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日我们在狱中讲真相

【明慧网2002年3月8日】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我们肩负着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我们为护法而来,为“助师世间行”而来。师父给我慈悲心,我用慈悲救世人。

2月6日在北京、兰州、贵阳、武汉、山东等地“法轮大法周(日)”内,我们踏上了赴京证实大法的路程,践约而行。中午时分在便衣,武警,警察密布的天安门前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条幅,同时从心底里喊出了宇宙的最强音──法轮大法好!并向游人讲清真相。数秒钟内便被一群警察拖进了警车,不久就被送到广场公安分局,关在铁笼子里。那里已有几位同修,无论恶警们怎样威胁,哄骗,我们都不说姓名、住址,并向它们讲明真相和善恶必报的道理。

铁笼子被一分为二,这边是从广场非法抓来的大法弟子,那边是抓来的社会上的常人。我们在不断地向那边的人讲着真相,解答着他们的疑问。同修中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教师。无论怎样看她都像一位天使,端庄秀丽的脸上始终带着平和与慈善的微笑,即使被抓被打时都没有改变。那挽在头上高高别致的发髻,那宽袍大袖古典式的外衣,更使她像一个实实在在的天使,似乎随时会飘上天。她不停地主动向能接触到的人讲着真相,娓娓道来似泉水叮咚。整整一天,铁笼子不断出现一拨一拨各省驻京办事处的人,他们以“聊天”的方式想探听我们的口音,判断来出,都以失败告终。因为他们一开口聊,我们立即向他们讲明真相,揭露邪恶,说明善恶必报的道理,都是正法修炼者纯善慈悲之心,令一切邪恶胆寒。他们只好说:“没别的意思,只想把你们送回家与亲人团聚。”我们则回答:“不用送,我们都知道自己的家,把我们放了都会回家。”

那天,铁笼子里一共非法关押了我们六位大法弟子,其中一位是下午四点左右被恶警们拖进来的,浑身是土,衣袖被撕破,衣领上有两块血迹,一直昏迷,两腿不停地抽动。我们把她抬到长条椅上,给整理好衣服。晚上七八点钟,四个恶警嘴里骂着下流的脏话把她又拖出了公安局的大门,不知去了何处。我们五人被强行送进昌平看守所。我和女教师两人被分流到松园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派出所为了逼我们说出姓名、地址,对我们进行“车轮战”式的非法审讯,它们轮流休息,吃夜宵,睡觉,不许我们睡觉,喝水,上厕所,整整折腾了一夜一天,最后恶徒们累了才把我们又关回铁笼子里。从他们的邪恶表演中我们了解到这里也是一个邪恶势力的黑窝。两年多来无数批大法弟子在这里受到残酷的折磨和毒打迫害,恶徒们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那挖空心思培训出来的哄小孩的玩意儿对大法弟子根本不起作用。相反我们始终以大善大忍之心向它们讲真相,劝善,并时刻正念除恶。当恶徒们休息时就把我们送回铁笼子内,我和女教师便立即交流切磋,她抓紧一切时间向铁笼子外面的值班人员(保安,联防队员等)洪法,讲真相,总是面带和善的微笑说:这位大哥,您不了解情况,我给您说说“自焚”真相,或者说:这位小弟弟我给你说说4.25的事儿,我则坐在长条凳子上发正念除恶。

这个迫害正法修炼者的魔窟里处处布满了邪恶,在正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作用下消去了很多邪恶因素。恶警们陆续走开,剩下值班员和联防保安听女教师洪法讲真相。他们说无数的法轮功在这里关进来,送出去,他们讲的和你们讲的一样,没走样,可能是真的。

第三天,邪恶之徒黔驴技穷,使尽招术没有奏效便凶相毕露,四五个恶警把女教师拉到一间屋子里插上门对她拳打脚踢,并逼她脱衣服,她立即义正辞严地斥责这群恶徒的下流行径,并用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保护了自己,维护了大法的尊严。我们深知这是同修们前赴后继坚持不懈地在这儿正念除恶,讲真相的结果。我们走的是他们用生命和鲜血铺就的正法之路。大法坚不可摧,威德永恒!后来,一群恶警在铁笼子外面破口大骂,为首的头头恶狠狠地说:不怕你们不说,你问问有几个能从我这儿走出去的,都是拖出去,架出去,再不说就把你们关在监狱小黑屋里一天一顿饭,死了拉出去埋了。女教师平静地说:我认了。恶警们闻听扭头便走。事后我们立即意识到此话欠妥:师父不承认邪恶的旧势力的迫害,我们怎么能认可呢?!

晚上我和女教师被转到看守所分别关在两监号内,继续绝食抗议。十多天后恶警们大概看我难以支撑,怕出人命担法律责任,便把我塞进警车,拉到火车站强迫我上了北去的列车,在师父慈悲呵护中我获得了自由又可汇入正法洪流了。女教师被非法关押在狱中,愿她早日走出牢笼,汇入正法洪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