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的“迷魂药”在我的正念面前失效


【明慧网2002年3月9日】2000年7月20日之前,管段派出所为阻止我再次上京证实大法,由派出所杨所长亲自将我强行送到当地精神病院关押。我对派出所所长及精神病院主任医生义正词严地指出:“将一个健康的人关到精神病院完全是对我的迫害,我出去后要揭露你们的罪行!”所长伪善地说:“我们哪里是在迫害你?”我说:“那你让我走!”他慌忙说:“那不行!”

在被劫持期间,他们强迫我服用和强行对我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一天,主任医生(女)、两个男医生,还有精神病患者一起野蛮地将我抬到床上,死死地绑在床架上,强行进行肌肉注射,他们说:“到了这里就不怕你狠,我们有的是人,他们都是干什么的!”(意思是他们都是专门对付精神病人的,还对付不了你一个正常人!)

被强行注射后不久,我突然感到脑袋不清醒了起来,走路也失去了平衡,双手发抖,嘴流口水,舌头打卷不听使唤,来势相当凶猛。当时正好我的家人来看望我,我硬挺着对他说:“我没有病,叫医生不要逼我打针吃药了。”话才出口,我即刻悟到:“这不是药物的作用,它根本制约不了我!”这念头一出,最多也就一两分钟,全部症状都消失了!

以后的日子里,他们每天强迫我服用氯氮平等等药物。常人服用了这些药物后,表现都是痴痴呆呆,行动极其迟钝,失去平衡。而我却一切正常,照常炼功、照常学法、照常洪法、照常讲清真相。我还主动帮助清洁工打扫卫生。因为我清醒地知道这些药物对我来说无异于吃白菜。

在被劫持期间,主任医生每天查房(将患者集中在饭厅)时第一句话都是:“怎么样,还上不上北京?”我每次的回答都是:“当然要去!”

邪恶“医生”看药物根本制服不了我,关押不但改变不了我,反倒让我不停地洪法、讲清真相,他们黔驴技穷,无可奈何。一个月后,他们背着我向我家人讹诈了4千元的所谓“住院费”,然后将我放了。

我回家后看到师父的经文《理性》后,便立即溶入到更广阔的讲清真相的天地中去了。

我的经历充分证实了师父关于“迷魂药”的论述,师父说他“不相信迷魂药能起到那样的作用。”(明慧编辑部《关于迷魂药》)

一直有同修建议我将这段经历写出来,我总认为很平淡,没有什么“壮举”。今天我明白了,这种平淡,这种自在,是源于“你们已经完全在法中了”(师父经文《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今天我明白了,我必须写出来,写出来是破除邪恶的安排,写出来是镇邪,写出来是破除人的壳,写出来是证实法,是正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7/1993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