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炼功点学员群像(八):周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2年3月5日】往事不堪回首,不健康的身体折腾着我,苦了自己家人也受累不少。由于身体的病状太多了,求神问卜、找气功师发气治病,跟人家去采山气,冤枉钱花了不少病却没有起色。看中、西医花钱吃药不打紧,身体不舒服了去找医生看病还被医生凶,真令人气得要命。一次看中医时,吃了含类固醇的中药,导致全身浮肿真是苦不堪言。我想咱们中国不是有句话:「久病成良医」求人不如求己,我就买了一些药书来自学,自疗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行,这个有病的身体,真让我对人生绝望透了!

有一天我在厨房正忙着,耳边听到电视在报导法轮功,急忙冲出来欲看个究竟,此时节目已接近尾声了,可能是视觉残留吧!一尊金黄色菩萨的影子,还看得不怎么清楚地一晃就没了!现在想起来,也许那时得法的机缘还未成熟吧!

民国89年(2000年)11月中旬联合报刊登12月23日、24日在师大举办亚太心得交流会,那时我正在学的气功初级要花三万六,中级五万,高级要花10万元。一看这法轮功不用钱,心里想着那一定是正派的功法才不用钱。欣喜之下就打电话去询问,才知道原来我家附近就有个公园可以炼功。

民国90年(2001年)11月6日清晨一个很静的时刻,我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突然听到后面一声喀的声音,只感觉有种奇怪的感受,不过我没有多想。12月13日时同样在做抱轮动作时,喀喀两声相当的清楚。咦!这声音好像是从我的尾椎骨发出来的耶,原来是师父法身在帮我调整尾椎。以前听学员说屏东有位学员被师父法身调整过尾椎,当时还不太相信,没想到心里觉得不可能的事,竟发生在我身上了。从11月6日到12月13日共五次从腰部、尾椎骨、左股弯、后胸口部到脖颈子调整了五处。修炼过程中师父常常持续的在帮我净化身体,身上不时有小粒子会冒出来,虽有微痛,但尚可忍过。

修炼至今已1年3个月了,也在打坐中看到不同的景物五颜十色的虽不怎么清楚,但也看得出是很漂亮的。不过想想还是不要看到什么的好,我要的不是这些,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让我走出病痛重获新生,期盼早日达成所愿,走上回家的路,以后我会更加精进学法,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