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我一家 我为大法说真话


【明慧网2002年3月7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修炼四年多了,真是受益匪浅。在我没修炼之前,虽然岁数不大,可是个病秧子,患有多种久治不愈的病症:有严重的关节炎,每当下雨阴天,我的腿和肩都特别敏感,疼得晚上休息不好,好像有虫子在里面爬似的那么难受,到冬天腿疼得更加严重,骑自行车、上楼都困难;生孩子时又落下了眼睛疼的病,不能看电视、看报,一看就流泪、恶心、头疼,整天头发沉,四肢无力……还有一种更加严重的病:我的手一年生活不能自理,这之前曾经过三个大医院治疗,第一个医院确诊为腱壳消囊肿,医生让我用炒热的食盐装在布袋里放在手上敷,敷了一段时间不但没效果,反而疼痛加大;后来我又到第二个医院,医生给拍了片子,确诊为“关节炎”,开了好多药,我用了几个疗程的药后,一点也没有好转,反而却越来越疼,手疼得连拿梳子梳头都不能自理了,也不能拿笔写字了,这时我的手开始变黑;第三个医院手外专家门诊检查,被确诊为“严重三角骨坏死”,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把手的骨头拿掉。

当时我听到这个结果,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么年轻就面临一只残废的手,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这时我的手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我个人的生活、孩子和一切家务都由我妹妹帮着做,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再加上手的剧烈疼痛,使我心情越来越坏,脾气越来越爆躁,总想大喊大叫,摔东西,家里的亲人也都为我着急上火,我每天不知要哭多少遍。我真体验到什么是度日如年了──这么多病缠绕着我,那种疼痛难忍的滋味、那种忧虑烦躁的心情,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当时我觉得自己真的没有毅力再承受下去了,我对今后的生活感到彻底悲观和绝望,脑子里经常出现死的念头。

当我在死亡路口徘徊时,我有缘得了法轮大法,当时也不相信,只是抱着有病乱投医的想法进了炼功点。当我看完一遍《转法轮》时,才知道原来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更不是给常人随便治病的,是给真正的修炼者净化身体。我明白了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者,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说真修或只炼动作,不修心性那不算修炼的人。作为法轮大法的真修者,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道德高尚的人、直至超越常人的人;时刻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处处事事要为别人着想,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按照师父的法理来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在遇到矛盾和不公时都找自己的不足,向内修向内找,做一个真正完全为了别人的人。修炼三个多月,我的手就能拿笔了,四个多月,手就可以握自行车把了,不到半年,我的手完全恢复了正常,好像从来没得过病似的!这时我才发现其它病不知何时好的,我还发现自己的思想、心灵都也得到了净化与升华。看到自己的变化,使我更坚信法轮大法了──是法轮大法帮我赶走了病魔,给我带来了新生,使我又重新感到了生活的美好与快乐,同时也解脱了家里亲人的精神和经济的负担。看到我真实的变化,亲人们都露出了幸福的笑脸。

随后我孩子、妹妹也开始了修炼。我孩子患有气管炎、肺炎三四年了,一到冬天感冒发烧,肺炎、气管炎就复发,输液打针吃药成了家常便饭,一冬天没有几天好日子过,排出的尿都有药味。大人着急,孩子受罪,一家人急得团团转,但也无奈。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孩子的病再也没犯过,四年多没和医院打过交道。有一次吃饭时孩子看到小勺儿说:“妈妈,我一看到小勺就想起在我没修炼前,天天吃药的那种痛苦了,真是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救了我,我要永远修炼法轮大法!”

我妹妹更是大法的受益者。她得了一种怪病:性染色体少一项,不发育不成长,20多岁的人,身高才1米3。她的情况是全家人的一块心病,她一直在亲人的鼓励安慰中努力地活着,事实上善良的她却在痛苦悲观中度日……她修炼大法一年多后奇迹发生了,身体开始健康发育,身高由1米3长到1米5,并且在2000年结婚了,有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她自己常说:是李老师的法轮大法给了我一切,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却真实地体现在我身上,用尽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李老师的感激之情。

更神奇的是,在我修炼后,爱人在一次入保险体检时查出了肝炎:乙肝五项大三阳很严重,有传染性、复制能力。医生给他开了些药,并同时告诫必须戒酒。可他的工作性质实在没法戒酒,每天至少喝一斤半白酒,后来医生说如果你边喝酒边吃药那是没有用的,后来他干脆就把药停了。半年后去检查,病情不但没恶化,反而有点好转!而且他一直担心病情的恶化,过了近两年时间又检查了一次,结果出乎意料的是竟少了两个加号,其中一种加号是E搞原,医生说一般的这个加号花几万块钱都很难去掉──可他没吃药并且还喝大量的酒──医生也觉得很奇怪,一直说这在医学上是很少见的。我看到爱人的变化,就想起了李老师的一段法:“我们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所以法轮它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外旋时它发放能量,使别人受益,这样一来,在你能量场的覆盖之内的人都会受益,他可能觉得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这样一种作用。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它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做‘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转法轮》120-121页)就凭我们家几个修炼人的身心变化,足以证明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我们全家打心眼里感谢李老师的法轮大法。

谁知1999年的7月20日,全国公安系统置法轮大法的根本事实和国家法律于不顾,对全国的大法修炼者开始全面的拘捕打压。我就是其中的受害者,先是被开除工作,随后就是没完没了的骚扰与恐吓,必须“保证”不准为法轮功上访,否则就判刑劳教──我真不理解,信访局不就是给老百姓立的、让老百姓说话讲理的窗口吗?那为什么不让老百姓说真话了呢?

现在没有被抓进监狱的大法弟子日子也不好过,一到什么所谓的“敏感日子”,警察先抓走关起来,或来家一趟趟骚扰,或在楼下蹲坑看着……在2001年春节前几天里,每天都有三四个人来我家逼迫我签字写保证不去上访,如果不签字就抓走关起来,不能在家过年,我拒绝配合邪恶,我爱人在他们的野蛮恐吓下气得吐了很多血。这样他们才没把我带走,三十晚上他们却来我家打麻将──其实就是看着我。

2001年7月,我回娘家带了一张天安门自焚真相的光盘,告诉他们自焚的人不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法轮功学员不会那样去做。所以我告诉家里亲人,不要相信江泽民导演的悲剧。谁知我从娘家回来没几天,娘家当地的警察隔着几个省就过来抓我,在我所在地警察的伙同下把我抓回了娘家──原因就是为法轮功说了句真话,就是反江泽民,就是犯法。江泽民真是株连九族,邪恶的警察还把我爸、妈、妹妹、妹夫全都抓了起来,我弟弟的电视、VCD机也都没收了,还非法罚款4000元──他们都是不修炼的人,恶警的目的就是想如果抓不到我,就用他们做人质。抓到我以后,还非法拘留我妈妈17天,原因是我炼法轮大法,回家我妈妈没有去派出所“揭发”我;并威胁我爸去哪里都得请假,我妈家的电话被监控,后来干脆就给断了。

在监狱那段日子里,我亲眼目睹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行凶作恶的行径。不法之徒们和大法弟子讲话很简单,说法轮功怎样我们都知道,但是目前政策就是这样,如果不决裂,就是反党反政府;如果我们不治你们,老江头就治我们……他们为了保自己的饭碗,为了完成逼迫大法弟子违心表态的任务,再加上江泽民的口头命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所以就无所顾忌地迫害大法弟子。

有一个很瘦小的女孩,恶警把她双手和双脚锁在一起,放在地上长达一星期;另几位大法弟子被迫带25公斤重的脚镣,长达8个多月,睡觉很不方便,想换洗衣服也不给开脚镣,后来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这种非人折磨,却又招来更惨的迫害,给锁在了床板上,人被折磨得说话都没有声音了,还不放人。恶警就用这种办法把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锁在床板上长达40多天,折磨成精神病,一开始恶警还说是装的,后来到医院检查确实是精神病了,这才让家里人来接走,反咬一口说是炼法轮功造成的!而且无论老人和小孩,只要你说炼法轮功他们就想尽办法折磨:浇水、打耳光、踢、骂,都是家常便饭。

一个60岁的老太太经常挨打,老人站在那儿一点准备没有的情况下,恶警照着老人的胸口就是猛踢,老人被踢得仰面躺在地上,刚要想起来又一脚上来了……如果是一般人,那么大年龄也许会摔成脑震荡,可老人修大法以后,十几种难治的病都好了。老人不识字,但她总是慈悲地对打骂她的警察,说你迫害大法对你们自己不好,我们师父把我所有的病都治好了,法轮大法我是一炼到底,一修到底。老人的话听起来很简单,但却有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老人的丈夫、儿子、儿媳都被非法劳教了。老人在看守所非法关了快一年了,每天吃着又酸又臭的大罗卜咸菜和发霉又碜牙的玉米面发糕,可老人真是无怨无恨。看着老人很吃力地啃着那气味难闻的大咸菜块时,我的泪一下流了出来:真是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在造就着伟大的觉者!江泽民虽然拥有政权和强大的宣传机器,可是他失去的是用政权金钱买不到的人心──不论怎么宣传侮辱,可是亿万大法弟子却甘愿为大法、为众生舍尽一切!

比起那位老阿姨我好惭愧,在邪恶的环境里,看到恶警没有人性地迫害大法弟子,我害怕了,违心地背叛了师父与大法。可是这样歹徒们还不放我,还得罚款,张口就是几万块,不给开发票,连个白条都不打──江集团天天诬陷我们师父敛财,可师父没向我们要过一分钱;在没修大法前我每年平均药费2000元,《转法轮》标价才12元,实际买时只用9元钱;如果不是亲身体验,谁会相信9元钱买的一本书,就把医院治不好的病都治好了──谁在敛财?只因为不放弃“真、善、忍”,普通老百姓就被强制开除,没有了经济来源,生活本身就困难,可江泽民邪恶集团却要人家几万块,这不是要命吗?那到底谁残忍,是谁在乱杀无辜、残害百姓,谁正谁邪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我违心地说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心里真像插把刀似的难受。所以我要向善良的人们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是正法!在以后修炼道路中不论邪恶多疯狂、修炼有多艰难,我都会坚修大法心不动。通过我自己的亲身感受,我相信电视上播放的所谓的“转化”的都是违心的或受骗的。因为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他(她)们在酷刑的折磨下只好违心地服从邪恶,其实内心永远不会放弃法轮大法。如果法轮大法真的象电视中宣传的那样,给老百姓多少万块钱也不会去炼,还用费这么大的精力:开除、关精神病院、劳教、判刑,和种种酷刑来折磨?可即使这样这些修炼者为什么还不放弃他们的信仰?这难道不值得人深思吗?

善良的人们,请不要盲目听信江集团的邪恶谎言,清除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话,相信你们会支持“真、善、忍”的。可贵的中国同胞,让我们一起用正念驱走邪恶的阴暗,迎接那灿烂的曙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