操纵的整部国家机器的抓捕、酷刑、坐牢乃至失去生命的危险,还在讲清真相的原因所在。

我们的呼吁,我们的寻求支持并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那些倾听我们讲真相的人们的未来。法轮功学员修真、善、忍的体现之一就是不但要修炼自己,还要慈悲他人。如果这个环境不正过来,人类将失去生存的条件。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9/2000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