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岳凯被劳教所折磨致死

【明慧网2002年3月8日】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岳凯被苇子沟和朝阳沟劳教所折磨致死- 岳凯,29岁,吉林省榆树市客运公司的职工,于2002年2月18日被迫害致死。他自幼就诚实善良,他的老师、同学、朋友、邻居都说这世间又失去了一个好人、一位道德高尚的人。

岳凯自98年开始得法。于2000年2月10日同妻子李树影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抓捕,送到榆树市看守所,后来夫妻二人均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一年。岳凯被送往苇子沟劳教所,妻子李树影被送往长春黑嘴子教养所(李树影在黑嘴子的正念正行明慧网前段时间报导过)。

岳凯在苇子沟劳教所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受到了非人的摧残。在2000年5月份,长春市卡伦湖有个天然浴场,由于年久湖底需要清污,这项工作由苇子沟劳教所承包。于是苇子沟劳教所就派岳凯所在的第一大队和第四大队承担清污任务。

这活就别提有多难干了。早5点出工,晚7点多收工。人们都知道在5月初还有人在穿毛衣毛裤,可是就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劳教所的管教干部不让人抬河流石却专门让人背。每个人都是一身泥水,顺着后背和大腿往下流。有的人是一手拎一个装满河流石的筐来回跑,岳凯和其他功友的腿都被筐撞破了许多处,化脓了也不准休息,更为严重的是跑慢一点民管员和大队长不是打就是骂。下雨天也不让休息,当下雨天吃午饭时,这些劳教人员是一边吃饭一边打哆嗦,冷得上下牙齿咯咯作响。他们不仅在岸上干这样的活,还要下到湖里去洗垫浴场的毡子。每天晚上收工前,学员的衣服都得到湖边去洗一下,可是没等洗完、拧干,管教就在岸上大骂了起来,动作慢一点就是一顿拳脚。大多数人可能看过七十年代的一部电影叫《抓壮丁》,这些情景和片中的情景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尽管是这样,出工前,收工后法轮功学员还被迫扫地、拖地、倒垃圾等等。卡伦湖的清污工作干了半个月,岳凯的两条腿伤痕累累,两只胳膊和手也被泥水泡得黑紫色,化脓流水,手脚、身体的其他部位都长满了疥疮。就是这样劳教所也不放过他,紧接着又开始了打制水泥板的苦役。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最早是凌晨三点多就起来,最晚是二十一点才收工。这种奴役的生活真是达到极限了。有一个犯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劳教所的奴役生活我是真受不了了,不如叫我一觉睡过去好了。”

出工的时候是这样,不出工时在宿舍里坐板就更难受了,夏天80多人坐在一个3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不许动。屋里什么味都有。

2000年7月份,上级来了一道指令,长春市610办公室将三个劳教所的男大法弟子都集中到“奋进”劳教所,由那里的管教人员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坐板、不许睡觉等。结果大法弟子们更加坚定了。“奋进”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强行洗脑彻底失败后又改变了方案,他们又把大法弟子分到了朝阳沟和苇子沟,岳凯被分到了朝阳沟二大队。

朝阳沟更是邪恶,他们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不时的打、骂。由于岳凯不配合邪恶,被二大队的刑事犯赵勇(音)踹了两脚,当时岳凯就感到胸闷、气短。从那以后他的身体就日渐消瘦,这时已是2001年5月份,岳凯被非法劳教已经一年零三个月了。但是劳教所不放人。后来由于岳凯的身体被摧残得实在坚持不住了,劳教所让家属拿钱治病,把他送到公安医院。但是由于家境困难,夫妻二人都在劳教所失去了生活来源,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朝阳沟劳教所发现他身体太弱了,怕出现生命危险担责任,才叫家属把他领回去,保外就医。

回到家中岳凯身体一直难以支撑,骨瘦如柴,加之妻子李树影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又加期一年才释放,使他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迫害。2002年2月18日,年仅29岁的岳凯含冤离去。听到此消息的功友无不悲愤。父母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妻子失去了丈夫。追悼会上,亲人们献上了很多花圈,挽联上写着:悼我们的好同修岳凯。一位同修写的两幅挽联没来得及写上,现录如下,以慰英灵:

一、茫茫九州悼岳凯惊天动地,浩浩苍宇迎神佛回归大穹
二、为正法遭迫害英年早逝天地暗,讲真相除余恶扫清阴霾宙宇明

江氏恐怖集团把一个个重德行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折磨致死,欠下了一笔笔血债。望全世界有正义感的善良人们都来关注此事,制止江泽民集团这种惨无人道的兽行。在这里也正告那些不法之徒:善恶有报,如果你们不悬崖勒马,等待你们的将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1/19678.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