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大法弟子刘秋生被恶警活活打死的更多详情

【明慧网2002年3月6日】刘秋生,男,45岁,河北省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涯村人。2002年2月2日,当地恶警两个小时内将其活活打死。

1999年7月20日以来,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刘秋生几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鸣冤,为师父清白说句公道话。可是就为了这一句真话,刘秋生多次被关押、罚款、甚至被施以酷刑,最终被江泽民流氓集团逼得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2002年1月31日,快过年了,刘秋生记挂着家中年迈的老母与幼子,冒着危险回到家中。不料,2月2日下午,崔庙乡派出所恶警突然闯入刘秋生家中,将刘秋生及其老母非法抓走。并将家中的大法书,录音机,摩托车等私人财物抢走。

当天,在崔庙乡派出所,不法分子将刘秋生捆在椅子上连续毒打2个小时致刘秋生昏死。(刘秋生母亲在毒打现场门外亲耳听到,不法之徒再叫刘秋生名字时,刘秋生再也没有回音。)

此后,生死不明的刘秋生被送到阜城县公安局。几天后,刘秋生母亲被放回家。

2月23日早饭后,刘秋生长子刘东(16岁)正在邻村上班时,清东涯村大队会计带着恶警来找他,诡称刘秋生病重,要刘东到医院探望。刘东被带到医院后就被扔在一旁,无人过问。恶警则在一旁闲谈江泽民集团的腐败。而后,刘东被恶警告知刘秋生已病逝,需做尸体解剖,并要刘东作见证人。刘东要求通知其母后再进行解剖,恶警将死者家属的合法要求置之不顾,就强行对尸体进行了解剖。

解剖中,刘东看到刘秋生的肺部发黑,背部瘀血,脑颅骨打开后,看到大脑有破伤、积水。解剖完尸体后,法医立即将内脏、大脑取走,将裸露的尸体弃置不管。

这时,刘秋生妻子才得知丈夫的死讯,当即赶到医院,只看到刘秋生的右耳、右脸、胸部呈青色。

刘秋生妻子向阜城县公安局长问具体情况时,公安局长回答说,刘秋生22日晚6点钟突然发病,立即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刘妻质问为什么人死这么久了才通知家属,公安局长推说刘秋生家无电话来掩盖其罪行。刘妻又质问为什么不通知自己而叫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做尸体解剖见证时,公安局长蛮横地说:“没有死者家属也一样可以做解剖。”当刘妻问到刘秋生发病时是何人发现,何人参与抢救及解剖尸体的法医是谁等有关责任人时,恶警却说:“这些家属没必要知道。”

2月25日下午5点,当地不法之徒不顾死者亲属要求对死者之死有一个合理合法的解决结果,而动用一百多人抢走尸体强行火化。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4/19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