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吕素秋生前在黑嘴子劳教所遭受的非人迫害

【明慧网2002年3月9日】吕素秋是吉林市大法弟子,女,46岁左右,先后于2000年10月、2002年2月两次进京正法,在北京(吉林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被迫害致死。

吕素秋2000年10月进京正法,于2000年11月24日被非法押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关押八个月并惨遭迫害。以下是我所知道的吕素秋生前在黑嘴子劳教所遭受非人迫害的经历。

在黑嘴子劳教所,她被分到四大队,由于吕素秋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不放弃修炼,被调到所谓的严管班,进行所谓的严管。狱方不让家属探望,每天还被逼做超负荷劳动,早上四点起床干活,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才能躺下,这还算比较好的时候了。干活中间根本没有休息,连上厕所都是定点排队去。早晚洗漱那5分钟的时间都被取消。

最累的活就是“打叶子”(也就是折印好的书纸页),干这活手臂要不停地挥动,劳动强度大,每天就是这样的紧张的劳动。管活的总是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的,厉声喊叫:“快干!” “快干!”催得人心情紧张,累得人精疲力竭。

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还被要求每月写两份所谓的思想汇报,暴徒们逼迫学员写攻击大法、诬蔑师父的话,使学员心里压力大,身体更加疲劳。

二个月后,也就是二月底,吕素秋被从四大队调到六大队,黑嘴子六大队是被劳教司表彰过的所谓“先进”典型,非常邪恶。吕素秋被分到六大队一小队,管教叫张涛,才二十四、五岁,对大法弟子迫害手段邪恶异常。当天张涛和姓李的大队长就找她谈话,制造压力让她放弃修炼与大法决裂,当天正好是管教张涛值班,让叛徒用邪恶的谎言欺骗吕素秋让她与大法决裂,管教张涛也逼着吕素秋决裂。吕素秋坚决不同意。邪恶管教张涛就用全小队50来人的休息来要挟吕素秋,让全小队的人不许睡觉,陪着吕素秋,说是快点给她提高认识。

在劳教所长期超负荷劳累的学员都非常缺少睡眠,最大的希望就是晚上能多休息一会儿,吕素秋哭了,张涛还阴险地说:“你们炼功人不是为别人着想吗?你忍心看着她们不能睡觉吗?”

在张涛无赖加流氓的手段威逼下,吕素秋被迫写下了所谓“决裂书”。张涛又进一步逼害吕素秋,让她念所谓的揭批材料,吕素秋坚决不念,不说对师父对大法不好的话,邪恶的张涛就用书抽她的嘴巴子。在邪恶的迫害下,吕素秋心在流血,人几乎被逼得精神崩溃了,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一个多月后,人瘦得只剩两只大眼睛,连四月初街道工作人员去看吕素秋时都一个劲地问张涛:吕素秋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呢?是不是有病了?拉着吕素秋的手流下了眼泪。

在身心倍受煎熬的情况下,吕素秋坚强地恢复了正念。2001年4月份国家司法委劳教司领导来所里参观。所里装模作样地让大家停止劳动,到外面跳健美操,当时吕素秋在最后边,正巧那个来参观的领导就来问吕素秋:“法轮大法好不好,上北京李洪志骗你没有?”吕素秋毅然决然地回答:“炼法轮功我身体好了,受益了,没人骗我,是我自己要进北京上访的。”当场给了邪恶势力猛烈一击,让此邪恶之徒很尴尬。

参观的人走后,所里恼羞成怒,六大队又加重对吕素秋的迫害,先是谈话,然后是电棍电,几个电棍同时电,打得吕素秋顺着手指冒电,后来心脏也受不了了,这样几次后,吕素秋于五一期间开始绝食抗议。六大队用手铐把吕素秋铐在铁床上,每天三次灌食。大夫让灌奶粉,可是后来歹毒的孙明燕管教竟到食堂要来咸菜汤和苞米面湖,灌食手段残忍,每次灌食都吓得班长领着老弱病(心脏不好)的人出来躲到室外。

在邪恶之徒的残害下,吕素秋的身体被彻底摧残坏了,心脏被多次电击后,出现心肌劳损,胃也被灌食灌坏了,最后出现了妇女大流血不止,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到七月底,劳教所看人快不行了,为了推卸责任,让家属领回去保外就医。

吕素秋生前是个热情、善良、能干、乐于助人的好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道德回升,人变的更让人喜欢,只因坚持真理正义,为大法说句真话就被江氏恐怖集团残害,最后为证实大法失去了生命。

全世界善念尚存的人们,请你们清醒吧,认清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请你们要记住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才能有美好的未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9/20005.html